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玩家信条之锦时少年 > 第八百五十六章 起舞弄清影
    春秋战时期编钟风靡一时,和其它乐器如琴、笙、鼓、编磬等成为王室显贵的陪葬重器。这套编钟出自随州南郊擂鼓墩的曾侯乙墓。墓主是战早期曾的君,同期出土的还有其它乐器近百件。

    曾侯乙编钟数量巨大,完整无缺。按大小和音高为序编成8组悬挂在3层钟架上。最上层3组19件为钮钟,形体较小,有方形钮,有篆体铭文,但文呈圆柱形,枚为柱状字较少,只标注音名。中下两层5组共45件为甬钟,有长柄,钟体遍饰浮雕式蟠虺纹,细密精致,外加楚惠王送的一枚镈**65枚。钟上有错金铭文,除“曾侯乙作持”外,都是关于音乐方面的。

    陈天星给配的音乐叫幽兰,却不是真正的曾侯乙编钟所奏,古筝和玉磬的合奏,但其中还是添加了几个编钟的音阶,锦上添花无比和谐。

    这段影像最出彩的却是楚晨雪的一段独舞,场景是在一组编钟下,毯上灯光婆娑,古朴宏伟的编钟如山静矗,楚晨雪一身水绿扇裙,双环髻加三米长袖,就像月宫中的嫦娥仙子。

    陈天星还煞有其事的喷洒干造景,整个场面跟那天庭的蟠桃会相似,好一个人间仙地,瑶池胜境。

    楚晨雪的舞蹈很柔美,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灵动,飘逸,清雅,灵动得仿若手持琵琶的飞天,飘逸得犹如漫天轻盈的雪花,清雅得就像步步生莲的仙子.轻高曼舞载歌载舞她用她的长眉,妙目,手指,腰肢;用她髻上的花朵,腰间的褶裙;用她细碎的舞步,繁响的铃声,轻云般慢移,旋风般疾转,舞蹈出诗句里的离合悲欢。

    在楚风馆一楼大厅的观影者眼中,这就是专业级的舞蹈,如饮佳酿荡人心魄。

    但就是如此神级舞蹈也没有抢去编钟的风采,两千年前的编钟奏响,所有的神鬼辟易。

    曾侯乙编钟音域跨越5个半八度,只比现代钢琴少一个八度,中心音域12个半音齐全。1978年出土时,考古人员在随州一处修理厂内试敲响过编钟。曾侯乙编钟出土后,文化部的音乐家赶到随州,对全套编钟逐个测音。1978年8月1日,沉寂了2400多年的曾侯乙编钟,重新向世人发出了它那浪漫的千古绝响。编钟演奏以《东方》为开篇,接着是古曲《楚商》、外名曲《一路平安》、民族歌曲《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阳》,最后以《际歌》的乐曲为落幕。

    1984年,为庆祝新成立35周年,省博物馆演奏人员被特批随编钟进京,在北京中南海仁堂,为各驻华大使演奏了古曲《春江花月夜》和创作曲目《楚殇》以及《欢乐颂》等中外名曲。今年,著名音乐人谭盾为庆祝香港回归创作大型交响乐《交响曲1997:天·地·人》时,由家特批再次敲响了编钟。

    钟声优悦,引起感的人泪眼婆娑,这就是文物的魅力,在钟声中你可以与两千年前的人们对话,去感受古人那种追求浪漫美好的心思,去感受那种农耕时代的火热情,金声玉振,便是如斯。

    六集两个多小时的纪录片居然让众人看的如痴如醉,没有一人中途离场去卫生间。

    陈天星打开灯光,拉开窗帘,吩咐开席吃饭。

    众人才如梦初醒的去抢卫生间。

    “好你个十七,太偏心了,你将小雪拍的这么美有什么企图?”四姐陈天香掐着陈天星的胳膊问道,她这次就客串了一个郑旦的角色,在那一集中也是个女配罢了,好听点是女二,还是个反派。

    “你会跳舞吗?你会表演吗?就你那张扑克脸,也就演演女王之类的,哎哟,别挠啊,下回啊,下回我给你量身打造一部惊世大作,比泰坦尼克号还经典的电影”陈天星的嘲讽招到报复。

    “演电影多麻烦,我才不干呢?吃饭吃饭,吃完了再看”好在陈天香估计现场有不少高官,稍作惩戒就放过了。

    陈天星请来观影的一百人足足的,电视台的台长周扬也接到召唤赶过来了,看了勾践剑的片段,也是交口称赞,连说一定在年后安排时间播出。

    陈天星也懒得跟他提费用的问题了,楚天广播电台都是穷单位,那么好收视率的生活秀也只给二十万一集,这部纪录片他们能给五万都不错了。

    生活秀已经开始第二轮播出了,楚天电视台有好几个频道,上星的频道第一轮黄金时间播出引起轰动,楚州不说万人空巷至少有几百万人看了下的,第二轮是经济电视台黄金时段播出,就是程霞大记者供职的那个电视台,这个程大记者也好久没露面了,不知道又在憋什么大新闻,上次在晋阳府救了她后也应该谨慎点了吧?

    大厅里摆了十几桌,楚焕东喊他去他们高官那一桌,陈天星不愿意,躲在女人堆里,四姐和楚晨雪撵他都撵不动,还没动筷子,陈天星的电话响了。

    京都央视电视剧制作中心的张小海,问他发的是什么东西?

    “你看了不就知道了,一部纪录片的先导片,给楚北文物拍的,绝对是良心之作,十一集三百分钟左右的,花了上千万制作的,我跟你关系好,才给你推荐的,你们先看看货,出的价格可以就卖给你们了,不过要快点,楚北电视台这边已经买了”陈天星牛气轰天的吹嘘。

    张小海不以为意,笑骂他怎么不先拜个早年,说两句吉祥话说不定我就买了。

    “你先看了再说,你看了后给我说两句吉祥话说不定我还有包”陈天星就怼怨道。

    张小海气的挂了电话。

    然后韩山屏来了电话,说你怎么又拍mv了?是广告片么?怎么像是文物啊?好像看到了上次你们拍买的大明王冠,还是纯音乐的mv,是你的曲子么?要帮忙卖出去?

    “三哥,三爷喂,这是纪录片的先导片,你什么眼神?不看文字配送啊?这是一部关于文物的纪录片,我给你先看看,也给张小海张大主任发了份,如果他有眼无珠,你帮忙给推销一下”陈天星就笑道。

    “嗯?文物的纪录片?好啊,我看你的拍摄手法越来越好了,英雄项目就不应该让出去,你做导演就合适”韩山屏拍马屁。

    “三哥这话说的舒坦,给你拜个早年啊?过年后到楚州来,我给你发大包”陈天星就夸奖道。

    “滚蛋,你一个小屁孩给我发包?应该我给你发过年压岁钱才对头”韩山屏笑骂。

    “好啊,快点用大包压岁钱来砸我”陈天星的脸皮多厚,立即就要起压岁钱来。

    跟韩山屏扯完蛋,陈佳尚的电话来了,问他发的视频是电影还是电视剧的。

    陈天星拍拍脑门,这一个个的都不仔细看邮件和视频吗?我都写清楚的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