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酒剑长歌行 > 第二百零一章:还手之力
    与木九卿的神魂一战,以失败告终后,姬无梦很快便调整了自己的内息与灵力,好在方才自己的魂海即将失守的瞬间他选择了避而不战,这才使得现在的他有余力去运转自身的功法法诀,让自己这个姬夜楼的楼主不至于在外人面前丢了脸面。

    “没想到这名不见经传的神秘男子竟能够逼得姬无梦直接施展鬼影无踪步,看来这场赛的胜负已然可知了”,把玩着掌心的两枚圆溜溜的铁球儿,天府山大当家藏风在看到姬无梦身传来的阵阵虚无缥缈时便是对其赞不绝口,而当周围的宗族子弟,使者疑惑时,身形肥大臃肿的藏风也不藏着掖着,胸有成竹的与四周传来的目光的主人们解释道:“说来惭愧,老夫曾在百年前与姬夜楼楼主有过一战,当初姬楼主所用功法便是我所说的鬼影无踪,顾名思义,这等功法看似稀松无常,实则诡异到了极致,若没有大神通来遏制施法者的行动,只怕神识稍弱之人会看到这个世界,满满当当的都是姬楼主,却又无法分辨真假,而且此法运转后,以姬楼主的修为境界,再加他手的那把极品仙器,雷霆一击下便可远遁走之,啧啧啧,冷楼主,你难道不担心你口的兄长等会儿死在那擂台?”

    “不过是一条会叫唤的疯狗儿罢了,你以为谁都能是我冷月的兄长?看来天府山也不过如此,这眼力劲儿可真不怎么样呢”,冷月与天府山,姬夜楼的两位当家起来确实如同年幼的小娃娃,但要说损人的功力,冷月可是不逞多让,这小嘴一张,把藏风说得哑口无言,涨红着那满是肥肉的脸颊许久才憋出一句,‘那瞪着瞧吧!’,而依旧一副无所谓的表情的冷月则是聚精会神的看着场,面对着袭杀而来的姬无梦却并无做出任何防守的兄长木九卿。

    ‘鬼影无踪步?看来这姬夜楼确实有些本事,可惜,终究是年轻气盛不懂得隐忍,没有那个命却想着逆天改命,想来这姬夜楼不是揽月楼的劫难’

    姬无梦不会想到,自以为神秘莫测的功法‘鬼影无踪’早已被他眼前的木九卿所看穿,但他也不会知道,这门‘鬼影无踪’便是脱胎于揽月楼的‘踏星河、逐流光’,当初他与明月联手创造了‘踏星河、逐流光’后,本想与楼内成员,子弟们一同修炼,以壮大揽月楼,可惜人心莫测,终究有人抵挡不住心的欲望,叛逃离开揽月楼的人无法将完整的功法带走,便在原有的基础将其改造,倒也有模有样,但却无法摆脱这门功法原有的模样,也是说,无论姬无梦的‘鬼影无踪’修炼的如何炉火纯青,在‘踏星河、逐流光’这门本家功法的创始人面前,还是摆不台面。

    “只要杀了你,想必揽月楼定会元气大伤!”,在木九卿回忆着脑海开始完整的记忆时,姬无梦已然手握极品仙器来到了前者的身后,一抹漆黑伴随着阵阵阴风在木九卿的脖颈间回荡,但在姬无梦欣喜的认为自己成功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手的利刃竟极为顺利的划过了眼前男子的咽喉,根本察觉不到丝毫血肉阻隔的感觉,姬无梦暗道不妙,慌忙间抽身后退,想要逃离到擂台的边缘,但被他击的木九卿的身体,却已在风渐渐破碎,鲜血染的擂台早已不见了前者的身影。

    ‘这个感觉,难不成是···不行!计了!此人身形步法远在我之,不可与之为敌!’

