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本王不吃软饭 > 第2049章 异世篇186,先去领证
    苏墨韵那点力气,怎么可能挡得住,周权很轻易就进去了。

    且他反手就要把门关上。

    “你干什么啊!这不是我家,弄坏这里的东西要赔的!”

    周权心想,自己又不是来拆屋子的。

    见他不停逼近,苏墨韵只好往后退,“你别胡来!我哥可就在隔壁!”

    这句似是提醒实则威胁的话,对周权不太管用。

    他伸手,擒住了苏墨韵胳膊。

    力道不轻,让人无法挣扎。

    苏墨韵有点不高兴了,抬眸瞪他冷着脸道:“君子动口不动手!有话说话!”

    “你要什么时候才能消气?”

    周权无奈又受伤地问。

    纵然他知道她只是在赌气,可人心会受伤,他不知道自己的心还能禁得住多少次的蹂躏。

    一见周权露出了这样的表情,苏墨韵就知道自己可以硬气了。

    “怎么,你受不了了?要解除婚约吗?”

    “怎么可能!”

    虽然知道她是故意激怒他,但周权还是忍不住激动了。

    他如此重视这桩婚事,她怎么能随便就把解除婚约挂嘴边!

    “婚前协议我都同意了,只要我活着,就不可能解除婚约!”

    说罢,周权用力匝住她的身子。

    “神经病啊你,不准碰我!”

    苏墨韵身子动不了,只能使劲儿歪着脑袋躲避他的亲吻。

    她越躲,越激得周权地失去了理智,他一把将人抱了起来。

    这一看就是要弄上床。

    手得了自由,苏墨韵急急忙忙往他脸上甩了一巴掌。

    “你踏马要墙奸是吗?行,换个地方!不准在人家的卧室乱来!”

    那两个字刺耳又刺心。

    周权瞬间恢复了理智。

    他极力控制情绪,喘息着道:“我……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你精神分裂啊!”

    苏墨韵没好气道。

    见他冲动劲儿下去,她冷淡道:“放我下去,一会儿还要去试婚纱,别胡来。”

    周权这会儿真摸不清她是高兴还是不高兴了。

    “真的去?”

    “这不废话吗?不试怎么知道合不合身,再者我是特意过来叫秦迪的,叫她一起去试。”

    “……什么意思?”

    苏墨韵却不准备和他解释:“你管我什么意思,赶紧放我下去!”

    周权只得依言放她。

    “我还没洗脸刷牙,你出去等着。”

    周权没办法,也不敢说要在屋里等她,只能开门先出去了。

    苏墨韵撩起睡衣袖口,胳膊上果然被捏红了,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

    简单洗漱完,她给秦迪打电话。

    谁知电话里传来的,竟然是她哥的声音!

    “她刚睡着,什么事?”

    刚睡着?

    刚睡着!

    这实在太引人遐想了!

    苏墨韵不由压低了声音:“哥,你不是睡隔壁呢吗?怎么跑到秦家偷香窃玉去了?半夜三更偷偷走的?”

    她哥的声音很轻,似乎是怕把人吵醒:“是在隔壁,她刚从秦家过来,昨晚没睡好,现在补觉。”

    “哦……那你在边上守着?”

    “陪睡。”

    “……”

    苏墨韵眨眼,她咋听出了炫耀的味道。

    “那,大概要睡到什么时候?最迟下午得去试婚纱。”

    “来得及。”

    说完这三个字,她哥就把电话给挂了。

    苏墨韵拿着手机,只觉得不可思议。她昨天起哄说她哥终于可以和秦迪同居,她哥还说自己睡的是沙发。

    这才过了一晚,他哥的境地就从孤零零睡沙发,升级到同床陪睡了!

    神速啊。

    看来,确实可以叫秦迪跟她一起试婚纱了!

    苏墨韵心情好了不少。

    可一开门出去见着沙发上的周权,她脸上的笑意就收起来了。

    按着周权挂电话之后上来敲门的速度推算,他当时应该是在楼下。

    也就是说,他早就到了。

    苏墨韵给自己倒了一杯温水,然后慢悠悠坐到了周权对面的沙发上。

    “你什么时候来的?”

    瞧她眉头并不舒展,周权没敢说谎,“昨晚凌晨。”

    也就是十二点左右。

    好啊,无声无息就潜进来了。

    苏墨韵冷冷再问:“睡楼下客房?”

    “不是,车里。”

    苏墨韵微愣。

    见她如此,周权再道:“我是在别墅大门外等的,是秦迪过来,我才跟着进来了。”

    “那可真是委屈你了啊。”

    苏墨韵不阴不阳道。

    周权终于听出来了,她这话有点言不由衷。

    应该是心疼他的吧?

    见他要起身,苏墨韵忙道:“别过来,来,给你做两个选择题。”

    这回,又是什么样的刁难?

    周权很快做好了心理准备。

    “好,你说。”

    “第一个题,这是给你选的,你是要举行婚礼,还是要我住到你家里,二选其一。”

    周权听明白了,她的意思无非是——结婚之后不能同居。

    “婚礼。”

    “好,第二个选择题来了,这道题是要你帮我选。”苏墨韵坐直了,神色不变道,“出国,还是出轨,你帮我选一个。”

    周权没声了。

    出国的事,她前两天提过一次,他当时只以为是心血来潮随口说的,没想到,她是真有这个打算。

    “出国。”

    “很好,这是你亲自帮我选的,你可千万要支持我。”

    她是怕他反对她出国,所以故意挖坑等着他。

    周权心里清楚。

    “你要去哪里都可以,我只有一个要求,别忘了你是周家的少夫人。”

    “你倒是提醒我了,咱们还没领证。”

    周权梗住。

    没想到,苏墨韵竟起身,“趁着我哥和秦迪在补觉,咱们先去领证,回家拿户口本吧。”

    周权差点以为自己幻听了。

    见他没动静,苏墨韵面上转为不耐:“走不走?不愿意领证是么?”

    周权赶紧起身。

    一直到了楼下,到了别墅外,上了车,他都没缓过来。

    跟做梦一样。

    她竟主动说要去领证。

    苏墨韵也上了越野车,见他一直偏着头,皱眉出声:“还能不能开车了?看我干什么?”

    “你是真想去,还是,只是想耍我。”

    周权也觉得自己问得挺卑微。

    不过,爱情不就这样吗,既然认定了她是公主,那就把自己当作骑士。

    “我有这么无聊吗?”  苏墨韵错开视线,不再看他眼睛,心里却浮起一股别样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