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酒剑长歌行 > 第七十七章:彼岸之魂
    彼岸轮回,一生九世。手机端

    “天琅,做好准备了吗?只要成功炼化彼岸,你便能够离开本源世界前往真正的世界,算天道也无法约束与你”

    苏秀和百里浚很快将隐藏在本源世界角落的彼岸花摘取送到了木九卿手,在红绫不解不安的神色变转,木九卿微眯双眼,一股若有若无的威压开始从身体内扩散,饶是红绫,天琅此刻也无法出言说出任何一句劝诫的话语,捧着手屹立不倒盛开殷红妖艳的花朵,木九卿走到了灰白房屋前的浮桥之,转身示意天琅来到自己身边后说道:“无数亡灵怨气的回忆,无论是痛苦还是喜悦都被它融合在了里面,对你来说无疑是一场难以忍受的灵魂拷问,天琅你真的决定了吗?”

    为什么他的眼神会如此悲伤?连斩断了一切的我都想要落下泪水?

    看着木九卿微眯的双眼,看着睫毛掩盖下的黝黑瞳孔,天琅的心口不由得抽动着,在眼角那抹银光将要落下的瞬间,一把夺过前者手的彼岸花吃了下去,不过是一朵小花,天琅径直将其吞咽融入了自己的身体。

    “呜一”

    彼岸花被吃下去的瞬间,本源世界的花草树木开始土崩瓦解,泛起的无数波纹开始化为碎片,一缕缕惨白的魂魄亡灵,甚至是足够清晰分辨性别的人族灵魂开始从那一道道裂痕张牙舞爪的朝天琅冲去,哀嚎于嘶吼不断的回荡着,而吞下了彼岸花的天琅则是面目苦痛,造成这份苦痛的罪魁祸首无他,唯彼岸尔,在经脉,魂海,丹田等一切存在着自己力量的地方,钻心之痛开始蔓延,这让天琅不得不坐下结印,企图借用自己的道法来平息这一切。

    “果然还是太勉强了吗?”,站在天琅的旁边,目睹着无数亡灵怨气进入前者身体的木九卿看着天琅颤抖的身躯轻叹一声,随后前一步拦在了正在打坐结印,调整自身气息的天琅面前,看着不断冲撞在自己身体的灵魂体,眼眸之更是闪过一丝不忍,却在下一刻化为决绝,双手如幻影交织般划过一道图案,随后在哀嚎嘶吼的声音下缓缓开口:“迷失在地狱的亡灵,流连于悲哀愤怒的罪恶,为何不愿清醒过来?轮回的彼岸并不是天道苍的折磨,而是春风暖阳,秋日红叶的宁静”

    “道法·勾魂!”

    天道六法,勾魂术法的施展实乃木九卿的无奈,这座看似宁静的本源世界实则为埋葬了无数亡灵的坟墓,日积月累积攒下来的怨念早已超越了外界任何一个强者所蕴含的力量,看着被道法·勾魂不断牵引凝聚的灵魂体们,木九卿有些不忍,他无疑是最熟知这些亡灵生平的人,或者说他便是这座坟墓的见证者,但他只能如此,看着身后开始慢慢恢复平静的天琅,木九卿再一次在虚空之勾勒一座用于凝聚魂魄的阵法。

    天道六法在木九卿手施展无疑是最为强大的道法,借助着本源世界源源不断的本源灵力的补充,算是千年积累的亡灵坟墓也无法逃脱木九卿勾魂之法的掌控,很快,无数碎裂的黑色深渊之不再出现哀嚎与悲伤,所有的灵魂体都被他凝聚在了掌心,化为一道圆球缓缓旋转。

    无数的回忆开始在透明的圆球一一闪回,这是亡灵们做出的最后的挣扎。

    “天琅,成败在此一举!”

    控制着开始慢慢消散自主意识的,凝聚着千千万万灵魂体的圆球朝天琅的身体而去,木九卿五指成掌,用自己的另一只手在前者的额头轻轻一点,只见一道虚幻的大门缓缓打开,一股吸引力开始牵引木九卿手的圆球,直到圆球被大门完全笼罩且关闭后,木九卿才放松下来,转而坐在了天琅身后,双手抬起伸出抵在了前者的后背之,而在他的双手掌心处,这个世界的本源力量顺着掌心开始进入天琅的身体,融入其体内强横的巨人族血脉之。

    “你便是天琅?”

    “看起来是一个强者呢!”

    “可是这个大块头看起来好笨,他真的能帮到公子吗?”

    “公子的选择岂容我们几人揣摩?既然公子的选择是他,那么我们的使命到此为止!”

    无边魂海之,代表着天琅的灵魂体没有困难的吸收了几乎全部的灵魂体,但正当天琅打算进一步消化来之不易的力量时,六道颜色各异的魂魄出现在了他的魂灵小人前,透过小人的双眼,天琅看到了自己极为熟悉的六道身影。

    他们是最初被送入这个世界的灵魂,也是他们一直以来平衡着坟墓内随时会暴走的怨念邪恶。

    “没想到你们也···”,天琅的灵魂小人开口道,但空有灵体的小人并不能展现他自己想要表达的心情,只能踏着魂海走到六道身影面前,用空洞的双眸打量着还在决策是否要融入他的魂海的六人。

    “你是否有击碎命运枷锁的勇气?”

    “你是否有挣脱天道束缚的决心?”

    “你是否有斩断内心软弱的渴望?”

    似乎是六人的领头者,颜色最为殷弘的那一道灵魂体一把将自己的力量纽带从身体内剥离,将其投入脚下无边无际的魂海之后,用自己根本看不到表情的面容嘶吼着:“这六份力量虽然微弱,但我们只能将希望凭依在你身,我们六人无能,无法陪伴公子走过来世,却也不能继续沉迷往日!但是你可以!”

    话音落下,其余五人的力量纽带在同一时间被其主人投入了天琅的魂海之。

    如果灵魂体不再拥有支撑灵魂实体化的力量纽带,那么到来的结局必然是消亡的终焉。

    看着化为点点光芒飘散离开自己身体的六人,天琅终是明白了木九卿为何要让自己吃下彼岸花,也终于知道为何木九卿的眼会闪过一丝不忍。

    每次前往小岛看望他的红绫时不时会提起一些人,其便有早早的离开了她的几位弟弟妹妹,那六人修炼不过百年,虽未天纵才,却依旧无法阻挡命运天道的碾压,他们无法以生人之体来抗拒不公的苍,只能以灵魂的存在微弱的抵抗着无处不在的恶念侵袭。

    木九卿自知无法复活六人,却将生命的延续与天琅向命运的抗争这两种毫无关联的事物结合在了一起。

    “请答应我们最后一个请求”

    “公子他也会感到疲倦,无论是哪一世,我们都能感觉到公子身体越发的虚弱,所以只有这一件事我们一直都无法释怀”

    “无论如何,请务必在生死之间,将公子带走离开那个争斗不止,血漫古道的世界”

    天琅并没有立刻做出回复,但六人在说完最后一句话后依然选择了消亡的结局,给前者留下了他们生前所保留下来的一切,汹涌的力量开始在魂海之沸腾,足足六位天骄的百年修为全数融合进入了他的身体,他的魂海丹田,神识经脉。

    身而六道合一的天琅开始突破了,在没有天道制横的本源世界突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