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酒剑长歌行 > 第七十九章:背后的监视者
    “虽然你一直想要离开我的怀抱,可是我一直都无法理解你为什么要脱离我的保护,你是我亲手创造的生命,你应该老老实实的走我为你安排的道路,而你却出现了自己的灵智,居然还在我的掌控下成为了那卑微弱小的人类!”

    “我的创造者?你不过是被授予使命的使者罢了,我是这片天地孕育而生之人,不受任何人的约束,算是你也不能干预这片天地做出的每一项选择,如果你当真想要做那令人不齿之事,算是粉身碎骨,我也会拼尽全力杀了你!”

    睁开灵魂体的双眼,木九卿知道自己回到了哪里,在控制着自己的灵魂体走到那与万丈天山风雪屹立着的一模一样的小屋前,拉开了其实并不存在的大门,看到了里面盘腿而坐的一尊看不清面容的飘渺身影。

    在木九卿打开房门走入其的瞬间,虚幻飘渺的身影骤然睁开双眼,一股沉重的压迫感立刻将前者四周的空间紧紧压缩,在看到木九卿并没有流露任何悔意的神色后,虚幻的存在缓缓开口道:“那个老家伙次居然偷偷的跑了出去,若不是我悄悄地跟在后面,恐怕根本不会知道他是去救你的,木九卿,你难道不觉得自己太弱小了吗?”

    听到对自己的质问,木九卿并没有正眼看之,而是随意的晃了晃腰间的酒葫芦,随后自顾自的坐在了房屋的一张椅子,但木九卿似乎极为了解面前之人,在虚幻之人身蔓延的威压从压迫转变为愤怒的瞬间,开口轻启:“算他已经年迈,实力也大不如前,也不是你能随意妄言的,你不过是他手随时可以弃之不用的一柄兵器,居然想对我说教?你莫不是觉得老头子察觉不了?”

    “哼!老家伙的寿命到头了,到时候谁还会为你擦屁股?”,听到木九七无所谓的回答,被称为兵器,工具,无关紧要的东西的虚幻之人更是怒火烧,却在发现自己的威压根本无法对前者造成实质性的效果后才堪堪忍住自己心头的那缕火焰,转而平复了自己的心情和木九卿说道:“如今魔族恶鬼的出世已经无法阻止,你觉得凭你一人能够阻止?还是说靠你的那些弱小的手下?”

    虽然对自己主人略有不敬,对木九卿也是严苛,但虚幻之人明白自己的职责,也懂得如何拿起放下,在发泄一通自己的怒火后转而关心起木九卿前些日子对战魔族恶鬼时所受到的致命伤,虽然如今已经涅槃重修,但那破损不堪的道心早已被它完整清晰的看在眼里。

    “魔族恶鬼是否能够成功我不知道,我到底能不能将它们重修封印我也不知道”

    站起身打开身后的房门,木九卿眼角闪过一丝可笑,转过头朝着虚幻之人露出一分讥讽后边朝屋外走着边说道:“不过是觊觎老头子一切的一个不知羞耻,装模作样的可怜鬼罢了,你也知道自己无法奈何的了我,我警告你不要再继续窥视老头子,不管你信不信,我觉得你到时候一定会明白的!”

    话说完,木九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房屋,看着四周的漫天风雪,更是坚决了脸的神色,也不管身后传来的怒吼与斥责,只是几个闪烁间,便已消失在了这座虚幻的天山之。

    本源世界,灰白房屋。

    听木清芩的描述,木九卿从喝酒昏睡到如今苏醒下床已经过去足足一个月的时间,虽然担忧之心让木清芩一直都无法好生休息,但见到自己师兄醒来后的喜悦已经足够让女人摆脱往日的种种,连对天琅的一丝丝憎恨之心也随风而散。

    算是红绫这个知性大姐姐也时不时的嘲笑木清芩像个长不大的小孩。

    在木九卿苏醒的当天,许久未曾出现的天道突兀的出现在了这个世界,并且毫无眼力劲的一把将木九卿搂在了自己的臂膀之,还用手指指着前者的鼻子和其他人说道:“我知道这个家伙又出事了,我这个当哥哥的可累了,有这么一个爱闹事的弟弟,可把我给担心死了”

    虽然天道行事乖张特,但在场的所有人似乎都已习惯木九卿与天道两人的相处方式,这下倒好,原本想看木九卿出丑的天道不乐意了,眼看面前数人都是一副‘你随意,看起来像个小丑’的表情后,不乐意的放开了木九卿,从自己的小世界取出一个瓷瓶扔给后者后说道:“老头子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事,所以让我给你送些东西过来,还有一句话,老头子说他时日无多了,让你尽快回去一趟!”

    接过瓷瓶打开看了看,木九卿点了点头后将瓷瓶收了起来,摆手示意其他人离开后和天道一起走入房屋。

    “关于老头子的事我已经有打算,不过你有告诉过他逆龙尺的事儿吗?”,为天道沏了一杯茶递给前者后,木九卿面容严肃的说道:“看来你那边的招凤幡也是如此,怎么样?你有什么打算没有?”

    一口将滚烫的热茶饮尽,听到木九卿的话后,天道摇了摇头,愁眉苦脸的说道:“虽然只是老头子的贴身兵器,但我们两个可奈何不了它们,虽然它们也奈何不了我们,唉!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摆脱这两个想要背叛却始终聪明反被聪明误的傻子啊!”

    “老头子没有和你提起关于逆龙尺它们的事儿吗?”

    “没有,老头子只是让我把那瓶丹药给你送过来,还让你好生休养别再惹事”

    “那你还说老头子没有打算?”,嘲笑的瞥了天道一眼,在天道不解的眼神,木九卿将那瓶丹药取了出来,看着明显没有打开过瓷瓶的天道那越发疑惑的神色后说道:“这些丹药都是修复道心所用,且都是老头子所拥有的最极品的,而且让你亲自送过来,想必是知道我们两人已经拥有隔绝逆龙尺,招凤幡窥视的手段了”

    “而且老头子明摆着知道它们两个傻子没有胆量做出背叛出格的事,让我送过来是为了看看它们两个是否沉得住气?”,天道终归是天道,很快反应过来,在木九卿赞同的笑声,天道狐疑的神色也开始变得轻松起来,当即站起身走至门口后转头说道:“既然如此,那你快些恢复道心,到时候带着弟妹们回去看看老头子,你放心,我知道你小子做了哪些好事,不过既然已成定局,好好对待人家,老哥我先行一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