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龙猿吞天诀 > 第七百零九章 不理想
    天地巨震,道道剑霞封闭广阔的阙宫山脉。

    魔娑台爆碎之后,古尸终于携沉重古威冲了出来。

    “有把握吗?”

    对于苍古藤种没入古石大地,威能没有完全爆发,纪凡将目光看向了吹着骨哨的紫铜首乌女子。

    纪凡没有问出声,只是用眼神对紫铜首乌女子投去了探询之色,得到了她颇有信心的神色回应。

    “看来是被发现了,等会儿古种的力量爆发,尽量留下宝物,否则剿灭这些人也就没有了意义。”纪凡对紫铜首乌女子提醒道。

    从爆碎魔娑台冲出的古尸,无巧不巧针对纪凡和紫铜首乌女子距离较近的古殿,让他意识到已经暴露。

    即便纪凡不通过灵宇识海中的金属佛面,他也能大致感受到,被种在地下苍古藤种的变化。

    古种生根发芽极快,已经趁乱在地底蔓延。

    “铮!”

    古尸持刀对一座阙宫下劈,可是却被道道剑霞所封阻。

    “呜!”

    紫铜首乌女子所吹骨哨的音调变了,明显变得尖锐拔高。

    “隆!隆!隆!”

    道道疯狂生长的刺藤,并没有从地底冲破天阙剑阵所封闭的空间,而是在一百零八座阙宫之外生长而出。

    “好强大的生命阳力。”

    看着一条条刺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壮大参天,将阙宫山脉包裹,纪凡心中不由惊讶道。

    刺藤蔓延交错,很快就将阙宫山脉的空间,包裹得密不透风。

    骨哨声没有回落,还在继续拔高,地下蔓延的刺藤,终于开始在阙宫山脉中生长,一八零八座阙宫首当其冲,被一条条山岳粗的巨藤连根拔起。

    轰隆响声中,不只是天阙剑阵,就连各方势力的强者,也被生长的巨藤淹没。

    “滋!”

    纪凡看到了,一卷卷古藤上的根根利刺,竟化光从上方脱下,成为了古藤生长中的穿梭针光,将本就已经艰难躲避的强者射穿。

    藤界降临使得阙宫山脉变得极为吓人,其中的震动也是在各处涌现。

    “这一条条古藤在蜿蜒缠卷闭合,凭借拔地参天的古力,就足以将一些强者挤死了。”纪凡没有任何放松谨慎之意,提防着有可能出现的变故和危险。

    藤界生长的过程中在收紧,挤压的力量波动,甚至使得密密麻麻的空间裂纹,从藤界中释放而出。

    然而,尽管藤界降临如此可怕,情况却没有纪凡和紫铜首乌女子想象中的顺利。

    “你在干什么?”

    察觉到有人脱逃出了藤界,纪凡忍不住对紫铜首乌女子道。

    “轰!轰!轰!”

    就在有股极为恐怖的破坏力,在藤界内部北方显露之际,一根根刺藤接连不断从藤界外的地面生长,涌在藤界上增加厚度。

    “隆!”

    一道火焰光柱从藤界北面冲出,扩散出恐怖的爆炸波纹,而一根根巨藤所挤涌的壁障,则是被融化了一个大窟窿。

    火焰光柱没冲多久,就好像燃烧殆尽了一样,可借着火焰光柱之势脱逃的人,却已经到了天边。

    “有两伙人逃出去了!”

    纪凡心中恼火,却没说出来影响吹骨哨的紫铜首乌女子。

    跟着火焰光柱冲出藤界的人,正是那鬼辰府的五个人,而在藤界中走脱的,则是轮回宗的三人。

    不同于鬼辰府五人强行突破藤界,轮回宗的三人则是破开了空间,从次元虚空中逃遁。

    “鬼辰府那个妇人和古尸应该是不行了。”纪凡虽没追鬼辰府的五人,却不打算放过五人。

    尽管火焰光柱遁空很快,但纪凡发现了,那具恐怖的古尸,自燃古力已经消耗殆尽,就连驾驭古尸的妇人,精神力也近乎于耗干。

    纪凡估计,正是因为鬼辰府的五人状态不好,再加上紫铜首乌女子控制藤界的关系,五人破开藤界才选择了逃跑。

    “可恶!”

    纪凡这时已经发现了,破开空间,逃到次元虚空的强者越来越多。

    其中诸如酒糟鼻仙修老者,花飞花那布袍老道师尊,以及疯疯癫癫的剑修老者,一直是纪凡颇为关注的。

    就连受了伤的钟晞燕,竟然也趁乱躲入了次元虚空之中。

    “快收了古种的力量,别再挤了,将能拿的东西拿走,咱们抓紧撤。”纪凡尽量让心绪平静一些,对紫铜首乌女子安排道。

    此时纪凡一肚子的邪火,不知道该对谁发,看似如此恐怖的藤界降临,并没有收到太过理想的效果。

    弱者根本就不用藤界降临杀,在天阙剑阵中就已经损落了,至于少数的强者,却是很难对付。

    “如果是我,也会选择将空间破开,逃入次元虚空之中。”纪凡心中暗叹,这种逃命的方法,他以前就用过。

    可同是逃入次元虚空,之后的手段,也未必人人都一样。

    次元虚空对于绝大多数修士而言,是非常危险的,如果在次元虚空中不能及时回到灵墟位面,一旦破碎的空间封闭,处在次元虚空中的修士,很可能会难以找到回位面的路径,导致被流放次元虚空的命运。

