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酒剑长歌行 > 第三十五章:穆尘仙
    “着实没有想到,世间有名,任何一位男性修士都想要追求结为伴侣的红尘仙子居然会隐藏自己的身份龟缩在此处”

    品香阁内,还未等女子同意收自己入门的木九卿便自来熟的拿起了桌的茶杯为自己斟了一杯茶,起外面的灵雾山弟子要显得稚嫩许多的脸庞此刻的神色更是带有几分轻佻,像是某位大宗门的纨绔子弟前来玩弄财权一般。

    只是,这个世真的会有纨绔弟子看穿红尘仙子的身份吗?

    “你究竟是谁?你其实并不是灵雾山的弟子?你到此处所谓何事?”,也不再隐瞒回避自己的身份,红尘仙子从座位站起身走至木九卿的面前,饱含杀机的眼神不停的打量着这个突然出现在品香阁内的男人,女人的第六感是有些准确的,若再加极为深厚的灵力修为呢?

    红尘仙子并没有选择直接动手,在看到木九卿脸若隐若现的笑容后,更是心凛然,从来没有一个人,可以说是从来没有一个男人能够在她的容颜下如此的无动于衷,算是那些佛家子弟也会照样羞红了脸慌忙逃去!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将茶杯放回桌,木九卿慢悠悠的站起身凑到红尘仙子面前,轻声说道:“你愿不愿意告诉我你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呢?被世人称为红尘仙子的穆尘仙?”

    “你!”

    一道红色匹练骤然将木九卿牢牢捆绑,只见到穆尘仙脸色暗沉,瞳孔之更是露出几分疯狂。

    “居然不小心将你激怒了,看来你确实是有着自己的目的,让我来猜猜如何?”

    只见到木九卿话音刚落,被捆绑在红色匹练的身躯稍稍一扭,便整个消失在了虚空之,随后便悠闲的继续坐在了原本的位置,还拿着手的茶杯观察着有些愤怒又有些惊讶的穆尘仙。

    毕竟有着红尘仙子之名,见到自己一招不的穆尘仙没有贸然展开第二次的攻击,而且虽然此处为七孔洞内属于自己地盘的品香阁,但终究还是灵雾山的地盘,显然有着自己考量以及计划的穆尘仙放下了自己抬起的右手,在右手之,一股极为强大的灵力也随之消失。

    收回了自己即将出手的招式,穆尘仙再一次走至木九卿跟前,媚眼如丝的眸子带着考究看着眼前心不在焉的男子,红唇轻启道:“那么你猜我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见穆尘仙冷静下来,木九卿点点头道:“虽然在下并不是什么厉害的人物,但是也有那么一些自己的小手段,例如这表面如同仙境般的灵雾山其实似一处必死无疑的地狱,而且,在灵雾山的山脚山体之内,还真有那么一座地狱,吞噬着所有人的生命,穆尘仙,你觉得我说的对吗?”

    “你果然不是灵雾山的人?你到底是谁?”

    “我不是说了吗?我是谁不重要,但是在下知道我们的目的是一样的,对吗?”

    穆尘仙脸色渐变,随后从一个精巧的黑色盒子取出了一块精雕细琢的方形玉佩,在玉佩之,一个小小的仙字雕刻央,周围则是装点着属于品香阁身份的百花盛开。

    将玉佩扔给木九卿后,穆尘仙打开了品香阁的洞门,走至门前对着还在把玩茶杯的木九卿说道:“既然你不想说,我也不深究,但是你需要明白,灵雾山内高手众多,特别是一直隐藏在山内深处的几个老怪物,你若是暴露了,那么我们两人都得完蛋,明白了吗?”

    将玉佩挂在腰间,木九卿笑着应了一声后跟了穆尘仙,而在两人离开之后,品香阁的洞门缓缓关闭,最后直接消失在了七孔洞之。

    走过雾气环绕的七孔洞,走过穿梭在树林山脉之间的古朴吊桥,穆尘仙带着木九卿到了一处起其他殿宇要小许多,朴素许多的阁楼,在阁楼的门檐之,一块小小的书写着品香阁的牌匾在其散发出阵阵清香灵力。

    “这里便是你以后修炼居住的地方,虽然处于灵雾山之,但是距离其他长老的地盘阁楼要远不少”,打开了阁楼关闭的沉香大门,穆尘仙指着楼二层的一个房间说道:“以后你住在那里,目前品香阁内只有你一个弟子,其的书目典籍你都都可以自行浏览,不过在这之前,你需要先将这本书给记下”

    “灵雾山本纪?”

    看了看穆尘仙递给自己的一卷书册,木九卿倒是有了几分兴致,打开书册便看到了被书写在书册最前页的几个较为尘世所熟知的灵雾山长老,以及现任灵雾山宗主,世间称呼为仙圣之手的罗青阳。

    “这个罗青阳倒是有些门道,一手玄灵化玉,足以开山裂石,击碎苍穹的肉身功法算是古往今来第一人了”,看着写在最前的罗青阳,木九卿眼流转一道微不可见的笑意,随后便随手将这本灵雾山本纪给扔在了一旁,只是自顾自的拿起自己的酒葫芦喝起了酒。

    木九卿这番模样,穆尘仙倒也没有生气,只是将被扔在地的灵雾山本纪拿起放在书架后走至门口,开口叮嘱着前者:“我现在需要去灵雾山顶峰汇报今日阁内新弟子的情况,你好好的呆在这里,若是有他人来访,便好生招待,酒水瓜果这些东西,我想凭借你的神魂修为应该知道”

    “品香阁虽有我布置的阵法,罗青阳还无法轻易看穿,但依旧不可不小心,明白吗?”

    懒散的抓着酒葫芦坐在阁楼内的一处座椅,木九卿随意的摆了摆手,打着酒嗝说道:“你别婆婆妈妈的了,这类利用空间之力隐藏灵力波动的阵法单凭罗青阳还无法看穿,至于那些隐藏在血海地狱的老怪物们,我想他们还没有那个精力来搭理我们”

    “你果然不简单,希望我们的目的一样,不然我一定会杀了你!”

    嘴角一勾,穆尘仙留下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便离开了品香阁,随着品香阁大门的关闭,本坐在座椅的木九卿淡淡一笑,将酒葫芦挂回腰间后站起身微微一震,只见一道淡淡流转微光的小巧身影从窗户缝隙穿过离开。

    “穆尘仙啊穆尘仙,居然还要靠我来救你,真是失策失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