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酒剑长歌行 > 第三百零四章:第五扇大门前的意外
    第三道门缓缓开启,出现在木九卿面前的正是自己转世为凡人居住在仙圣山时的那一世轮回,但又与那一世有所不同。手机端

    “不戚戚于贫贱,不汲汲于富贵,这句话你们可曾牢记于心?”

    “如烟往事俱忘却,心底无私天地宽,你们可知我想要告诉你们的究竟是什么道理吗?”

    熟悉的学堂传来熟悉的声音,但在这个世界成为了一道灵体幻影的木九卿无法触摸到自己极为怀念的,身为凡人时的种种回忆,无论是牙牙学语的孩童学子,还是拿着一册书卷敲打着那些打瞌睡的孩子的老夫子,亦或是那一张张破旧的桌椅都不得抚摸其真实,木九卿原先还有些兴奋的神色瞬间沉重下来,他没有想到除却对心境,修为的考验,在天都地府之内居然还存在着对德行举止的考验。

    但要如何才能离开前往下一扇门,无去还未曾知晓,但在整座破落学堂内外环顾一周后,木九卿发现了自己在这一处空间内唯一能够触碰到的一件事物,但当他拿起那那件带给自己真实感的物件才发现,自己手拿着的不是当年自己所用的那一纸一笔嘛。

    “难道说这里与西沙宝殿地下七层的迷宫一样,是要我一一回答出现在这里的问题吗?”

    看着手的纸笔,木九卿开始寻找或许会出现在眼的问题,但在绕着学堂里外不知多少圈也未曾找到任何可以让自己离开的契机或是机关,如此怪的情况让木九卿精疲力尽,在这里他根本没有办法维持灵体过久的时间,若是现实的身体内灵力耗尽,自己会毫无意外的被封禁在此地再也无法离开。

    “哎呀呀!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没想到你这么快通过了第三扇门”,在木九卿一筹莫展觉得自己可能要沦陷于此的时候,‘调皮捣蛋’的土至尊再次出现在了他的面前,看着愁眉苦脸的木九卿,身为前辈的土至尊拍着前者的肩膀一边笑着一边说道:“这里的考验你在西天至尊那已经通过了,所以无需再次进行挑战,不过让你误入其确实是我的错,不如我送你一件宝贝怎么样?”

    ‘老实憨厚’的土至尊咧着嘴从虚空星光之间取出了一块凝聚了五行之力的灵石,将其递给木九卿让其好好收着之后才继续说道:“这枚灵石所蕴含的是天地间最为狂躁的五行灵力,也是当年我们五人共同抽离部分灵力凝聚而成的灵石,我想这块灵石意味着什么,你很清楚吧?”

    “晚辈确实知道,这样一块由五大至尊亲自抽离自身灵力凝聚而成的灵石,无论是蕴藏灵力的多少还是灵力的纯净程度都要远远超过寻常所见的灵石,但这种灵石最为特的地方便在于,这块灵石的灵力几乎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像是无边之海,无际之空”

    “哈哈哈哈!没错,你说的没错!这块取之无禁用之不竭的灵石当做补偿送给你吧,但是考验还没有结束,你需要尽快前往第五扇门,只有顺利的通过第五扇门,我才会将传承法诀交给你!”

    随着土至尊的话音于耳边消散,因为进入第四扇们而变成灵体幻影的木九卿双眼骤然一黑,在一阵地转天旋之后,缓缓睁开双眼的木九卿才发现自己已经离开了之前的幻境,现在站在他面前的竟是先前已进入天都地府的那数千位神境修士,连本该分道而行的雪芬菲、河洛神、金羽神以及雪伊儿都出现在了这里。

    这般局面可是第四扇门所遇到的更为怪,按理来说土至尊对于木九卿的考验应该是单独的一处幻境,不应该会有他人参与其,可是现在出现在面前的数千名神境修士在神识的查探皆为真实,这不得不让木九卿更加的小心,因为没有人知道他是从哪里出现来到的这里,若是被有心人出言针对,那么在天都地府外立下的法旨算被违背,那降临的天地惩罚所摧毁的也不过是天都地府,而自己则是会百分百死在这里,而后被他人剥皮抽离做成人棍,而与他交好的天雪圣地、西沙神界、河洛仙界也会因此失去他们的掌舵者,如此大罪,他既受不起也当不起。

    “九卿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去寻找土至尊遗留在天都地府的传承法诀了吗?”

    所幸聚集在此地的千名修士并未注意到突然出现在这里的木九卿,这也给了木九卿一个非常好的机会隐匿着自己的身形成功的去到了雪芬菲、河洛神、金羽神以及雪伊儿身边,而在见到了本该与自己等人分道而行的木九卿出现在自己眼前,雪芬菲并未直接开口,而是趁着他人不注意布施了一道隔绝灵阵后才与木九卿说着话。

    原来在随着第一批进去天都地府的修士进去幻境空间的时候,雪芬菲、金羽神、河洛神以及雪伊儿等人或许是运气较好,在穿过了一片黑暗以后依然聚集在了一起,可当他们准备前去寻找机缘且要得到近在咫尺的宝藏时,原本的幻境开始扭曲,一股极为强大的,无法抵挡的吸引力从阴暗的角落里涌现,化作一道暴风将众人席卷进入了一处不见天日的地方,而当他们睁开双眼能够看到眼前的事物时,已经出现在了此地,而且不仅仅是他们,连先前的数千名修士在在这里。

    而且当雪芬菲问道那数千名修士是如何来到这里的时候,得到的答案竟是与自己一模一样,也是受到了一股强横的吸引力后被席卷而来。

    “前辈,九卿心有一事想要告知你们”,在听闻了雪芬菲的回答后,木九卿的脸色逐渐凝重,当众人想要开口问他究竟发生了什么的时候,木九卿指了指那扇仅仅关闭却仅此一扇的大门说道:“那扇大门的后面便是土至尊的传承法诀”

    “那还等什么?还不赶紧想办法进去,将传承法诀给夺过来!”,河洛神激动的看着关闭着的第五扇大门,他可没想到传承法诀在眼前。

    但木九卿又何尝不想直接进去第五扇大门去将传承法诀拿在手。

    看着似乎已经察觉到门后有些极为强大气息的修士们想着法儿的尝试打开第五扇大门,木九卿叹息着将自己进去天都地府,遇到土至尊的事一五一十的全盘拖出,最后更是神色萎靡的说道:“如果我成功的夺得了土至尊的传承法诀,那么在一瞬间内,天都地府会将除了我以外的修士全部杀掉,我实在是没有办法去这么做!”

    “如果你不去夺取传承法诀,那么算被他人得到且修炼成功,那么卷土重来的天地灾难要谁去抵挡?但若你成功的将其掌控且顺利修炼的话,那么最终不过是牺牲数千人罢了!”,从天都地府外界开始直到几人分道而行再次相聚之前都没有说过几句话的金羽神总算是开了口,与他身穿的黄金铠甲一样,金羽神不仅容貌坚毅,性格更是豪爽,在听到了木九卿的担忧后便伸手一把搂住了眼前年轻后辈的肩膀说道:“如果说仅仅牺牲我们这些家伙能换来神界的安宁的话,那么我绝对会支持你,只不过在你得到传承法诀以后,记得将我们这些老家伙可能会遗留在这里的尸骨残魂带回去好生安葬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