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雪落关山 > 第2182章 一片混乱
    石正峰和张帅勒住了缰绳,定睛一看,一个十六七岁的土人少年满头大汗,在那狂奔,身后有两个华夏捕快在追赶。

    两个华夏捕快叫那土人少年停下来,华夏捕快不叫还好,越叫,那土人少年跑得越快。一个华夏捕快怒气冲冲,从怀里摸出了一把飞镖,照着土人少年就甩了过去。

    土人少年跑到了石正峰、张帅的马前,飞镖闪着寒光射过来,正中土人少年的背心。土人少年闷哼一声,扑倒在地,伤口处的鲜血汩汩流淌,很快就流了一大滩。

    两个华夏捕快追了过来,翻起土人少年一看,这土人少年已经死了,他们又搜了搜土人少年的身,从土人少年的怀里搜出了一条腊肉。

    “他妈的,该死的贼,”华夏捕快拿起腊肉,把土人少年的尸体扔到了地上。

    石正峰看了看,这土人少年长得很是瘦弱,应该是经常吃不饱饭,营养不良。他可能是饥饿,可能是嘴馋,也可能是拿着腊肉去卖钱,总之,他是偷了一条腊肉,为了这条腊肉,他丢了性命。

    一个少年的性命还不如一条腊肉。

    华夏捕快提着腊肉,看了看石正峰、张帅,见两个人都是华夏人,而且衣着光鲜,两个华夏捕快便语气和善,说道:“你们不要往前走了,前面是糖果坊,现在是整个成都城里最乱的地方。”

    石正峰、张帅没有理会两个华夏捕快,骑着马向前跑去,两个华夏捕快望着他们的背影,啐了一口,骂道:“不识好歹,什么东西!”

    蜀国实行种族隔离制度,华夏人和土人不能混居,成都城里的居民区以“坊”为单位划分,糖果坊靠近土人居住的坊,原本是华夏贫民居住的地方,后来,巴国内乱,有钱的巴国人到了成都,大多住进了糖果坊。

    现在,成都城里的治安一团糟,土人劫匪们都把近在咫尺的糖果坊当做了肥肉,冲进糖果坊烧杀掠抢。官府派官兵进驻糖果坊,结果,白天还好,一到晚上,土人劫匪们就冲了出来,行凶作恶,连官兵都攻击。

    官兵们不想因为保卫巴国人而丢了自己的性命,便陆续撤出了糖果坊,糖果坊已经成了一座地狱。

    石正峰、张帅刚进入糖果坊,就看见几个土人抡着刀在打架,其中一个土人被砍倒在地,其余的土人扑上去,夺过了他身上的包袱,包袱被扯破了,里面的金银首饰撒了一地。

    石正峰猜想,这几个土人应该是因为分赃不均,打起来了。

    石正峰现在没工夫理会这些土贼,他和张帅骑着马直奔邹兰儿的住处而去,一路上看到了很多惨不忍睹的景象。街道上,横七竖八倒着一具具尸体,有的尸体已经死亡好几天了,开始腐烂,招惹来一群群苍蝇,嗡嗡作响。

    这些尸体有华夏人,有土人,有男人,有女人,甚至还有七八岁的小孩子,趴在母亲的身上,被歹徒杀害了。

    “疯了,疯了,这些土人都他妈的疯了,”张帅说道。

    石正峰、张帅来到了邹兰儿的家门口,邹兰儿家的大门敞开着,院子里有几滩血,有的血迹已经干涸了。

    石正峰万分紧张,冲进了院子里,叫道:“兰儿小姐,兰儿小姐,兰儿小姐!”

    院子的角落里有一座小木棚,小木棚的门缓缓打开,邹兰儿握着一把刀走了出来,看见石正峰,她热泪盈眶,叫了一声:“石先生。”便扑到了石正峰的怀里。

    石正峰安抚着邹兰儿,说道:“兰儿小姐,没事了,没事了,我们这就接你离开这里。”

    石正峰和邹兰儿共乘一匹马,他们俩与张帅三人两马,向糖果坊外走去。走着走着,突然,嗖的一声,一支利箭斜刺里射了过来,射在了石正峰、邹兰儿坐下那马儿的脖子上。

    马儿痛叫一声摔倒在地,石正峰抱着邹兰儿及时跳了下去,要不然这马儿倒地,非得把他们的腿压折了不可。

    石正峰和邹兰儿还没站稳脚跟,就听见了一阵喊杀声,一群土人提着刀枪棍棒冲了出来,围住了石正峰、邹兰儿和张帅。

    张帅抽出了腰间的利剑,厉声喝问:“你们要干什么?”

