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酒剑长歌行 > 第二百二十章:第五层封印
    ‘宋爷爷,我所见到的,听到的都是真的吗?可是···’

    ‘没有可是!燕斓,你是先帝独子,往后更是大燕王朝的皇帝,放心,爷爷乃至宋家,永远都会在这座王宫大殿里为你保驾护航,希望你不要辜负了先帝的遗愿,这大好河山,可经不起第二次的风吹雨打呀!’

    燕斓与宋竹的话语还在木九卿的耳边围绕着不肯散去,虽说自己误打误撞之下帮助大燕旧臣宋竹成功的找到了一个能够将先帝独子,也是本该身为太子殿下的燕斓推王位,进而在燕沧澜的大部分爪牙还远在边关之时,将整座朝堂整治换新,但在离开王宫大殿,顺带着将那个被鹏鸟折磨致死的燕沧澜投入地狱轮回之后,木九卿的脸色却是日渐苍白,这副模样让紫珺焱与明月不由得紧张起来,生怕他了什么怪的阴邪毒术。手机端

    但木九卿只是独自一人回到了房间,还在房间外布置了几乎所有用于防御,隔绝,乃至最为低级的,用于干扰窃听的灵阵,如此阵仗在明月与紫珺焱眼,那可是天塌般的大事,但前者不愿说,他们也不好多问,两个人商议了半天之后,才决定让红月,水月,夜月三位副楼主先行回去揽月楼,而明月与紫珺焱两人则是各自在宅院找了一处房间入住,大有木九卿不现身不离开的意思。

    “现在这里只有我与你两人,你还打算躲到什么时候?”,等到紫珺焱与明月相继离开,确保自己布置的灵阵没有错漏后,木九卿便在床榻之盘膝而坐,在沉寂了心神,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虚弱之后,才开口对着无人的空气说道:“当道心第四层封印解开之后,我不断思索着解开第五层封印的关键,但我没有想到,这第五层的封印居然如此诡异,在我的手不断的出现一个又一个的头颅时,封印也变得越来越稀薄,甚至到了现在,在燕沧澜死去之后,封印竟是完全消失,或者说,这根本不是第五层封印,而是来自于我未曾斩断的七情六欲所凝聚而成的另一个我,对吗?”

    “但你并不想借机扔下我,不是吗?”

    木九卿的体内开始燃起一阵火焰,在那火焰燃尽消失的瞬间,一缕漆黑的魂魄从他的身体脱离,直到火焰消失,这缕灵魂才完完整整的出现在了木九卿的面前,但若仔细看去才会发现,这缕看似像灵魂一样的黑影竟与木九卿一模一样,连那垂至腰际的青丝长发也如出一辙。

    在离开木九卿的身体,转而来到木九卿的面前与之对视后,被前者称呼为另一个他的黑影攀了木九卿的肩膀,将自己的脑袋轻轻的靠在那瘦削却有力的肩膀缓缓开口:“你本是天地本源孕育而生,从出生开始是长生之人,算是修炼,境界突破也如喝水一般简单,但你不一样,你拥有人族的情感与意识,甚至想要与人族一样经历轮回转世,而我正是你在经历九世轮回后,为了有朝一日触摸那片天空而封锁的七情六欲,可惜···”

    “没有我,你终究一事无成,木九卿”

    或许在外人眼,木九卿从离开万丈天山直到大燕王朝所做的事无一不是震动寰宇,极具思量的‘聪明’事,但在道心第五层封印之,感受着木九卿心境变化的另一个他却是不屑一顾,如果说木九卿是道法正义,天地清明之人,那么他是背道而驰的罪恶欲望,杀戮与鲜血,也是无数修士在通往更高的境界时,都需要斩断的‘祸根’

    “确实是我过于大意失算,竟没有想到第五层的会是你”,听到黑影的嘲笑,木九卿没有反驳,而是伸出手去抓住了黑影也悄然伸出的那一只虚影之手,感受着漆黑之无处不在的暴戾,血腥,木九卿低垂着眼眉轻声说道:“正是因为九世轮回,我才会将你封锁与道心之,但在一次又一次的成功,失败之,我却发现,正义与残酷却是相对而言,只有胜利者才有资格书写正义与绝对,所以我释放了你,因为我需要你,需要你来挥动那把屠刀,替我斩去前方的障碍!”

    “你说什么?你在那里面思来想去了好久的词儿,正想着劈头盖脸般的臭骂你一顿,结果你告诉我你需要我?木九卿,你真把我当做随手可扔的小孩儿玩具了?”,听闻木九卿那平淡无的回答,黑影可无法淡然接受,它好不容易才熬过这段悠久的孤独,如今好不容易有了机会嘲笑眼前的男人,却被对方一句‘我需要你’给堵了回去,如此憋屈的事儿,它可不干。

    但玩闹归玩闹,在木九卿终于将那一句千古以来不肯说给它听的话说出口后,作为木九卿阴暗面,或是杀戮面的黑影感受更多的则是高兴,它与木九卿本是同一人,只不过在木九卿修为境界不断攀升的旅途,作为另一面的它不得不被前者抽离锁入暗无天日的道心之,虽然黑影讨厌木九卿身为天地本源还要转世为人,去走人族的路,可是在道心深处不断体会着成为人族之后的木九卿一步一脚印走出来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