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剑域神王 > 第662章 大战
    六品后期的血刃螳螂,战斗力极其强横。

    等闲元魂境后期的强者,根本不愿意招惹,更何况这尊血刃螳螂沉身剑河,显然是力图突破。

    初入六品后期,与六品巅峰、尝试冲击七品,二者的战斗力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血刃螳螂闻言,眼瞳掠过淡淡的血光,声音犹如刀剑摩擦、锋锐而嘶哑:“谢礼?一尊元魂境后期强者的血肉,就是最好的谢礼。想不到我刚刚在这剑河闭关四五年光景,竟然就有如此一份大礼奉上,等我将你彻底炼化,距离七品、恐怕就真的只差一线了。”

    强者的血肉,对于灵兽而言,就是最好的补品。

    先前糖球不断吞服的兽血丹,正是以高阶灵兽的血肉精华淬炼而成。

    至于楚天策,血刃螳螂同样不想放过。

    区区神罡境巅峰,竟然能够将毁灭真意参悟到极境极限、甚至隐隐有种突破元境的神韵。

    作为先天觉醒毁灭真意的强大灵兽,血刃螳螂自然深深明白,这种层次的绝世妖孽,绝不可能只是凭借强横无比的悟性,必然要辅以真正契合毁灭真意的血脉本源。

    相比于凌正初而言,在血刃螳螂眼中,楚天策才是真正的天降大礼。

    凌正初深深凝望着血刃螳螂,长刀缓缓立起。

    他自然明白楚天策的打算,实际上两人一兽,都深深明白此刻彼此间的打算。

    楚天策主动释放气息,就是以自己为饵,逼血刃螳螂和凌正初拼命。

    对凌正初而言,最好的结果,是将楚天策的灵魂彻底控制,得到楚天策的机缘传承。

    差一点的结果是亲手将其斩杀,一则可以保证楚天策必死,另一方面可以掠夺气运。

    哪怕是其他灵兽将楚天策斩杀、吞噬,他也必然会将灵兽轰杀,确认楚天策必死。

    整个凌家,都无法承受楚天策再一次逃出生天的后果。

    对血刃螳螂而言,最好的结果,自然是同时将凌正初和楚天策吞噬、炼化,血脉蜕变、一步登天,直接晋升到七品。血刃螳螂心中已经隐隐明白、楚天策的血脉品质必然远胜于它,若是能够将其血脉本源的力量最大化,甚至有可能一举将血脉提升到八品!

    想要完成这一切,需要一个前提,那就是楚天策暂时不能死。

    最好是彻底擒获,封印血脉和灵魂,然后慢慢想办法、最大限度的炼化其血脉力量。

    至于楚天策背后的宗门势力,血刃螳螂并不清楚、而且根本不想弄清楚。

    天地广阔,若是楚天策的血脉确实能够使其血脉蜕变,大不了直接离开元龙星。

    纵然是元龙星最为强横的五大宗门联手,在茫茫星海之中,也不可能大范围搜索他一头六品螳螂。

    “看来我们的目标是一样的了,也罢,老夫早想以血刃螳螂的双刀、炼制一柄地阶灵兵了。”

    话音未落,凌正初身形陡然撕裂虚空,无尽狂风呼啸,刀芒完全融入狂风深处,倏然斩出。

    苍老的身躯竟然在一瞬间迸发出浓烈之极的生机,元魂境后期的力量,再没有丝毫的保留。

    迟则生变,追逐楚天策,已经花费了超过三天的时间,擎天宫的强者随时都有可能降临,凌正初不愿意再浪费任何一丝一毫的时间。更何况六品后期的血刃螳螂,战力极强,凌正初根本不敢有所保留,若是稍有不慎,搞不好直接被血刃螳螂彻底留在这里。

    “疾风真意吗?班门弄斧!”

    血刃螳螂冷笑一声,碧莹莹的双刀突然立起,一左一右,交错划出。

    天赋神通,裂天错!

    狂暴的刀锋倏然飞掠,如同一个巨大的十字,深深嵌入凌正初狂暴的杀意。

    “好精妙的运用,这血刃螳螂不愧是天生的风中宠儿,两刀交错,竟然硬生生将疾风真意彻底绞碎,连天地间弥散的疾风大道,似乎都变得混沌凌乱。这疾风真意虽然仍旧是极境极限,然而配合血脉的力量,恐怕是堪比真正的元境真意了。”

    楚天策双眼一亮,心中隐隐泛起一丝明悟。

    此时的他,已经没有必要隐藏行迹,索性仔细观看着一人一兽的战斗。

    这个级别的生死搏杀,莫说是神罡境、就算是归藏境巅峰武者,等闲根本没有机会观看。

    楚天策并没有参悟疾风真意,但却修习过风属性的神风剑诀。

    更何况血刃螳螂本源属性兼具疾风、毁灭两道,一招一式,并没有剥离毁灭真意的力量,这一式裂天错虽然是风属性天赋神通,却是依旧弥散着清晰的毁灭真意妙用。楚天策的毁灭真意刚刚突破瓶颈、晋升元境,这血刃螳螂对真意的运用、特别是以血脉催动真意,正是一个极佳的参考。

    “以血脉神通、强行催动元境之力吗?”

    凌正初嘿然冷笑,长刀搅动,巨大的刀风龙卷虚空凝聚,狂暴的刀劲好似九天神风,轰然降临。

    一霎之间,被双刀斩碎的疾风真意,彻底恢复,甚至更增添了三分纯净和雄浑。

    “元境!”

    血刃螳螂惊呼一声,一双碧莹莹的刀锋、霎时间彻底化作了纯粹的血色。

    如同两道血玉,弥散着浓郁而惨厉的血腥味,整片虚空,好似尸山血海一般,惨烈而疯狂。

    双翼震颤,血刃螳螂好似无数道残影,狂风龙卷内外、尽是一片血色刀芒凝聚的巨网。

    铮!铮!铮!铮!铮!铮!

    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

    刀锋交错,金铁交鸣之声犹如千军万马、刀枪呼啸,激烈而迅捷。

    “原来元境真意还有如此妙用……”

    “毁灭真意如此融入武技,血脉本源可以如此运转……”

    “两种真意之间,原来可以如此配合……”

    楚天策盘坐在剑河之底,眉心明光闪烁,赫然已经将灵魂力量催动到极致。

    凌正初是元魂境后期、更是将疾风真意提升到元境,一招一式,无不暗合疾风大道。楚天策刚刚进阶,固然有无数疑难豁然开朗,但对于元境真意的理解和运用,却是朴拙而简单,凌正初乃是成名数百年的大高手,所经战阵何止千万,迥非楚天策可比。

    几乎每一刀斩出,都是一个全新的境界,豁然出现在楚天策面前。

    至于血刃螳螂,给楚天策的启发更多。一来,血刃螳螂攻杀之间、直接运用毁灭真意,更重要的是,血刃螳螂让楚天策在血脉运用和真意融合两方面,得到了极大的启发。

    约莫小半个时辰,楚天策眉心的明光陡然一束,眼底突然升腾起一抹疯狂。

    掌心一翻,赤色玉符、光辉弥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