    为首的一个土人长着一双牛眼,这牛眼土贼叫道:“把你们身上值钱的东西都交出来,再把这小娘们儿留下来。”

    牛眼土贼打量着邹兰儿,眼睛里放出淫光来。

    石正峰压着怒火,对那牛眼土贼说道:“我们急着回去,你杀了我们的马,我们就不跟你计较了,赶快把路让开。”

    牛眼土贼愣了一下,随即笑了,说道:“哎呀,你小子挺横呀,早上喝酒了吧?能不能睁开眼睛看一看现在的形势?我几十号弟兄围着你,你还敢跟我们嚣张?”

    张帅不耐烦了,提起手中利剑,指着牛眼土贼,说道:“我这个人耐心有限,只和你说一次,把路让开,否则后果自负。”

    牛眼土贼还不知死活,挥了一下手,叫道:“弟兄们,别和他们客气了,男的杀掉,女的带走。”

    杀男人、抢女人,这是土贼们最喜欢做的事了,他们兴高采烈,欢笑着就冲了上去。他们还傻乎乎的不知道,他们那卑贱的生命即将结束。

    张帅不再废话,挥动起手中的利剑,剑光划了一圈,那些土贼止住了叫嚷,停下了脚步。石正峰捂住了邹兰儿的眼睛,说道:“兰儿小姐,别看,别看。”

    张帅这一剑划出去,土贼们那一颗颗脑袋全都飞上了天,脸上凝固着惊恐、不可思议的神情,无头腔子站在原地,滋滋喷血。

    张帅只一剑就要了这几十个土贼的性命,他挥了一下手,说道:“石头,兰儿小姐,咱们快走。”

    张帅把马儿让给了邹兰儿,三个人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糖果坊,来到了华夏聚居的坊。此时已是午后时分,石正峰、邹兰儿和张帅折腾了半天,还都没吃饭呢,路过一家酒楼门口,饭菜的香味儿飘出来,立刻勾得三个人肚子咕咕直叫。

    张帅说道:“咱们进去吃口饭吧。”

    华夏聚居区里治安状况还可以,起码光天化日之下,土贼不敢行凶。石正峰、邹兰儿和张帅走进了酒楼,点了一些饭菜,吃了起来。

    三个人正吃着饭,听到门口传来了吵闹声,一个土人要进酒楼,被伙计给拦住了。

    这土人名叫真小宠,他扯着嗓子冲着伙计叫道:“让开,赶紧给我让开,你知道我这衣服值多少钱吗,弄脏了你赔不起!”

    伙计还算客气,说道:“先生,您不能进去。”

    真小宠瞪着眼睛,从怀里抽出了一张银票,耀武扬威似的,在手里抖了抖,说道:“睁开你的狗眼看清楚了,这是万象商社的银票,老子有钱,到你这来吃饭是瞧得起你,你敢阻拦老子?!”

    伙计说道:“先生,我们这家酒楼是华夏人的酒楼,您身为土人不能进来用餐。”

    真小宠龇牙咧嘴,唾沫星子都喷到了伙计的脸上,叫道:“你知道我是谁吗,你知道我是谁吗?!”

    伙计往后退了几步,擦了擦脸上的唾沫星子,还是没有动怒,说道:“先生,就算您是王上亲封的酋长,身为土人,您也不能到这华夏人的酒楼来吃饭,这是律法里明文规定的。”

    真小宠的气焰稍稍降低了一些,说道:“我就要吃你这的饭菜,怎么办吧?”

    伙计说道:“您要吃我们这的饭菜,可以打包带走。”

    “好,我打包,赶紧给我做去,我要一份红烧排骨、一份糖醋鱼、一份炸茄盒......”

    真小宠点了一大堆菜,伙计通知后厨去做,然后搬了一把椅子给真小宠,让真小宠在门外等着。种族隔离制度下,真小宠身为土人,不能以食客的身份进入华夏人的酒楼。

    过了一会儿,伙计拎着一个食盒走了过来,说道:“先生,您点的菜都做好了。”

    真小宠打开食盒,把那些菜一盘盘拿了出来,伸手抓着菜尝了尝,“这个菜有点淡,叫后厨再放点盐。还有你们这虾,怎么就六只?”

    伙计看着真小宠,说道:“您要是觉得这菜有点淡,我可以叫后厨再给您放点盐,至于这虾,一盘只有六只,我不能给您加。”

    真小宠怒气冲冲地看着伙计,说道:“老子今天心情好,要不然砸了你这破店,快去,叫后厨给老子加点盐。”

    伙计提着食盒回后厨去了,张帅看着那真小宠,说道:“这家伙是什么人,看上去挺嚣张。”

    石正峰说道:“别理他,咱们吃咱们的。”

    伙计到后厨走了一趟,又拎着食盒回来了,说道:“您尝尝现在的咸淡怎么样?”

    真小宠尝了一口,说道:“马马虎虎,就这么算了吧。”

    真小宠拎着食盒要走,伙计叫道:“喂,先生,您还没给钱呢。”

    真小宠瞪了伙计一眼,好像伙计朝他要钱是什么过分的要求似的,他拿着一张银票甩给了伙计,说道:“都给你了,不用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