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酒剑长歌行 > 第一百四十四章:道心一层:千里江山
    和煦春日转瞬而逝入那严寒冬季,本该受到痴情红尘仙的掌控的小世界开始脱离自己的主人,在那纵横八方,贯通天地的霸道威势下,饶是‘仙’也不得不低下自己高傲的头颅,去仰视那立于虚空之的‘帝王’

    被木九卿牢牢的控制在掌的痴情红尘仙发现自己终究是错了,他本以为自己终于能找到一副亲和自身,用于重生的躯壳,却一直没有发现此刻将自己抓在手如同草芥的年轻人从一开始没有动用全力,那六道合一境圆满的弱小气息让他得意忘形,以至于随心所欲的将那个小女孩的灵魂吃下又咬碎吐了出来,但如今想什么都已太迟,身传来的阵阵威压早已让他苦不堪言,别说逃跑了,连动动嘴皮子求饶都已没了气力。请百度搜索()

    “本不想与你牵连过甚,只是不曾想到,你们这些口口声声称之为仙的人,竟做出那魔鬼般的事儿来!”,木九卿低沉压抑的怒声从天入地,如在耳边响起的钟鸣鼓响,杀机暗藏之际竟是让身为灵魂体的痴情红尘仙没来由的心头一颤,仿佛明白前者想要做什么一般,却是没有那个胆量开口,只能听着那道回荡在小世界的声音继续缓缓响起,“既然你如此不爱惜自己的命,那让你看看,自己所创造的,企图用于复苏的世界在眼前崩塌的滋味吧!”

    心口道心再度传来一阵剧烈的崩裂,但木九卿的眼神越发冷淡平静,身四溢乃是扩散至整个小世界的霸道威势越发强横,在其话音落下的瞬间,像是滴落在平静湖面的那一片青叶,骤然泛起水纹波澜,一道墨色‘呼’的从在木九卿头顶的灰暗虚空直落而下,墨白交融之间,更有那刀枪剑戟,千军万马,江河湖海!一时间内,像是置身兵荒马乱,那血腥杀伐之息交杂着龙虎勇猛,帝皇霸道之息席卷风沙而来。

    “这,这,这难道是!落云皇朝不传之秘,千!里!江!山!图!”

    当痴情红尘仙在见到那如一卷水墨图画般绽放在小世界内的墨白灵力时,心的后悔更甚,无力感更是蔓延周身,若说先前的他还有那么些想要逃离的侥幸心理,那么在见到了那千军万马破边塞,伏尸百万血流千里的,将整片天空占为己有的画面时,他已一心求死,他是强者,所以更能明白强者那深藏心的高傲,那时断不可辱,绝不可轻易触碰的存在,而他恰好是明目张胆的,吃饱了撑着的,大张旗鼓的去碰了的那个倒霉蛋。

    “没想到你还认识着千里江山图,想必你也知道这江山兵马,帝王皇朝所化的画卷代表着什么”,低垂着寒光骤起的眼眸,木九卿倒是有些意外这个痴情红尘仙竟是知道千里江山图的存在,但这并不能作为免死金牌让他逃过这一回,充血的瞳孔还反复闪烁着苏环宓那被抽离了灵魂后的呆傻模样,只觉得心口一痛,似有一把刀子割开了木九卿那纸薄的脆弱心脏,一滴滴的鲜血敲打在早已裂成无数碎片的道心之,只听得‘呵呵’一笑,木九卿一把将手的痴情红尘仙抛向高空,却是伸出一手临空一抓,冷声喝道:“道法·索命!”

    被木九卿扔向高空的痴情红尘仙在那千里江山图的压制下,根本无从移动自己的身体,当他想要挪动自己的手臂或者是其他任何一个身体部位时,那江山如画之便有刀剑杀气四溢而出,更有通天血海将其团团包围,直到那‘道法·索命’传入他的耳朵,但此刻的痴情红尘仙已经无法再去思考自己接下来将要接受承受的命运了,在木九卿施展索命道法的瞬间,那从地狱之呼啸而来的万千鬼魂哀怨早已将他的灵魂撕扯蚕食,浩瀚魂海也在那灰白灵魂的爪牙下化为虚无,那由他亲自铸造而成的小世界也在这一刻被那千里江山图给贯穿,一分为二。

    “没想到···我所见到的末日,在今日!”

