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司礼监 > 第一百七十章 永沐皇明朝阳之下
    “第一军的擅自行动是对大本营既定作战计划的蔑视,是大本营无法容忍的,必须要加以惩治!”

    接到第一军竟然全线越过奈良一线挺进京都后,参谋长官蒋西凤怒不可遏,因为此举意味着第一军将会成为一支孤军,在左翼“学文支队”和右翼“有喜支队”无法以最快时间抵达京都前,冒然深入的第一军很有可能遭到日军主力的合围。

    参谋本部高级参谋们的意见也是如此,均对第一军在夺取奈良保卫战的胜利之后没有抓紧时间休整部队,等待左右两翼援军到来就冒然进攻京都表示愤慨。

    不过中下层参谋军官们对上级的愤慨却是不以为然,他们反而对第一军的大胆之举表示赞许,认为日军既然从大撤退变成了大溃逃,第一军就没有道理任由他们溃逃。

    公公身边的亲卫队长魏老九可能是和参谋本部那帮军官们交道久了,也深受他们的感染,说道:“战争就以当以击毙敌人的多寡来决定战场走势!卑职认为第一军的大胆行动是一次突破性、决定性的行动,这次行动很有可能会奠定我军对日军的总体胜利!”

    “公公,第一军太过轻视对手了!奈良一战皇军虽然取得重大胜利,但德川秀忠元气未伤,情报显示近畿一带有大量幕藩军队向京都运动,得到这些近藩增援的秀忠很有可能会集结重兵,给予孤军深入的第一军迎头痛击!”

    蒋西凤做为大本营参谋长官,全局负责战争,自然不可能跟下面的人一样激进。

    他有必要提醒魏公公,京都一带可能云集的日军绝不会低于十万人!占据绝对兵力优势的德川秀忠,哪怕刚刚经历了奈良一战的失利,他也有足够的实力和底气对冒进的第一军进行反包围。

    “据说是第五步兵联队的擅自行动让第一军不得不全线出击。”

    担任大本营参谋副官、原吴淞水营都司的程庆想替第一军说些好话,如果真要追责的话,惩治第五步兵联队是最好的选择,也是最佳的结果。

    “是丁孝恭么?”

    魏公公随手抓了一把桌上的炒黄豆,嚼了嚼后拍了拍手,“事情既然已经发生,大本营现在要做的不是追究谁的责任,而是要研究如何掌控局面。”

    说完,公公披上了军中的棉大衣,十二月的日本还是相当冷的。

    “将士们的棉衣都准备了么?御寒的物资大本营必须保证,不管是国内调运还是从日本就地解决,大本营首先要保证不使每一个皇军将士挨饿受冻!如果冻死了一个士兵,咱家就要砍脑袋!”

    “公公放心...”

    蒋西凤忙简单汇报了冬衣和御寒物资的调配情况,并指出在一些地区,皇军为了御寒拆毁了大量日本寺庙和古迹,其中不乏保存完好的唐代建筑,这让人甚感痛心。

    “是不是可以给各部队下令,禁止毁坏日本的古迹?”蒋西凤征询道。

    魏公公却大手一挥,道:“建筑没了可以再造,人没了怎么再生?”

    蒋西凤忙点头称是。

    “不过,天子和贵妃娘娘是信佛的,想来日本这些古寺庙中保有不少稀罕物,这些东西要是毁了未免可惜,可着令各部广为搜罗运往京城。”

    运回京是真,但是不是孝敬给皇爷就难说了。

    眼下,江南那边古玩市场很是兴旺,大量从日本运回的好东西成了江南有钱士绅的把玩物。

    很大程度上解决了皇军的一部分粮饷。

    “梅计划”可不但但是魏公公在日本搜罗财宝为己用,而是为国为民的。

    “公公,眼下这个局面,是大本营无法承受的!”

    蒋西凤将讨论重点重新转回了当前战局,不管怎么说第一军的擅自行动都超出了第一军可以决定的范围,如果不加以警告,置大本营于何处?

    “战势千变万化,第一军无法及时向大本营通报战况,战机的决定权应当下放。”

    魏公公从战争的实际角度以及信息来回传递的延迟性上默认了第一军的行动。

    “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大本营可不能当宋朝的枢密院,事事要前线唯令唯图而行。”

    魏公公起身负手。

    “传令第一军,不管死多少人,京都必须拿下!”

    “传令有喜支队,学文支队,三天内必须赶到京都,如果延期误时,军法从事!”

    森严军令使得在场诸将一阵寒颤。

    要知道,两个支队的长官一个是公公的亲姐夫,一个是公公的大侄儿啊。

    下午公公卤薄准备从大坂启程前往奈良时,他老人家亲切会见了大岛由加利一行。

    大岛带了一群人来觐见公公,这些人是九州及关西一带的倒幕军首领。有部分是天主教徒,但也有部分是从前的反德川势力。内中还有几个是幕府控制的藩国秘使。

    在重申皇明对日本并没有领土野心,此次征日完全是应天主教会之请,并为惩罚日本近几十年对皇明及藩属朝鲜、琉球两国的侵略而来后,公公进一步指出日本的各方势力现在不应该再存观望之心,而是应马上动员起来一同向京都进军。

    “中国秦汉之时有先入关中为王,这个典故如果在座的诸君有什么不明白的,可以寻一位儒者相询。”

    意味深长的说了这个典故后,魏公公实际听取了众反幕义士对反幕运动的一些实际困难。

    考虑到这些反幕军在一定程度上牵制了亲近幕府的藩国,及德川秀忠的部分常备军,公公指示大本营给这些反幕军武器援助,其中就包括大量的地雷。

    公公本意地雷制造简单便宜,使用方便,能对幕府所属的军队给予极大的骚扰和杀伤,殊不成想日后公公却为此头疼不矣。

    甚至在关东平原,为了彻底解决逆兵地雷之患,公公不得不在炎炎夏日之下裹着日本农夫的头巾亲自排雷。

    八嘎的很。

    第二天,公公大驾至第一军已经占领的木津川,在这座不大的城池中,公公受到了城内日本居民的热烈欢迎。

    这些日本居民手拿写有“明”字的三角小旗,沿着城镇街道两侧排立,嘴里喊着夹生的汉话“欢迎欢迎”,一些日本少女还盛妆的跳起舞来唱起歌,场面让魏公公深为感动。

    他老人家从马上翻身而下,从口袋里摸出两块糖,亲切的走到了一名日本小孩子面前,捏了捏对方的小脸蛋,将糖块塞在对方手中,尔后拉起对方的小手,对着居民们深情的说道:“我是皇明一个普通农民的儿子,我热爱着我的祖国,我也热爱着日本,今后,日本的每一个百姓都将和我一样,永沐在皇明朝阳之下!”

    公公话音刚落,四周的日本居民便齐致的欢呼起来:“帝国万岁!皇帝万岁!”

    随军的《皇明日报》记者深深的记住了这一幕,并快速绘成日后家喻户晓的《东亚共荣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