    纪凡若逃入次元虚空,是利用星界盘直接从次元虚空中跳出,以此躲避杀势和空间封印。

    “那些人在次元虚空中没走,如果不是为了留下宝物,也未必会有太多转圜的余地给那些人逃跑。”紫铜首乌女子的声音在纪凡脑海中响起。

    “快将东西都弄出来。”

    没能将各方势力的强者都杀了,纪凡现在只想拿东西走。

    “滋!滋!滋!”

    藤界微微打开缝隙,一些生长的细小蔓藤,竟将一件件宝物从缝隙中卷送而出。

    “嗡!”

    等了好一会儿,直到藤界的生命之气收敛,细小蔓藤不再送出东西,纪凡才用灵目使得一堆东西的所在空间扭曲。

    紫铜首乌女子的骨哨声音不停,不过却变得声调悠然。

    一方天地中恐怖的藤界干枯,一颗紫色古种从古石地层下方浮现,紫铜首乌女子伸手一带古种,身形化为光霞涌入堵石之中。

    “呼!”

    纪凡一转身,再出现已经是挪移到小山坳。

    左眼散发出模糊星界盘光幕的纪凡,不用同藏土几人多说,众人就先后进入光幕之中。

    “轰!”

    在纪凡一行人离开阙宫山脉外围有一会儿,干枯的藤界崩裂,二十多个修士在寸寸爆碎的藤界中飞散而出。

    “是那个纪凡。”

    花飞花的布袍老道师尊,对于纪凡连他都要杀,不免极为气愤。

    “你真看到了?”

    酒糟鼻的仙修老者,脸上露出杀意,对布袍老道确认道。

    “他从西边的山坳过来的,在一座阙宫后面躲了有一阵子,我怎么会看错。”尽管纪凡躲在一座阙宫后边,被遮掩了,但他接近阙宫的过程中,却被布袍老道看了个正着。

    布袍老道修雕刻之道,尽管没有灵目,但对于事物的观察却通透,他可不认为自己看错了。

    “尸鬼之域的各大宗门势力,前来阙宫宗参加大比,没想到最后就剩下不到一成,那个纪凡简直是胆大包天。”古家寨的一名老者,恨恨言语,显然是将众多修士死去的账,归结到了纪凡头上。

    从次元虚空中出来的二十多个强者,家族山寨的人,将少数子弟安置在了类似尸棺吊坠的空间,宗门活着的人更少。

    “之前的木法太厉害了,不只是天阙剑阵被毁,就连阙宫宗主持剑阵的众多强者,似乎也没人活下来。”钟晞燕只觉得捡了条命。

    “不是木法厉害,而是法介可怕,不知道那小子在那里弄到了拥有难以估量生机的古种。”古家寨的仙修老者,也不免有些后怕。

    “没想到尸鬼之域的拜古道斗战,到后来竟是这么个结果,就连拜古道使也损落在了阙宫山脉,战牌还没有发,这要怎么算?”轮回宗的少女,感慨着言语道。

    不同于从次元虚空出来的各方势力强者,恨纪凡恨得牙痒痒,满目疮痍的棺山岭,纪凡等人已经在棺山之上。

    “之前在棺山岭闹出了那么大的动静,已经引得人来查看,这个样子的棺山岭也不是久留之地。”纪凡站在棺山上峰的一处缓坡山坪上,对着远方天地遥望。

    “这次收获可是相当大,我看那些宝物和东西都聚成了堆。”藏土搓了搓手道。

    “你同蒙面男子争夺古种的掌控,就是这个女的在帮忙吧?”阮晴对纪凡手链所挂的堵石更加在意。

    “嗯,那是我家的木灵,人比较认生,所以平时就很少让她出来。”在阮晴几人的注视目光中,纪凡算是给出了一个答复。

    纪凡本以为这次紫铜首乌女子,能帮上大忙的,可是结果很不理想。

    在接连遇事的情况下,纪凡觉得紫铜首乌女子不可靠,至少不是一个能推心置腹的同伴,现在他已经在想,要怎么解决这个麻烦了。

    “既然已经将棺山宗击溃了,现在棺山又在眼前,总之先想办法将棺山的机缘收取了再说吧。”狄铠对几人提议道。

    “不是那么容易的,先进。”

    纪凡找了一处死亡之树溃灭留下的缝隙岩层,施展金遁扩散涟漪,带着阮晴等人直入棺山的石壁通道。

    在众多死亡之树破灭之后,至少棺山中能少一份根须的危险。

    而以后该怎么办,一些事纪凡则是需要好好考虑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