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酒剑长歌行 > 第二百五十三章:不败之名
    “五行乾坤···你居然以己身为其一施展此等剑术,木九卿!你是疯子不成?”

    虽然在逆道登天修炼至神境后的修士已经不再受到来自于天地、五行、六道的掣肘,但当这些修士所修炼的道术法诀的来源、本源所蕴含或释放出来的力量足够强大,那么这股力量能够影响到任何一个修士,但要施展这等道术且将其催动到足以制衡神境修士的程度是极为困难的,无论是经脉丹田,还是魂海神识,都会因此遭受不轻的损伤。请百度搜索()

    而现如今金銮所面对的那四道擎天剑柱便是五行乾坤分化而成,每一道剑柱代表着五行之一,当五行俱全之时,剑阵自成且不怒自威,但在金銮窃喜,觉着木九卿全力施展之下也不过四行之力尚缺其一无法对其构成更大的威胁时,出现在剑阵央,手握白露飞霜剑凌空而立的木九卿的身传来阵阵不动如山的厚重。

    定睛一看,金銮才发现为何在四行独缺其一的情况下依旧无法抹去心头横生的恐惧,他无论如何也不曾想到眼前的同门师弟居然大胆到以自身为五行容纳之器,让那五行之缺失的那一份灵力在自己体内横行霸道,要知道如此作为若是修为稍弱之人早已因为体内灵力过剩爆体而亡,但木九卿不同,天地本源之体让他肆无忌惮的容纳着来到自己经脉丹田的五行灵力,而四周早已将神界笼罩其的四道剑柱也开始迎风而长。

    “疯子?人不疯魔何能成事?我觉得你还是好好考虑如何接下我这一招吧!”

    被称呼为疯子的第二元神倒是嘴角一勾,露出一抹满意自傲的笑容,而后手剑遥遥一指,天地之间五行灵力开始在他的掌控下翻腾而起,在四道剑柱所笼罩的范围内,与白露飞霜剑并无二样的剑芒无处不在,且矛头尽皆指向似乎并不服输,依旧准备以焚世怒火来清理整个神界的金銮神。

    ‘混蛋!连师傅你都要与我为敌?因为我选择修炼独孤霸道而不是那需要走过九世轮回尝尽万般苦痛的长生道?’

    ‘不行!事到如今已无法回头,若是此战怯懦求饶只会让我的境界一落千丈从而心生梦魇,此生便是彻底的完了!’

    以战求得道途开阔顺利的金銮已没了退路,算此刻空气流转的火行灵力能够让他施展出更加强大的焚世怒火,但此刻摆在他面前并不只有火行唯一,而是五行之力相生相克,生生不息的在焚世怒火前横加阻拦,特别是那越发浓郁的水行灵力让他倍感愤懑却又无可奈何。

    但成事在人谋事在天,修炼独孤霸道以来,一路过关斩将抛头颅洒热血才逆道登天突破至神界的金銮神也不是空有一身灵力的傻瓜,在那漫天的五行各异的剑芒出现与眼前时,只见金銮神从怀取出一面铜镜,这面铜镜看似平平无,却是意外的与空迎风暴涨,在将自己的主人完完全全的遮盖之后,竟是靠着那破旧不堪的镜面不断地将那些袭杀而来的剑芒阻挡且化作自身攻击返回而去。

    遇到如此异之物并没有让木九卿,或说是第二元神动容,因为像是在铜镜保护下想要以全力施展焚世怒火的金銮一样,脚踏虚空手握长剑的第二元神同样在酝酿着自己想要为此战画句号的全力一击。

    “咚!咚!咚!”

    ‘嗯?何处传来的击鼓声?不对!这是木九卿的心跳声!这个疯子又想做什么?’

    由于铜镜护体而安然无恙的凝聚着火炎的金銮在即将‘成事’之时,却被那突然响彻周天的阵阵跳动轰鸣之声惊得一身冷汗,抬头望向天穹之,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只见在那四道剑柱央,也是自身显化为五行其一的木九卿的头顶空赫然出现了一柄从空间裂痕渡空而来的万丈巨剑。

    此剑一出,本还想着押宝赌注的诸位神立刻求爷爷告奶奶的一边祈祷着一边各显神通往神界外逃去,更有修为稍弱的神被吓破了胆想要从神门离去,结果被那神门无封禁给轰杀成了碎片进而身死道消。

    “我想此人气息为何会如此熟悉呢?今日所见此剑才让我想起来!”

