69书啦 > 酒剑长歌行 > 第三百一十四章:星瀚阁,蟠龙湖
    以天为父;以地为母,以天地本源为修炼之本,取星辰流光洗涤肉身魂海,乃至丹田神识,最终与道心处凝结犹如星空般浩瀚的无边星空,其所蕴之道心也随之炼化为点点星辰,璀璨依旧。手机端

    像是将八十一界域互相连接的星河本源,拥有着肩天地本源的力量,更是能够使拥有它的修士获得与生俱来的穿越空间且不被空间风暴卷入其进而丧命,可以说一旦凝聚了星河本源将其炼化为道心的话,无论去往何处都不再有任何的阻碍,天地之大,随处可去。

    不过这等逆天逆道的力量像是木九卿的天地本源之体一样都属于可遇而不可求,千年万年都无法寻找到第二个的绝世之资,而且真要互相较一番的话,恐怕连天地本源之体都要稍稍退后半步为那星河本源凝聚而成的道心让出第一的位置。

    无论是霸道至神境修士都需要依靠神门进行空间穿越才得以安然无恙的空间风暴,还是肩天地灵力的星河本源,都是天地本源之体不曾拥有的优势,但像那九曲十八弯的山路,天地本源之体之所以被无数修士誉为天下第一的天赋血脉,正是因为一旦拥有了这等体质,可以随心所欲的吸收任何且来自于任何地方的灵力,也是说,无论是五行灵力还是星河本源,天地本源之体皆可吸收炼化,再加被万物生灵所喜爱的这一特点,便足以使得一个慵懒荒诞的修士也能够在呼吸之间不断地提升自己的修为,即使没有丹药灵石的帮助。

    也正是如此,从千古时期直到现在都将五行灵力列为天地之间千千万万的灵力的头名的修士们都将能够融合炼化甚至吸收掌控五行灵力的天地本源之体刻印在了需要他人抬着头仰望的首位。

    当应龙殿族长天行怯生生的将这片大陆唯一有能力在悄无声息之灭杀啸月狼全族的星瀚阁的大小事宜全部说了出来之后,木九卿眉头紧皱,即使现在的他只要挥一挥自己的手掌可以轻松的毁灭一处宗门势力,但在没有恩怨纠葛以及血海深仇的前提下,即使他再强大也不能没事找事的去别人家里挑事,且不说星瀚阁出手杀害啸月狼族一事尚是猜测,更不用说阁内可能存在着的以星河本源凝聚了道心的修士,无论从何种角度去惹事生非,只怕木九卿自己不会同意。

    “公子是在担心我们此行前去星瀚阁师出无名,反倒落得个无礼狂徒的骂名?”

    与才见到木九卿不过一日之久的天行不同,好歹在木九卿身边呆过一段时间的青麟还是能够通过自家公子脸的表情去得到一些他所认为的猜想的,而且这一次青麟的猜测并未出错,想要去星瀚阁一探究竟却又碍于没有正当理由不得不放弃这个念头的木九卿正是在考虑要如何才能以正当的手段去试探去了解星瀚阁。

    正当木九卿与青麟一筹莫展的时候,站在一旁不以为然,觉得直接闯入星瀚阁问个明白可以的天行倒是在这个时候凑到二人身边轻声说道:“如果公子想要去星瀚阁,其实还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木九卿不解,问道。

    “既然公子认为硬闯之法因为狂妄无礼而不可行,门查探之法因为师出无名而不得始终,那么让那些曾受到过星瀚阁欺压的族群前去发难下战书,恰好老奴知晓那被星瀚阁欺辱过的族群现在何处!”

