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酒剑长歌行 > 第一百六十四章:帝剑春秋的剑灵
    洪楼楼主的死是必然的,却也是出乎所有人预料的,千古之前西川年家正是鼎盛之时,其不但有号称仙圣之下第一人的年家第一任家住,也有在其后被九州修士并称为年家十二老祖的‘天选之子’,而其最为出名的便是如今十二老祖唯一幸存在世,还突破至仙的第七祖:年七七

    或许会有人嘲笑年家十二老祖的取名实在过于草率的,但在千古之后,无一人胆敢拿这件事出来过那嘴瘾,即使十二老祖的十一人早已仙逝轮回,但那最最恐怖的,也是那叫做年七七的年家老祖突然活了过来,原本不敢多言的九州修士们此时更加不敢口吐半个不字了。

    而这个在千古之前有着起诸葛幸还要强大的天赋的年七七,一出世将那臭名昭著的洪楼楼主给诛杀,这等雷霆果决的手段让不少做着杀手这类行业的修士咽下一口凉气,急忙与自己身边的伙伴确认自己是否与那洪楼有过牵连,若是有那么一丝一缕的牵扯,也好赶紧找个荒无人烟的地方躲起来,免得被‘可能不喜杀手’的年七七给找门,从而沦落成亡灵。

    但所有人都错了,西川年家在没有年七七亲手掌控之下早已烂入骨髓,不仅与杀手洪楼勾搭成奸,还与域外邪道,妖族有过数次的交易来往,至于亲自动手解决一只一小虫子对年七七来说,不过是为了给木九卿一个说法,他们俩的关系他人或许不知,但他身为朋友自然是要明事理的,而在解决了洪楼杀手一事后,年七七也不似众人所想一般对九州杀手大开杀戒,而是回去了自己的年家,指挥着已经被他筛选过后的年家人修缮着年家祖宅,毕竟是西川第一大家族,不管是面子还是里子,都不能落与下风。

    “家主,我们真的要让那年思邈继续呆在祖宅吗?这一次若不是家主您出面,年家恐怕真的不复存在了···”

    年家祖宅,在年七七清理了许许多多被年思邈安插在家族的棋子后,被年七七亲自提携成为家族大长老的年克礼看着在刚刚修缮结束的庭院把玩花草的年思邈,不由得眉头一皱,回首在坐于高堂首位的年七七的耳边轻声说道:“古语有言,宁可杀错也不可放过啊,家主,此人虽然丧失修为活不了多久了,但是狼子野心天地可鉴,这天底下恢复修为的方式有很多,我们不得不小心提防呐!”

    “留着他,不过是为了杀鸡儆猴罢了,跳梁小丑可掀不起什么大风大浪,更何况他年思邈是当初我亲自提携来的人,固然犯下大错,却也不忍看着他死去,九卿所做的,却正合我意,让他好好看看凡人的世界,也好让他明白,什么是该做的,什么是不该做的···”

    从家主位站起身来,年七七眼眸深处还是闪过了一丝不忍,年家昌盛到衰败都是那年思邈一手造成,如今年家青黄不接,能够依靠的也只有他自己,但在想象到先前自己诛杀洪楼楼主时,木九卿传音告诉他的话,他不得不为年家的未来考虑,与他一般厉害的仙,九州还有不少,他或许可以以一敌多,但年家却不行,而巧合的是,被他清理出去的年家人,大部分为年家的年轻人,这些人却又正好是年家下一代的领军人物,仰头轻叹一声,年七七回头与大长老说道:“吩咐下去,年家人不得仗势欺人,让他年思邈安生的过完已然没有多久了的凡人日子吧”

    年七七诛杀洪楼楼主的纷扰很快平息下来,位于西川疆域深处的年家最终也重新在这方天地间屹立,而先前被洪楼楼主重伤且吸取了大部分龙族血脉的青麟,以及以自身长生境修为硬抗洪楼楼主杀招的木长歌此刻正在木九卿的调养下渐渐恢复了往日的红润气色。

    “你是帝剑春秋的剑灵?气息固然凌厉强横,可是你这模样看起来也太过邋遢了吧?”

    躺坐在床榻之,木长歌正神色复杂的盯着正在帝剑春秋的剑身蹿下跳个不停的小人儿,这个浑身亮着朦胧白光的小人儿虽然散发着如剑刃般锋利的杀意,但那身褴褛破旧且打满了补丁,还遮不住小半个身子的衣服是怎么回事?还有那看似几百年都没有洗过的,像一根根枝条的头发又是怎么回事?若不是小人儿身的气息他最为熟悉不过,恐怕木长歌会直接吓得把自己手的剑给扔出去,而后找找真正的那把帝剑春秋被自己丢在了哪里。

    “哼!你以为本大人乐意如此吗?原本本大人早已在剑诞生灵智,可惜是因为你这个不争气的主人修为境界太弱,虽然剑道领悟不错,也修炼了唯剑道心,可是没有足够的灵力我要怎么出来,于是我只能在灵力时有时无的贫穷日子里消磨时光!我现在的样子都是因为主人你太弱小而导致的!”剑灵小人儿在听到自己主人木长歌的抱怨后,那可是毫不留情的一脚踩在了前者的外伤伤口处,看着自己主人那忍痛的狰狞面孔,小人儿一把抓起了被前者抱在怀里的帝剑春秋,指着剑柄的那颗圆润宝珠继续抱怨说,“我不信你从没有察觉过这颗宝珠会时不时你从你的丹田吸取少量的灵力,居然敢说本大人邋遢!要不是你是本大人的主人,早一剑将你斩了···”

    “原来是这样,倒是我错怪你了,可是如今你已诞生灵智,也可离开剑身来到现世,不如好好的改变下自己的模样?”,木长歌挠着自己的头发傻笑着,虽然帝剑春秋的剑灵有些暴脾气,似乎还有些傲娇的性子,但也架不住他对这把剑的爱屋及乌,越是打量剑灵小人儿,木长歌那是越发喜欢。

    “你说的也不无道理,本大人似乎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待本大人改头换面之后,正好去见识下那个素未谋面的剑灵!”

    听到木长歌的提议,剑灵小人儿有模有样的捋了捋自己的头发,随后双手猛地一拍,突然想到当初自己的主人重伤之际,在接受治疗的时候,自己似乎感知到了一股与自己气息相似,却又有着几分不同的味道,这让性格与自家主人截然不同的剑灵小人儿极为兴奋,当下便回到了剑,也不管木长歌是否在意,直接从他的丹田处吸取了一大部分的灵力涌入剑身,还一边哼着歌曲一边懒洋洋的对外头的木长歌说道:“主人你有见过其他的剑灵吗?我觉得那个剑灵应该在附近的样子,等我出来后,你可要带我过去找它玩啊!”

    其他的剑灵?

    木长歌陷入沉思,他怎么没有见到过其他的剑灵呢?不过隐约之间,木长歌的眼光在不远处的一座剑架看到了自家公子放置在那的一柄长剑,虽然有布匹包裹着,但他也清楚的知道这把剑是自家公子解开了什么封印后得来的一把仙品灵剑,也是说这把剑从一开始拥有自己的剑灵,且在品质等任何方方面面之都要优于他的帝剑春秋。

    “这把剑的名号似乎是叫做,叫做···哦!叫做白露飞雪!”,挣扎着从床榻离开走至那把叫做白飞霜的剑跟前,木长歌擦了擦帝剑春秋剑身的尘埃,然后将自己的剑放在白露飞霜的下一层,随后则是意味深长的露出一抹微笑,回到了自己的床榻继续调养内伤纵横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