    “不,你想要解脱却是不行,你以为我会让你如此干脆的去死?”

    如索命的无常,地狱的恶鬼,木九卿那沙哑的嗓音在现如今的痴情红尘仙的耳响起,像是勾魂摄魄的判死官,心怀恐惧却无力抵抗,睁开眼睛看着自己那只剩下了最后一缕魂魄的模样,痴情红尘仙已经将木九卿的打算猜了个大概,而木九卿接下来的话也确实映证了他自己的内心所想。

    在‘道法·索命’之下,想要保留完好的灵魂几乎是不可能的,但这是木九卿亲自施展此法,控制力自然不同常人,在他的极力控制下,那些幽魂恶鬼只是互相分食了痴情红尘仙的大部分灵魂,虽然是将那作为仙的力量也吃下去了大半,但还是非常精准的替其留下了一口气,好让木九卿能够继续把他抓在手里,看着那布满皱纹的老脸落下悔恨的眼泪。

    “你是想让我在那九层苦难地狱遭受永世折磨,让我永远不能转世轮回!”

    穷途末路的痴情红尘仙终是无法压抑心头的愤怒与悔,却是龇牙咧嘴的吼叫起来,更是挥舞着早已缺了胳膊断了腿的身躯在木九卿的掌控之‘手舞足蹈’,仔细看去,一位创造了无数个小世界的仙,将千年,万年,万万年以来,所进入此地的修士玩弄于鼓掌之的仙,竟是在木九卿的压迫下彻底的沦为了一个疯子,无论是那空洞无神的眼眸还是那白沫飞溅的嘴角,都证明了一位真正长生不死者此沦为孤魂野鬼。

    “倒不算太笨,若是让你直接死去那也太便宜你了,如今这地狱道已然打开,你好好的在那里享受享受我赏赐给你的恩典吧!”,单手一爪,被千里江山图撕裂成两半的小世界顿时展开一扇青铜大门,在那虚掩的青铜门后,隐约可见幽暗火焰升腾,清晰可闻怨灵哀魂嘶吼,随手将手抓着的痴情红尘仙扔向那扇青铜大门后,木九卿便不再理会那仙是否还能存活下来,而是脚踏虚空,在千里江山图的千军万马的拱卫之下一步一步的走天地至高,双手伸展一拉,似拉开了一扇门般,径直从至高小世界走了出去!

    焚火谷地,炼器室。

    本在专心炼制刀剑枪斧的傅铁匠似是感知到了什么一般,忽的抬起头朝屋外看去,虽然看不到外界的景色,脸神色却是渐渐冷峻,看似不过是一普通人的傅铁匠在此时,突然爆发出一股冲霄战意,而这股战意所指不是其他地方,而是笔直的从炼器室冲天穹,在空绕了一个弯后,在那紧追不舍的天道雷罚之间重重的砸在了那被木九卿称为‘长生路’的老人所在的草屋之。

    “木九卿解开封印的事我不信你不知道!若他有丝毫闪失,我便拿你是问!”

    傅铁匠愤怒的声音透过天穹直接在正在低头观察棋盘走向的长生路的耳响起,在听到这句杀伐之息极重的威胁后,长生路一直来都不曾有所动摇的平淡神色却是稍显惊吓,木九卿擅自解开封印,只为了对付一个仙的事儿他当然是最先知道的那一个,但他没想到的是,那醉心炼器的铁匠居然也知道了,虽然并不担心前者真的追杀自己,但长生路还是有些怕那个疯起来不要命的铁匠的,当下也知道神识传音将此事告知了前往探查是否还有仙存在的封天玉玺。

    长生路并没有多说一个字,但封天玉玺也没有多问一句,只是应和一声后,加快了自己前往瑶池山门的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