    前便曾说到过,在‘玉龙圣地’的东西南北四个方位都存在着一处龙族的势力,与天行所掌控的应龙殿一样,同样是效忠与青龙一族,也是现在的青麟的较为弱势,血脉天赋不怎么好的龙族势力。

    而天行现在要说的则是位于‘玉龙圣地’东边,正好与自己的应龙殿遥遥相望却是四处龙族势力最为弱小的蟠龙湖。

    如果要从龙族众多的族群寻找一种无法腾云驾雾在天飞的族群势力的话,那么蛰伏在地面并未升天且身体形状成环绕庄的蟠龙湖的蟠龙便是最佳的选择,这不仅仅是因为蟠龙湖边生活的蟠龙修为境界的弱小,则是因为这个族群的血脉天赋或许弱小使得出生伊始的蟠龙幼崽已失去了飞翔的资格。

    所幸在蟠龙自知无法飞翔与其他同为龙族却可自由飞行的同伴相之时,便安心安宁的在自己匍匐着的地面努力着提高自身的修为,企图有朝一日能够让自己的后代突破在先祖身的枷锁。

    “蟠龙湖,蟠龙…”,听到天行的话,木九卿依旧不解,只好问道:“蟠龙湖曾发生过什么?为何会与星瀚阁扯关系?”

    要知道,算蟠龙再弱也是曾经耀金等一众老龙们的手下,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吧?但对于木九卿的疑惑似乎早有预料的天行点了点头说道:“作为这片大陆最强大与最弱小的两方势力,作为强者的星瀚阁偶有机灵想要猎杀一条龙去成为他们阁弟子的食物,所以变派遣门内长老去欺辱修为最弱最好欺负的蟠龙一族,所以我们可以借着这个恩怨,顺利的进入星瀚阁内部,到时候公子可以明白究竟是谁屠杀了啸月狼一族!”

    “那你能确保蟠龙会同意前去星瀚阁找麻烦吗?”

    这一次开口的是青麟,作为现在世唯一的一条青龙一族的巨龙,它所肩负的责任越来越多使得它不得不变得越发的小心谨慎,一般来说,弱者是最不愿意被他人提起那最不堪回首的痛处的,如果说蟠龙因为记忆深处的所遭受过的屈辱而与星瀚阁狼狈为奸,那么届时他们三人不仅需要血战一场,还会被世人称呼为无礼之徒被万世嘲笑。

    算它青麟不在乎,可是同样是人族现今唯一一个至尊之境的修士的自家公子所牵扯的更多也更复杂,稍有不慎便受千夫所指,万人唾弃,当时候再也不会有办法去解决了。

    “还请公子与大人放心,天行曾于蟠龙有恩,再加大人青龙一族的尊贵身份,相必老蟠龙一定会非常乐意亲自前去星瀚阁找那些道貌岸然的修士们的麻烦!”

    即使木九卿与青麟的担忧着实在理,但天行依旧是自信满满,如果说除了它还有谁对住在蟠龙湖的蟠龙一族更为了解的话,那也只有早已逝去的一任蟠龙族的族长了,而且最为巧合的便是那死去许久的蟠龙一族的前任族长恰好是在星瀚阁的手下丧命,这也是为什么天行会极为自信的保证它的提议蟠龙最终会接受且亲力亲为。

    “既然如此,那么我们转道去蟠龙湖吧,希望不会再白走一趟了”

    在得到了木九卿与青麟的认可后,天行便极为高兴的摆动着龙躯带着木九卿与青麟二人离开了染血的啸月狼族,转而朝距离自己应龙殿并不远的蟠龙湖飞去,而站在天行龙躯的脊背的木九卿则是回过头去深深地眯着双眼看向某个角落。

    “公子,是有发现了什么吗?”,看到自家公子那略显不对劲的神色,青麟焦急的问道。

    “确实是发现了怪的东西”,回过神来,木九卿点了点头,其实在他们即将离开的时候,他的神识敏锐的捕捉到了位于啸月狼族领地内某个角落的神秘气息,但对方似乎有着极为特殊的隐匿身形的方法,所以仔细观察并未成功,想到这里,木九卿轻叹一声对着天行说道:“以你最快的速度前去蟠龙湖!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