    虽然许许多多胆小儿的神已然逃离神界回去自己掌管的界域,但还是有一些自认为修为不弱,足以在此战余威存活下来的神留在了这里继续观察着那柄横跨半个神界的巨剑现出原形,而先前叫唤的最欢的坎水神却是收敛了自己哭丧的脸,转而一脸惊讶的指着天的木九卿胡言乱语。

    “老神棍你想到了什么?此人究竟是谁?”

    “对啊对啊!老神棍你可别卖关子,这可是神界有史以来最耐人寻味的生死决战了,若你能说出个所以然来,恐怕能名留青史受后人敬仰了!”

    并不理解坎水神那般模样的神们可是非常了解面前这个手舞足蹈却面如死灰的男人的脾性作为,如果说在神界找谁卜卦算命最为准确,那便是眼前这个身穿一袭阴阳鱼道袍,修炼坎水神诀的坎水神了,而且据其他资历年纪更大的神们说,这神神秘秘又疯疯癫癫的坎水神竟是千古时代的第一批神,这也是留在此地的诸多神开口求解的原因。

    “哎呀呀!老夫我也是才想起来,毕竟年纪大了,算长生不死也会忘记一些陈年旧事啊!”,被周围的神们苦苦哀求想要答案的坎水神也是无可奈何,更不好开口推辞,于是眼珠子滴溜一转,从那些押宝的修士手取走了一些并不是非常‘值钱’的宝贝且收入囊后才悄声说道:“你们这些晚辈入神界时间不久,自然不知此时与金銮神生死决战的那人是谁,可是老夫却是一清二楚,此人曾经也是神界赫赫有名的神之一啊!”

    “那他的名讳是何?他又为何沦落下界直至今日才回到神界来?”

    “这你们不知道了,此人当年横行神界无一敌手,因为此人遇战则胜却又残暴无度被那些有了些年纪的前辈们称之为不败魔王!至于他为何会与一夜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还沦落下界,这不是老夫我有资格说的了···”

    ‘不败魔王’

    坎水神的话让那些资历较浅的神们回想起了他们曾在神界以及其他界域都能见到的那一块块书写着当年禁忌的石碑,在那些石碑所记载的尽皆千古时期而来的神境修士,而有资格被记录在面的无一不是神境修士的佼佼者,而坎水神口的‘不败魔王’虽然乍一听像是魔族族人般,但实乃因为此人出招狠辣不留情面,手站惹的血都足够填满一条大江,所以才被冠之不败魔王。

    如果说那些禁忌石碑的名字先后代表着面那些神境修士的强弱的话,那么被称之为不败魔王的那个男人已是神境无敌,任何人都没有资格与之平起平坐。

    但昔日不败魔王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穿着一袭白衣,面露淡然笑容从那神门回到此地,如此巨大的差距让那些心有余悸的神们倍感疑惑,他们相信坎水神这个老神棍不会空口大话却又陷入沉思,互相交流着正在空的男人究竟是因为什么才会沦落至此,直到今日才回归神界。

    可惜木九卿没有给这些好宝宝们更多的思考时间,在那阵阵沉重的心跳声渐渐消失,凌空而立的第二元神被束腰的长发开始缓缓白化,不过瞬息之间,那满头青丝已然变成半白半黑,但没有人敢于开口嘲笑这副特的模样,而与木九卿对峙的金銮却有着最为直观的感受。

    “算你能将五行,阴阳以及六道全数融合与一体又如何?我一定会将你打败成独孤霸道!”

    眼看融合五行灵力还不满足,又将阴阳无极之力融合与自身的木九卿准备出招,金銮深知今日之战以避无可避,当即挥动双手,一抹火红突然刺破天穹,在那黑漆漆的空间风暴燃起朵朵金焰将神界的整片天空覆盖,而后随着他的那双同样被火焰附着的双手重重甩下,在金銮神的怒吼声,由元阳金乌自身凝聚的焚世怒火遮天蔽日般,朝着木九卿碾压而去!

    一时间内,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到体内的火行灵力开始沸腾却又刺激着他们的经脉丹田,更有甚者直接因为那团焚世之火越来越接近地面而无法承受后爆体而亡。

    不过眨眼间,依旧围观着的神只剩下了寥寥十数人,但他们并未离去,而是看着头顶空已然成型的那柄万丈巨剑。

    他们知道,那个被记录在禁忌石碑头名的不败魔王将要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