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酒剑长歌行 > 第二百七十七章:任自逍遥老酒鬼
    红尘一梦任逍遥,却做酒鬼唱河山。请百度搜索()

    将眼前的门联用手抚平,再回头与已然伤愈的雪伊儿对视同笑后,木九卿伸手敲响了阻拦着自己前进步伐的那一扇并未锁的破旧木门。

    “是哪个缺德鬼在这青天白日下敲我老酒鬼的门呐!”

    屋内传来的咒骂声让木九卿忍俊不禁,从雪伊儿服下丹药伤势痊愈到二人与坎水神告别离开仙河宫已过去十日之久,在踏过不少神境修士所霸占的界域的高空后,俩人总算是安然到达了位于坎水神界之西的一处几乎无人居住生活的荒芜界域,但人烟稀少不代表着起坎水神界都要广阔的界域无人居住,木九卿一路直行,穿越山谷沟壑,险峰瀑布后找到的一座树屋住着一位放眼神界都无人敢轻易招惹的神秘人物。

    但远道而来,是为了寻找此人的木九卿可不会因为一句咒骂而善罢甘休,等到房屋内的呼噜声再次如隆隆雷声在耳边回荡时,木九卿再次抬手敲响了树屋的大门,还故作大声的喊道:“老酒鬼你若是再不出来,我们可要动手拆你的屋子了!到时候还要将你所有的酒液给扔了,让你做不成酒鬼还做不了美梦!”

    “不行不行不行!老酒鬼没有住的地方没关系,但不可以没有酒!”

    木九卿话还没有说完,只听得屋内震天响的呼噜声瞬间消失,随之出现在他面前则是一穿着邋遢似乞丐,双目却炯炯有神可一直盯着酒葫芦看的苍髯老者,或许是还未睡好没有精神,老人眨巴着眼睛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但等到他看清楚了眼前俩人的模样时再次回到了房屋关了大门,在换了一身长袖青衫后才悻悻归来,还摇晃着脑袋毕恭毕敬的说道:“原来是你来了,你看我这脑子肯定是喝酒喝多了才这么不好使,不过你大人有大量饶过我这一回吧,我请你喝酒怎么样?”

    “这些事日后再提,我与伊儿前来此地找你另有其事”,将面前的老酒鬼扶起身来与自己对视,木九卿毫不客气的拉着老酒鬼的手,带着跟在自己身侧小鸟依人的雪伊儿走入了外表看似破旧不堪的树屋,但在踏入门槛的瞬间,一阵光晕向四周散去,干净整洁的床榻桌案,以及那挂满了墙壁的诗词书画更是与老酒鬼的模样大相径庭,但这并不会让木九卿与雪伊儿俩人感到诧异,反而二人还轻车熟路的在一架书架背后找到了一壶好酒,在酒鬼唉声哭嚎的求饶,木九卿一边将那壶酒放在桌一边义正言辞道:“你可知道画仙已有预言,说是天地灾难将会卷土重来,老酒鬼你可别告诉我你没有察觉到任何蛛丝马迹”

    “怪不得我最近老是做噩梦呢,原来是画仙预言天地灾难即将到来···”

    像门外的那副字联所写的,作为神界最古老的一代神境修士,被木九卿称之为老酒鬼的老人算是诸多修士最特立独行的一位修炼者,寻常人修炼无非是刀枪剑戟斧勾钺,或者是那金木水火五行术,但此人却是另辟蹊径,以梦、酒为本提升修为,可是这般荒唐的修炼方式居然真的让他从瞌睡嗜酒一路晋升而来,还鲜有遭遇心境梦魇之难,可谓是最为他人所羡慕的修仙之法了。

    至于此法修炼究竟有何特别之处的话,那么足够敏锐甚至是敏感到令人咋舌的神识是老酒鬼修炼至今最引力为傲的特长了。

    无论身处何时何地,只要一息尚存,老酒鬼的神识能察觉到来自于任何方向任何地点的风吹草动,算是空飘动着的云彩在其耳也如滚滚雷音,而这也顺势早了老酒鬼那万法不侵的魂海神识与那双灵动的耳朵。

    不过最让木九卿感到异的便是此人若是预感好事将近便会与睡梦遇到好事喜事,而若是坏事降临便会夜夜噩梦,被吓得屁滚尿流,虽然记忆的画面让老酒鬼在木九卿的心目的形象变得极为搞笑,但毕竟是自己第八世轮回时的朋友之一,木九卿还是极为亲和的开口说道:“画仙的预言不可不认真对待,想必仔细回想之后老酒鬼你也猜到些许端倪,现在来说说吧,是否有办法阻止灾难降临,或是将灾难彻底与世间抹除”

    “哈哈哈哈!我老酒鬼之所以愿意与你木九卿结交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