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酒剑长歌行 > 第一百四十一章:人鱼宝珠,无相入洞府
    “师傅哥哥!这人鱼宝珠究竟有什么用处?”

    与洛耀星配合取得胜利,并将那人鱼妖兽斩于剑下取得了人鱼宝珠的苏环宓屁颠儿屁颠儿的跑到木九卿面前,献宝似的将那枚闪着莹莹蓝光的圆珠放在掌心举了起来,隐约之间,这枚人鱼宝珠却是让木九卿一行人倍感清凉舒适,全然没有了初到此处时的炽热难耐。

    “这人鱼宝珠啊,可是和帝剑春秋一个品级的灵气哦”,见苏环宓如此调皮却可爱至极的模样,木九卿也有模有样的将那人鱼宝珠拿在手里,似那说书人一般摆开架势,一边摇着手折扇一边有板有眼,一字一句的说道:“话说这人鱼宝珠啊,虽然只与帝剑春秋一般品级,远远不及那些仙所用的宝贝,但这颗珠子乃是方才那人鱼妖兽一族,王族血统才可化生而出的本命宝珠,只要有这颗人鱼宝珠,无论是在江河湖海还是那沧澜瀑布,都能够穿行自如,当然了,这宝珠的功效远远不止于此,不过至于是什么功效,要靠你们两人自己摸索咯!”

    众人大笑声,木九卿让苏环宓与洛耀星将人鱼宝珠收好后站起身看着距离绿洲并不远的一处正冒着火星子儿的山峰。

    “九卿,难道那座山峰也有特之处?”

    最快从欢快的氛围回过神来的则是已灵魂体出现在此处的清风,看着自家公子不停的打量着不远处的那座‘火焰山’,再想到自己一行人一路走来的这片绿洲,以及那枚能够控制水灵力的人鱼宝珠,清风下意识的认为那座山峰之也会存在着洞府主人留下的仙缘,当即想催促木九卿一同前往。

    却不料木九卿回首便拦在了两个还在互相谈论趣事儿的女孩身前,随后便飞身前,最后停在了距离那‘火焰山’不过几十里远的荒土风沙之,微眯的双眼却是透露丝丝紧张,那被握在手的折扇也略显颤抖,似乎那山存在着让他都感到害怕的恐怖。

    “师傅哥哥···”,苏环宓怯生生的在木九卿背后悄声问着,实在是自己这个平日跳脱潇洒的师傅突然变得太过严肃沉闷,本天性欢脱的她可是被吓得不轻,却也只能在洛耀星的怀抱里偷偷的抬头瞄一眼似乎还不打算回头安慰自己的师傅哥哥。

    而确确实实听到了苏环宓呼唤的木九卿只是突然脸色一松,像是大汗淋漓遇到了久违的甘霖一般,瞬间面带微笑的回到了两个小姑娘的身边,还一边捏着苏环宓那还带有婴儿肥的小脸蛋一边说道:“方才你师傅哥哥确实遇到了较难缠的家伙,不过以你们的境界还无法窥得其玄机,所以呀,这一次仙君洞府的探险结束后,你要好生修炼,不然师傅哥哥以后带你出去都要被人家笑话呢···”

    不得不说木九卿对付苏环宓的手段那叫一个层出不穷,再加之苏环宓年纪尚小,对她这个师傅哥哥又极为依赖,一听到自己的弱小会给师傅哥哥丢脸后,本是塌着的委屈脸瞬间变成了一副‘我一定不会师傅哥哥丢脸’的努力刻苦,情绪转变如此之快,饶是洛耀星这个从小接受皇家礼仪,不苟言笑的姑娘也勾起嘴角,露出一抹浅笑,当然了,能够看到洛耀星的笑,木九卿对自己的带小孩能力越发的满意了。

    可惜他们三人还是要继续在这片风沙寻找离开小世界的阵眼才行,若是无法找到阵眼所在,那便只能永远的被封锁在这里,说不定还会被下一次进入此处的修士们当成镇守仙缘的妖兽给出手击杀,到时向那天道说理都说不通了。

    于是乎,木九卿便招呼着洛耀星与苏环宓准备去往这片小世界的阵眼,虽然创造小世界的洞府主人很聪明也很厉害的利用天地本源当做阵源,但木九卿自己是天地本源,对于这种丝毫不曾掩饰的灵阵那是再熟悉不过了,不过一眨眼的时间,木九卿便锁定了离开小世界的阵眼所在,当即带着两个小姑娘全速朝那阵眼而去。

    瑶池山门。

    “厉鬼,你确定没有带错路?我虽然没有来过九州疆域,但也知道这是一处人族的宗门道场!我看你是想借人族之手来重创我,好让你有机可趁!是也不是?”

