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酒剑长歌行 > 第五章:剑灵实体与九转冰魄
    “师兄,我们好不容易逃过那头凶虎的追杀,要不休息会吧?而且师妹的伤口也需要尽快处理,这片森林是否安全还未可知,师兄尽快下定论吧!”

    扶着受伤陷入昏迷的师妹,穆无忧担忧的看向同样伤的不轻的同门师兄楚云道,他们三人本是接受了宗门任务前往一处凶兽山谷进行狩猎,本来任务已经完成,谁料到在三人收拾自己的战利品时,一头修炼了百年的凶虎从山谷的隐蔽处偷袭了他们,三人修为最低的师妹安雨最先被击倒受伤,随后穆无忧和师兄楚云道联手对付凶虎,却依旧不敌,最后三人只好借助遁法蹒跚离开山谷,可凶虎的追杀使得他们根本无法通过回宗门的路,只好一路逃窜,来到了一处陌生的森林。

    “这样也好,想来凶虎是想霸占山谷称王,我们已经离开山谷,只待伤口痊愈能够绕道回到宗门,到时候再请示长老前往山谷灭灭那头畜生的威风!”,楚云道思索半晌,同意了师弟穆无忧的话,随后帮着后者将安雨安置在了一处平坦的草地,看着师妹苍白的小脸和染血的衣襟,楚云道恨不得给自己几个嘴巴子,他是师兄,本该担起保护师弟师妹的责任,可惜如今三人皆是受伤不轻,实在是有失脸面,更失职责!

    盘膝坐下,楚云道开始运转宗门功法,功法有一则口诀是用来轻度的治疗伤口,目的便是为了在外历练的弟子能够在丹药和功法的辅助下避免身受重伤而亡,楚云道修为不赖,受的伤也较轻,在功法的辅助下,外伤很快好了个七七八八,只不过另一边穆无忧的修为和师妹安雨差不多,此刻还在进行外伤的治愈,至于安雨不能随意,安雨受到致命伤,此刻正因伤口感染而迸发许多其他的症状,意识也不清晰,根本不是他这种级别的修士能够帮忙治愈的。

    “无忧,我去找些柴火和食物,你的伤很快能痊愈,看好安雨,等我回来”,留下一句话后,楚云道打算去抓捕一些飞禽走兽来应付一下今日夜晚的口粮,他们已经逃亡了两天,干粮早已耗尽,需要补充体力才能够继续赶路。

    “嗯?哪里传来的香气?这个森林里还有其他人!”

    才嘱托好师弟,楚云道闻到了一股浓厚的香味,这种香味夹杂着淡淡的酒香,直接涌入了他的鼻间,可是他不能因为饥饿而丧失理智,楚云道紧张的运转体内所剩不多还未恢复的灵力,手也早早的握住了破碎不堪的佩剑。

    实在不行,抢夺逃走!师妹师弟的生命安全最为重要!

    楚云道拨开眼前的树叶,根据香味的浓郁程度,他确信眼前的树木后面便是他要寻找的人!

    “常安,看来你不止是会咬嚼字读书写诗,连这兔子肉都能做的这么好吃,看来我还真是找对人了,对了,要喝一杯吗?”

    “公子廖赞,常安父母过世突然,家吃食皆有我来负责,时间久了也会了,不过能合公子的胃口实在是常安之幸!”

    “如此拘谨可不是好事,跟在我身边轻松一些,常安你明白吗?那边的那位朋友你也同样明白吗?”

    嗯?这个人早发现我了?可是这个人身没有丝毫灵力波动,想来是个普通人,可是这样的情况他是怎么发现我的?

    楚云道听到那直勾勾的争对着自己的话语,心头一颤,握着佩剑的手都开始微微颤抖,一个普通人能够如此轻易的发现自己还不露惧色,绝对不是他能够得罪的人,而且那人穿在身的衣裳,拿在手摇晃的扇子皆无凡品,普通人看不出来,他楚云道一眼能知道那是由好的云蚕绕指柔的丝线制成的衣裳,由极品灵玉,极品象牙做成的扇子!

    “这位道友,在下楚云道,来自南阳宗门,并无故意打扰之意,还望见谅!”,被知晓了位置的楚云道自然不能继续隐藏下去,当即咬牙硬着头皮从树后走到了明面,对着正坐在篝火前吃着烤肉的男子作揖道。

    放下手流油的兔腿,九卿招了招手,在楚云道震惊的神色,化为实体却依旧娇小的如同一只蝴蝶的剑灵从他的衣袖漂浮着到了他的面前,剑灵的小手此刻还提着一个青色瓷瓶。

    “既然还受着伤,不要勉强自己了,修为尚可只是过于勉强,把那瓶子的药给你师弟师妹吃下去,不出半个时辰能痊愈”,招呼着剑灵回到自己手,九卿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朝楚云道走去,边走边从衣袖摸索着,“嗯!还有这个东西你也一起带回去,拿着!”