    急速后退的姬无梦可不会认为木九卿会避战逃脱,反而在他的脑海,始终有着一股若隐若现的气息在围绕着自己,这股气息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被自己斩去了一道残影的木九卿,要知道以姬无梦的修为境界,再加‘鬼影无踪’这门法诀,连当初排行万千王朝强者首位的天府山大当家藏风都不能全身而退,沉闷的压抑如同五岳大山一般,开始压在姬无梦的道心丹田处,无力感让这位姬夜楼的第一强者萌生退意,但战斗开始之后,岂会如此轻易的结束。

    “看来姬楼主的心境已然紊乱,不如此结束吧!掠星手!”

    “掠星手!你想要做什么?你想毁了这里?”

    在姬无梦即将退至擂台边缘,能离开这里远走高飞之时,木九卿那含笑的面容便出现在了他的身后,像之前姬无梦袭杀木九卿时一样,但木九卿只是伸出了自己的右手,五指握掌成爪,点点璀璨的星芒在掌心之化为一阵无法抗拒的吸力,这一招,着实是吓破了姬无梦的胆,要说揽月楼最恐怖的功法是什么,那足以一掌镇压一方王朝疆域的掠星手便是当仁不让的第一,但这掠星手也是出了名的难以掌控,当初有揽月楼杀手无法完全掌控施展掠星手时带来的强横吸力,从而导致此人一掌拍碎了一方绵延百里的山脉,姬无梦心里苦呀,他可不知道这个男人,竟是如此大胆,大胆到敢使用掠星手来镇压他。

    ‘掠星手’三字一出,除却早已知晓自家兄长实力,稳坐高台的揽月楼楼主冷月,以及她身边的三位副楼主之外,其余的,加天府山大当家藏风,皆如风摇摆的浮萍,脸充满了凝重且惧怕的神色,但在等待了许久未曾等到预想的毁天灭地的力量后,众人睁开紧闭的双眼看向擂台,这一看却是让他们更为吃惊,那个被冷月称为兄长的男子竟能在施展掠星手之后还能稳稳当当的控制着那由星河本源来驱使的强横吸力,至于那姬无梦,此刻早已被其抓在手不得动弹。

    “你究竟是何方神圣,为何要帮助揽月楼?在下算如何愚笨,却也知道,揽月楼从成立以来,从未有过男性成员!若你是散修闲人,我姬夜楼可出十倍与揽月楼的价钱,请你出手杀了揽月楼楼主!”,被木九卿牢牢地抓着,体内灵力被掠星手的吸力死死压制着无法催动,姬无梦只得将希望寄托在自己对揽月楼的几分了解,言语之,这位本该不可一世的一方巨擘竟是低声下气的向前者求饶赔罪,还企图利用财权美色来让身后的男人释放每个人都该有的欲望。

    姬无梦的算盘打的非常好,可惜他遇到的是木九卿,遇到的是揽月楼真正的创始人之一,作为冷月名义的兄长,或者说为了死去的明月,木九卿都会选择无条件的帮助即将迎来劫难的揽月楼。

    看着还想要策反自己,企图以欲望来掌控自己的姬无梦,木九卿摇了摇头,失望的轻叹一声后将被自己抓住的姬无梦抬起至自己面前说道:“从你打算对揽月楼出手时,便已大错特错,揽月楼算如何沉沦,也不是小小的姬夜楼可以窥视的,还有一件事,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姬夜楼与天府山早已暗达成共识,若你成功,天府山便会即刻派出人手进攻揽月楼,但若你失败了呢?那天府山还会与你姬夜楼为伍?那个胖子可不是傻子,姬无梦,你真是天真如斯”

    木九卿并未留情,在这场盛宴开始之前,他便离开揽月楼独自前往天府山与姬夜楼查探过,自然知晓许多只有姬无梦与藏风两人才得知的秘密,看着手之人惨白无神的绝望,右手手掌猛的一拍,掠星手施展后出现的吸力骤然变成一股冲力,径直冲击在了姬无梦那脆若白纸的身体,一道道血线立刻划过天际,落在了由鲜血染红的擂台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