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酒剑长歌行 > 第四十七章:开门见山
    千古功成万尸骸,百里血流千家户。

    “给我住手!你们这群,邪道恶魔!”

    修士的世界,以愤怒这种情感作为爆发体内灵力或者用于壮胆的手段,但修为越是高深之人越能够控制自己的情绪,在至高的境界之,若是稍有不测,便会成为天道的尘埃消失在世界之,但是这样之人生而有之,被修士基本杜绝的情感一旦在真正的强者身释放出来,那将会发生什么?

    九州西山,诸葛仙圣之地。

    “哈哈哈哈!诸葛老儿,算你料事如神,修为世间绝顶又能如何?你能护的了你西山下千千万万的平民百姓吗?他们还不是成为了我邪道的养分,诸葛老儿!受死吧!”

    仙圣神佛,无不是九州之受修士凡人一同敬仰的存在。

    诸葛幸的双眼由浑浊老迈变为血色如注,悲伤、仇恨、无力之感开始蔓延整个身躯,身着的八卦阴阳之衣不再随着微风摇摆,看着死在自己面前的那一个个,一家家,一户户毫无抵抗之力的凡人人家,早已被封禁了的修为开始沸腾,抬头扬起自己苍老的面容,千余年未曾张开的口缓缓道:“邪道修士,我,诸葛幸,与你们不死不休!”

    休之一字落下,‘彭!’地一声,一道邪道修士的身影被诸葛幸抓在手使出全力的砸在了那早已被鲜血倾盖的地面,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今日来犯之敌其一人砸入地面,但诸葛幸并未此在这里和其他敌人对峙,而是虚空之猛然转身,右手一张,只见一道闪光骤然照亮整座西山,盛怒之息满溢的声音缓缓响起:“道法·索命!”

    呼,呼,呼,呼。

    西山的天空吹起飓风,一缕缕青色风暴如锁定了自己的目标一般开始在来犯的邪道修士之间闪回封锁着那本该能够自由行动的天空,直到诸葛幸的话音完全落下,云雾消退,苍老的后者手再次擒拿一人,五指微微用力,无形的灵力霎那间便涌入掌之人的身体,随着此人身体的一阵颤抖,一股血雾在下一秒于碧空之化作雨点落下。

    索命之法,避无可避。

    “居然是传说六道的索命道法!诸葛老儿你居然早已突破渡劫到了那能与天道争锋的境界?”,邪道修士眼滑落同伴的血雨碎尸,身边无处不在的索命飓风虽然开始退去,但那股若有若无的压制力依旧存在于这座西山的空,看着不远处低垂着脑袋却浑身散发着绝望之息的老者,心更为紧张,黑色面具覆盖之下色厉内荏的喝道:“或许只是虚张声势!天道六法如何能够轻易掌握!诸葛老儿你今日一定要死!”

    呵呵。

    诸葛幸轻笑一声,沙哑的嗓音蔓延,低垂的脑袋骤然抬起,一双浑浊的双眼突然睁开,漆黑的瞳孔猛地一阵收缩,未等邪道修士开口讥讽作出反应,本该消失的索命之法再一次出现在碧空白云之间,而此次的索命之法不似先前那般大张声势,而是化为道道锁链不断的环绕在邪道修士周围,于天道一般的气息让后者不敢妄动,但这便是诸葛幸想要的机会!收缩之后瞳孔微微扩张,伴随着一抹血光,如苍天之主般的沉厚之音回荡。

    “今日我便替天行道,将你们这些十恶不赦的罪孽通通埋入这座西山!”

    “索命、杀伐、追魂、五岳、川流、九天”,看着自己开始滴落鲜血至手掌的鲜红,诸葛幸再轻一笑,双手抬起张开,露出掌心之不知刻印了多少岁月的道法纹路,六字之法在口出现之时,双手十指之间涌现无人敢于抵抗,甚至无法心生抗拒的绝对压力,满意的看着自己双手施展的这一切,诸葛幸微转视线看向那早已哀鸿遍野的西山,嘴唇紧闭不语,却在西山之响起一道声音:“六道取杀伐追魂索命三法以杀你们,取五岳川流九天三法以镇压西山万万年”

    天道六法,渡劫境圆满,想要冲击天道获得长生之人尽皆知晓之法,却在如此漫长的岁月之无一人能够窥视参透一二,而现如今,盛怒之下的诸葛幸不再掩藏自己仙圣之位的实力,作为超脱渡劫境驾临天道之位的唯一修士,此刻以傲视天地的灵力施展这六法,自然是让人无法抵抗半分,在前三法落下之后,出现在西山守护范围之内的邪道修士尽皆爆体而亡,后三法落下之后,邪道修士落下的血雨开始慢慢朝着西山凝聚,最后慢慢凝聚化为一道枷锁捆绑在早已不复往日的西山之。

    “如此便是最好的结局”

    “又回想起了你爹的样子?”

    木九卿的声音在神识魂海之响起,如海漂泊之人眼的灯塔,原本被木九卿借口封锁,在五岳大殿之宗主们的议论声昏迷的诸葛京瑜突的张开酸涩的双眼,转头看向正坐在自己身边的木九卿见到后者那面带微笑的模样,心的一股阴暗慢慢消散。

    “诸葛先生当初以身显化天道六法,如今作为西山禁锢消逝,虽然实在实在可惜可叹可恨,但如今你便是西山的未来,若是沉寂在心魔之,如何能够继续完成你的宿命?”

    看着诸葛京瑜似乎回过神来的懵懂神色,木九卿只是轻轻一拍桌茶杯,待所有人的目光看向自己后才缓缓开口道:“诸位宗主的商谈固然有趣,但九卿心则是有着一个疑问想要请教一下罗老宗主,不知罗宗主是否愿意给在下这个机会呢?”

    像是既定的计划,在木九卿话音落下的瞬间,瑶池,山河神域,天星皇朝以及造化道宫所属之人尽皆噤声,另外那些之四家实在弱小的宗门更是惶恐至极的不敢有任何多言,在这种情况之下,罗富海自然知道自己此刻是被钉在了风口浪尖之,也无法撇开所有情面来阻止,只好点头示意木九卿继续说下去,自己则是朝身后的长老摆了摆手,在长老们离开之后才挥手示意道:“九卿但说无妨”

    “在下在来到灵雾山之时曾遇到两人,这两人我想罗老宗主应该十分熟悉,那么疑问便是这两人之的男子身,九卿感受到了一丝不属于人族,邪道,天道的灵力气息”,看着罗富海那老头骤变的脸色,木九卿更加轻松写意,随手给自己斟了一杯茶后说道:“恰巧今日九卿将两人带了过来,不如让各位宗主一起查看查看,若是九卿误会了罗老宗主可是有损宗门之间的感情了”

    吱呀。

    五岳大殿的大门缓缓打开,罗富海的神情缓缓冰冷,木九卿的眼角渐渐露出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