    说完,一枚散发着寒气的石头被九卿扔向楚云道,还处在看见剑灵时愣神状态的楚云道傻傻的接过了那块石头,可是根本没有要离开的意思,这可怪不了他,他已经被后者那剑灵给惊呆了,剑灵这种灵体本少见,更别说能够实体化的灵体了,算是南阳宗门,灵体都是极为少见的!

    “喂!你这个傻大个怎么愣在这里了,公子都把药给你了,你还不过去救你的师妹师弟?”,滋滋有味的吃完手的兔肉,李沁舒看不下去了,她小步跑到楚云道身边,还好的伸出手碰了碰像是化成了石块的后者,“你不会是真傻了吧?公子这下怎么办?这个人傻了!”

    啊?啊!

    被李沁舒这么一闹,楚云道倒是回过神来,当下激动的朝九卿作揖道谢后转身跑,他不觉得一个拥有实体化灵体的前辈高人会欺骗与他,更何况那位前辈带给他一种极为舒服的感觉,特别是那块散发着寒气的石头给放在手时,身体受到的内伤已经开始缓缓痊愈,灵力也在进行恢复,握着手的瓷瓶,楚云道心只想说:师弟师妹!今天我们走大运了!

    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回到正在调戏的师弟身边,楚云道先扶着躺在地的安雨,好在对方因为受伤眼此刻正喘着粗气,打开瓷瓶,楚云道闻到一阵清香和冰凉,心头更是惊讶,以他的了解,这种冰凉的清香只有修士界最富盛名的疗伤圣药‘九转冰魄丹’才会拥有!在修士界,一颗九转冰魄可是足以让一个宗门倾尽财力去争取,而如今他手的瓷瓶里足足装有十粒!

    一定要感谢那位前辈才行!

    小心翼翼的取出九转冰魄给安雨服下,九转冰魄无愧于疗伤圣药,在触碰到安雨的嘴唇便化为一股充满清香的药力涌入后者的身体,这股药力直接同化为安雨体内的灵力开始在经脉游走,药力所到之处,所受的无论是内伤还是外伤都开始肉眼可见的恢复!

    “无忧,快将此药服下!”,见识到了九转冰魄的药效后,楚云道兴奋的唤醒了正在借助功法口诀进行恢复的师弟穆无忧,直到后者醒转,直接将一粒九转冰魄示意后者吃下。

    “我的伤口?我的伤口,灵力的都在以最快的速度恢复!师兄!这个丹药你是从哪里找来的!”

    迟疑的服下九转冰魄的穆无忧才运转自身的灵力便感觉到了身体活力的恢复和丹田灵力的逐渐充盈,这下的神情更是与先前知晓丹药功效的楚云道如出一辙。

    “唔,这个···”

    楚云道不知道该如何,从何说起,赠与他丹药的人也不曾说过自己姓名也不曾提过门派,他此刻也不好向师弟提及,一时间内,楚云道觉着自己的脸一定是红的,可这不是见到了自己心仪之人时的模样,而是尴尬之下的红晕。

    “傻大个!傻大个!”

    “小妹,和你说过多少遍了,和别人说话要有礼貌,不然以后怎么嫁得出去!”,在楚云道尴尬的挠着头发不知如何回答穆无忧的问题时,突然出现的李常安和李沁舒合事宜的帮了他的大忙。

    只见李常安拉着李沁舒的小手走到他的面前作揖说道:“公子邀楚公子前往,正好常安做的较多,楚公子若不介意便可前来一起,当然,公子邀请的是楚公子与你的两位师弟师妹”

    说完,李常安让开身位立在一旁,他学习的很快,古时典籍他看的不少,再加这几日的驾车让他完全适应了自己的身份,无论是行事言语都已经变得习惯。

    “原来是你家公子邀请,楚某诚惶诚恐,正巧我与师弟师妹现无干粮在身,只好麻烦你们了”,楚云道笑着回礼后,回头与师弟穆无忧简洁的说明了情况后便与其一起扶起已经脸色渐渐红润,也不再喘粗气的安雨,一道跟在了李常安身后。

    跟在李常安身后,楚云道打量着根本是普通人的兄妹,再联想到先前见到的剑灵实体和服下的九转冰魄,感叹一声,暗道今日真是遇到了贵人,真是要多谢宗门老祖宗保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