    在那些求仙缘的修士们都在仙君洞府探险的时候,天色尚昏暗的瑶池山门外到来了一个不速之客,只见那足以遮蔽半边天的翅膀在一阵异的波动下渐渐缩小,最后站在瑶池山门台阶的,是一位身着破旧黑衣的壮硕男子,而他此时正偏着头与自己掌心的那一缕颤颤巍巍的灵魂争吵着。

    听到无相那回荡在瑶池山门外的粗大嗓音,厉鬼那叫一个冤枉呐,当即捂着脑袋开口求饶道:“厉鬼绝对没有带错路,那仙君洞府在瑶池山门之后的那座山脉之,而且厉鬼可以肯定的是,那座洞府所在的准确位置绝对,一定在山脉的最高峰的山壁之!”

    “只是···”

    “只是什么?”,见厉鬼这般支支吾吾的模样,暴脾气的无相恨不得将其直接捏碎,可那厉鬼明显是话有话,无相也只好忍着怒气让其继续说下去。

    “那属下继续说了?”,见无相没有要动手的样子,厉鬼松了一口气后继续说道:“这座山门叫做瑶池,当初主人在契约边界所遇到的女修士是这瑶池的人,名字叫做木清芩,是现任的瑶池圣女,据说还是九州第一美人儿呢!”

    契约边界?女修士?九州第一美人儿?

    深埋在血脉的本性终是无法压制无相的理智,回想起当初的惨败于那个女人不屑的眼光,无相心五味杂陈,瞪了掌的厉鬼一眼后腾空而起,却并没有闯入瑶池山门之,而是展开龙翼径直朝那存在有仙君洞府的连绵山脉而去,吃过一次亏的无相并不傻,它想要的是仙缘而不是曾经渴求的女色与欲望,如今的它真正的明白,只有真正的成为这片天地的主宰,它才有资格去拥有其他的一切,如若不是,那便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而无相所不知道的是,在它离开之时,本在桃花殿内与紫衣一起下棋喝茶,等待木九卿他们回来的木清芩心头呼的一颤,抬头望向山门外时,竟是将无相出现在山门外,与厉鬼的谈话全数看在眼里,听在耳,她的脸色骤然一变,正当紫衣疑惑她为何急躁时,木清芩却又偶感觉到无相早已离去朝那仙君洞府而去,原本紧张的心情也放松下来,看到紫衣担忧的模样时倒是不好意思的解释道:“方才我感知到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放眼望去时看到的却是当初亲自死在师兄手下的叛逆龙族,无相,没想到它居然还活着,不仅修为大涨,还朝那仙君洞府去了!”

    “需要将这件事告诉公子吗?”

    紫衣听到木清芩的解释后也有些愁眉苦脸,木九卿让她们两人在宗门守候,其实最没底的是她们俩,如今那本该死去的妖兽又回来了,还变得更加强大,这不得不让两女心生烦躁急切,但此刻山门内修为最高的也是她们两人,这意味着她们不能随心所欲的下达任何一条命令,或许是木九卿有意的培养她们的临时决策能力,但效果还是有的,两女在短暂的失神后便选择了静观其变,反正仙君洞府那有无数的九州修士,再加自家师兄(公子)与师祖奶奶木玲珑,山河神域的叶青辰,造化道宫的两位宫主,区区一条化龙的蛇,还不能构成威胁。

    想到这里,木清芩和紫衣才真正的松了一口气,继续在棋盘磨炼着自己的心境,力求让自己泛起波澜的心回归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