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酒剑长歌行 > 第一百三十三章:仙君洞府
    万年大寿正直暮雪淡去,新春抽枝发芽,被百花芬芳包围的瑶池山门更似那书仙境,放眼一观,没有那寻常宗门的萧条破败,也没有大族宗派的勾心斗角,一缕缕淡雅素装如那天山雪莲从诸位修者同仁的面前走过,让开了那一条通往桃源圣地的苍茫古道。请百度搜索()

    起以往由木清芩支持的对抗邪道云泽入侵九州时召集九州修士而召开的集会,木玲珑的万年大寿宴会更显热闹,更不用说沿途所见瑶池殿宇,青山绿水,千树万花之间尽显仙家风姿,瑶池圣女木清芩与那大师兄更是亲自在山门处恭候大驾光临,无论是在表象风景还是气度涵养,瑶池表现是近乎完美,本想来此借机寻衅挑事的好事之徒也只能乖乖的在木九卿看似嬉皮笑脸实则暗藏诡秘警告的眼神下进入宴会大堂找到自己的位置落座。

    作为寿星的木玲珑很早在紫衣的搀扶下坐在了大堂首位高台处,一袭素雅道袍与那年迈却不失威压的神色交相呼应,更是彰显了曾经身为瑶池圣女的木玲珑的绝伦霸道,言语招呼之间却是随心随和,让所有前来此处道喜,无论大小强弱的宗门使者都如沐春风,不由得对瑶池这个宛如仙境的宗门萌生好感。

    坐于木玲珑右手首位的则是招呼了宾客如扇门的木清芩,也是被九州修士熟知的这一任瑶池圣女木清芩,也是以破竹之势冲击着九州武道天道的绝世才,不但容貌姿色天下无二,修为境界也是同龄无敌手,但在座的各位并无一人胆敢出言妄言他事,至于导致这些人对木清芩忌讳莫深的原因便是那个坐在木清芩身边喝着酒,嘴还嘀嘀咕咕唱着小调的木九卿了。

    在木九卿以瑶池大师兄的身份出现后到现今,九州江湖所发生的事儿无一不让在座诸位心惊胆颤,除却闭关修炼多年的阴冬冥,阳秋书两个死对头外,其余的所有人都或多或少的知道一些有关于木九卿大战邪道云泽而不败,引体自爆战魔道的骇人听闻的事迹,再加木玲珑也曾明示自己这两位徒儿早已芳心暗结,早已容不得他人觊觎,如此看来,一个老怪物般的师祖奶奶在前面挡着,两个小怪物又情投意合,饶是顶级宗门的那些男弟子再怎么优秀也只能靠边站着了。

    “今日是老身年岁万年大寿的日子,眼看诸位老友也已白发苍苍,年迈佝偻,玲珑才想着将诸位邀请到瑶池来尽性纵情,喝酒谈欢,好好的,休息休息!”,眼见自己邀请的宗族门派已经全数坐在了大堂之,寿星木玲珑在紫衣的搀扶下站起身对着堂下正喝着酒的老头老太婆们说道:“但诸位心明白,老身此次的万年大寿还有一件要事想要告知诸位同道,实乃玲珑不愿独自占有,还是希望造福九州修士啊!”

    “想必木宗主所说的事儿是那即将出世开启的仙君洞府吧?”

    作为山河神域最大排面的叶青辰自然是在邀请之列,早早突破至长生境脱离九州武道天榜的他确实是此刻最有话语权的修士,而在叶青辰突破长生境寻求心境平稳的那一段时间里,老头子便已感觉到一股心悸的气息从脑海深处骤然升起,这股气息算是他也无力抵抗,于是叶青辰靠着自己的好心与擎天黄泉剑游走于危险重重的九州疆土,最后在一处距离瑶池极近的山崖发现了一处紧闭的山门,可是任凭他如何施展剑法都无法将山门击破,如今木玲珑说有一大事要与他们商议,叶青辰自然而然的想到了那座山门,他知道,那座山门的背后,定然隐藏着足以令长生境修士都疯狂的秘密!

    仙君洞府?

    一瞬间,本是来参加万年大寿的宗主,老大们哗然对视,他们都是九州有头有脸的强者,最弱也有着六道合一境期的修为,能够沟通天地本源知晓天下一切大小事宜,而叶青辰口所说的仙君洞府则是这些人穷极一生都想要一窥究竟的神秘存在。

    “木宗主,叶青辰这老家伙所说可属实?”,造化道宫的阳秋书与阴冬冥怎会放过任何一个在木玲珑面前说话引起注意的机会,抓住在场宗主们惊讶之余的机会,阳秋书先阴冬冥一步问道:“想必诸位也是知道的,仙君洞府乃是九州最神秘的地方,却也不是谁都可以拥有的,想要拥有仙君洞府,本需要超脱天地的至高修为,再加九州之内宝地难寻,不是我阳秋书处处与山河神域作对,实乃此言过于惊世骇俗,不知木宗主能否告知我们此事真相?”

    “没错没错!阳秋书这个老混球问的不错,叶老头所说究竟真假几何,我们可不想空欢喜一场啊!”,见阳秋书先自己一步,阴冬冥更是气急败坏,却也只好附和一同疑问,以求木玲珑给现场诸位一个确切的解释。

    争吵声,稳坐高台的木玲珑微微一顿手拐杖,沉闷的碰撞声很轻易的将所有人的目光重新集到了她的身,待大堂之的议论声终于停止平息后,木玲珑才开口说道:“叶宗主所说不错,老身正是在瑶池山门外的一处山崖发现了一座紧闭的山门,那山门之竟是刻画着无数令老身都束手无措的隔绝封印,诸位应该明白,如此封禁的强大之处了,而且仙君洞府最为明显的一个特征便是一种名为寻仙鼠的灵兽存在于洞府四周”

    “而老身恰好将那寻仙鼠给抓到,所以才会认定那里是传说的仙君洞府!”

    “原来那股异的气息是寻仙鼠所遗留下来的,怪不得老夫当初在那山门前晃悠了数日都不曾见到踪影,原来早已被木宗主捷足先登了啊,哈哈哈哈!”

    叶青辰倒是洒脱,当即拿起酒杯痛饮,而其他对于仙君洞府有着深厚兴趣的宗主们倒是一个个似看到了猎物的豺狼般在大堂内嘶吼起来,连一开始是为了庆祝木玲珑万年大寿的事儿都给忘的一干二净。

    而在高台看着堂纷纷扰扰的众人,坐在木清芩身侧的木九卿只是百无聊赖在木清芩耳测悄悄说了些什么后起身走至了木玲珑的身侧,又是同样悄悄的似乎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一样与自己的师祖奶奶说了些什么后从宴会大堂的另一边离开了。

    在木九卿离开宴会大堂后,木玲珑的神色变之再变,似乎是极为纠结的做了一个痛苦的决定后站起身来,示意堂内的瑶池弟子将前几日木九卿抓到的寻仙鼠给带到此处后高声说道:“各位若是如此争吵下去,定然无法得到一个令所有人满意的答案,不如此次宴会结束,各位同仁回去宗族门派,挑选几位资质尚可的弟子,在日后洞府开启之时,一同送入其,也好与我们一同获得来之不易的机缘,这样一来,一是可以让我们这些行将木的老头们看看是否还有突破的机会,二来也可为那些年轻弟子们谋求一处出路,好让他们能担负起未来的九州疆域!”

    “若各位同仁没有意见的话,先在瑶池好好休憩片刻,日后再随老身前去那仙君洞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