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酒剑长歌行 > 第七十六章:争锋
    虽然不是真正的地狱,但也充斥着极致的恐惧与黑暗,本源世界的背后又是什么?真正的亡灵坟墓到底存在何处?

    在天琅兴趣满满的开始修炼武学招式的日子里,木九卿只是亲自阵教导着在此看守了千年之久的三姐弟修炼,一边在木清芩紫衣两女的服侍下喝着美酒,一边眯着双眼时不时的指出红绫三人修炼时产生的失误,日子过的不要太舒服。手机端

    但木九卿来到这个世界不只是为了释放被本源秩序锁链封锁千年的天琅,也不只是为了教导许久未见的几位‘弟子’修炼,在本源世界的灰白房屋休息了足足十日后,木九卿将沉迷在武道修炼的天琅呼唤到了自己身边,随后召集了红绫苏秀百里浚三人,在木清芩紫衣两女面前说出了自己来这里的真正目的。

    “彼岸花?可是公子,一旦摘取彼岸花,那么这个本源世界会崩塌,所有被镇压的亡灵怨气都会回到外界,后果不堪设想啊!”,作为三姐妹的大姐,红绫无论是在修炼天赋还是头脑智慧都稳稳的占据着榜首,在得知自家公子要去摘取彼岸花的时候便瞬间想到了此事过后将会造成的一切后果。

    “你说的确实没有错”

    “那公子为何还要摘取彼岸花?”

    似乎早已知道红绫会针对此事来反驳自己,木九卿只是轻笑一声,拉过天琅让其站在自己面前后指着后者那有些不情愿的脸庞说道:“天琅是地狱亡灵怨气的集合体,在本源世界成功躲避天道规则转世为巨人族人,这一次摘取彼岸花后逃离此处的灵魂体正好可以成为他的助力”

    “可是这个怪物本是恶灵,如果再让他得到恶念的助力,我绝对不允许一个未知的危险存在于公子您的身边!”

    “喂!臭丫头!你别以为我听不出来你在骂我!”,不等红绫继续和木九卿谈论释放天琅的危害,原本被木九卿牢牢控制着的天琅突然瞪着一双牛眼站在了红绫面前,下打量了一番眼前这个在外界绝对算得祸水的女人后轻蔑的开口道:“不过是个小丫头片子,今日我要去摘了那朵花,你还能阻止我不成?”

    果然与我猜测不错,这两人从相遇开始是冤家啊。

    旁观的木九卿在两人开始争吵后便示意其他人进入房屋,自己也是悄悄的消失在了原地,这样一来,原本还打算一起商议是否应该摘取彼岸花的众人全数躲在了那虚掩的大门之后,五人十只眼睛饶有兴致的在红绫与天琅两人身来回流转。

    “不过是一些死物的纠集体,别以为逃过了天道规则转世成人后可以目空一切!”,原本不满自家公子摘取彼岸花的计划的红绫在被天琅讥讽之后越发气愤,这下也不管其他人是否还在此处,伸手指着天琅的鼻子是一顿臭骂,那涨红着脸颊吐字如风的模样与其大姐的身份简直有着天壤之别。

    这边红绫不停的嘲讽着天琅的身份,另一边被嘲讽的天琅则是满脸不屑的呼出一口浊气后说道:“女人是爱耍嘴皮子,不如我们战一场!如果我赢了你给我闭嘴,如果我输了,我帮你劝那木九卿不去摘取彼岸花,你觉得如何?”

    “战一场?”,红绫同样蔑视的瞥了天琅一眼,但还是摩拳擦掌道:“如果我赢了,你不但要帮我阻止公子摘取彼岸花,还要继续接受秩序锁链的封锁,如果我输了,你想要如何都行”

    各怀心思的两人在这个时候出的意向相合,还不等木九卿出面阻止这场对战,气势汹汹的两人已经在闪烁的身形步法下冲击在一起,这并不是六道合一境强者间的道术对战,而是真正意义的肉体力量碰撞。

    “公子,我说的没错吧,大姐是死鸭子嘴硬,每天去给天琅送饭菜的人是她,每次斥责天琅的人也是她”,看着在灰白房屋前的空旷土地激烈争斗的两人,苏秀倒是没有隐藏自己的笑意,转头看向此刻竟是坐在座椅惬意的喝着酒的木九卿说道:“想来公子真正的目的是想促成这庄好事吧?而且大姐似乎并不知道,一直以来支撑着这个本源世界的一直都是公子”

    “你们真的以为我离开这里之后不知道这里发生什么了吗?”,听到苏秀的话后,木九卿赞同的点了点头,接过紫衣手的一杯热茶一饮而尽后继续说道:“红绫是你们几人天赋最高之人,无论是心性还是刻苦都是修士最难能可贵的,至于天琅,虽然是亡灵纠集的生命体,在外界恶意的揣度下无法转世轮回,但如今在本源世界成功的走过轮回成为巨人族唯一的族人,无论是门户还是修为都与红绫相合,这么契合的两个人,若是能够相辅相成,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屋外,红绫与天琅的对战依旧没有结束,苏秀带着百里浚偷偷摸摸的从后门离开,按照木九卿的指示前往世界的最深处去摘取那朵被称为彼岸花的花朵,而木九卿则是领着木清芩紫衣两人继续坐在大堂,透过那虚掩的大门看着已经开始显露疲态的两人。

    “没想到你这个臭女人还挺厉害,居然能够和我对战三百回合不露破绽!”,一掌接下红绫的一拳,天琅顺势五指收拢一抓,将前者的拳头牢牢控制之后欺身向前,嘴角微微一笑,突然屈身一矮,躲过了来自于红绫另一只手的袭击后,用自己巨人族的强大肉体重重的冲撞在了红绫那朴素衣衫包裹的身躯。

    “唔!”

    被天琅全力一击冲击击的红绫很快便败退数步,在调整了体内紊乱灵力后堪堪直立身躯,看着前者脸嬉笑讥讽的表情,感受着全身下的疼痛,红绫双眸闪过一道喜悦,却在下一刻涌一抹极致火热的战意,在天琅诧异的目光,在他心所想本该认输的红绫居然不顾受伤的身体,径直向他直冲而去,双手更是如穿花蝴蝶般让人无法分辨何为真假。

    “臭女人你疯了吧!受伤了还这么拼命!这只是切磋你还当成生死决战了?”,一边招架着来自于红绫的千变万化的武学招式,一边劝阻着似乎已经陷入癫狂的红绫,天琅此刻想到了木九卿,正要招呼木九卿来阻止眼前这个女人时,却是发现后者居然坐在屋子里喝着酒?但此刻也来不及抱怨后者的见死不救了,天琅只好再次运转体内强横的力量去破解红绫那一招更一招诡异的拳掌。

    外面的战斗如火如荼的进行着,屋内的木九卿则是暗叹一声时候到了,放下手的茶杯身影一闪,下一秒便出现在了屋外对战的两人间,一手一人,轻松的将红绫天琅两人阻隔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