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道界天下 > 第三千七百五十一章 没有天尊
    血脉,其实也是一种力量,只不过绝大多数人都感应不到。

    姜云从铁安手中学到了血脉之术,虽然不能和铁安相提并论,但只要他愿意,想要看到或者感应到他人的血脉,还是问题不大的。

    更不用说,此刻他感应到的可不是普通的血脉之力,而是血脉的爆发之力,极为强大和清晰。

    甚至,他都知道爆发出血脉之力的,就是这藏封阁内的天尊强者。

    这位天尊,自然就是为了保护藏封阁的。

    只是,对方为什么突然好好的爆发出了血脉之力?

    虽然心中疑惑,但这些念头在姜云的脑海里也只是一闪而过。

    旋即,他就装作没事人一样继续迈步朝外走去。

    任何宗门,任何修士都有他们自己的秘密。

    就好比姜云原本认为这吕封宗就是个不入流的宗门,藏封阁内应该也没有什么好东西。

    但是,既然能够让一位天尊强者坐镇这里,那就说明这里肯定是有着一些秘密的。

    这些秘密,姜云身为外人,根本不能知道,也不该知道的!刚刚他的转头,虽然就察觉到了血脉之力,再无其他任何发现,但是姜云担心那位天尊强者并不这么想,所以想赶紧溜走。

    果然,他的耳边却是再次响起了那个苍老的声音:“站住!”

    姜云心中顿时一凛,停下了身形,回过头,看着空无一人的藏封阁道:“前辈喊住我,有什么事吗?”

    那苍老的声音不带任何起伏的道:“你刚刚,感觉到了什么?

    为什么好好回头看了一眼?”

    姜云愈加警惕了起来,自己都已经没有察觉到对方的神识了,可没想到对方还是在盯着自己。

    心中转念,姜云的脸上依然装作若无其事的道:“刚刚我感觉到身后好像有一阵风吹过,所以我回头看了一下。”

    随着姜云的回答,他的耳边不再有声音响起,不过他却依然不敢动弹,知道那位天尊没有让自己离开。

    同时,他的内心也在猜测,对方到底是什么意思。

    纵然自己能够感应到血脉之力,但也不至于因为这个理由,就要为难,甚至杀了自己吧?

    如果自己真的死在了这里,那就实在太冤了。

    姜云体内,镇古枪已经微微颤动。

    以镇古枪现在的实力爆发,纵然杀不死一位天尊,但至少能够让自己有逃生的机会!片刻的沉寂之后,那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道:“你上四层来!”

    一听这话,姜云的心,不禁又是往下一沉!让自己上去,这就说明他要面见自己,说明他不准备放过自己!微一犹豫,姜云沉吟着道:“严格算来,晚辈也并不算吕封宗弟子,贸然进入藏封阁四层,恐怕不大好吧!”

    那声音冷哼一声道:“我让你上来,你就上来,哪那么多废话!”

    “你要自己不肯上来,那我就带你上来。”

    事已至此,姜云知道自己是不上也得上了,内心叹了口气:“我是真不想和吕封宗为敌的!”

    一咬牙,姜云转身重新进入了藏封阁,来到了楼梯之处。

    原本这楼梯之上是有封印存在的,防止有人随意进入,但随着姜云的到来,这封印已经消失。

    姜云迈步而上,来到了四楼。

    四楼虽然面积和一楼一样大,但却是空空如也,只有在正中之处,坐着一个中年男子。

    自然,这就是吕封宗的那位天尊强者了。

    不过,看到对方的一刹那,姜云的目光不禁一闪。

    因为对方虽然散发出的气息无比强大,但却并不是本尊,而仅仅是一道神识分身。

    这让姜云心中暗忖道:“有意思,这无上城内,难道没有天尊强者的本尊出现!”

    “还是这也是域外世界的一种互相制衡吗?”

    姜云不动声色的走到了那中年男子的面前,抱拳一礼道:“晚辈姜云拜见前辈。”

    男子抬头看了姜云一眼道:“坐!”

    姜云仍然搞不懂对方到底要准备怎么对付自己,但既然事已至此,自己也是豁出去了!姜云盘膝坐在了对方的面前,而男子也再次开口道:“你是来自哪里?”

    这个问题,当初姜云第一次进入域外的时候就被人问过,现在又被这天尊强者问起,让姜云真不知该如何回答。

    “晚辈,来自一个小地方,很小的地方。”

    对于姜云的回答,男子突然面色一凝道:“大胆!”

    随着男子话音的出口,一股恐怖的威压蓦然从他的身上散发而出,朝着姜云覆盖而去。

    姜云的心中瞬间转过数个念头,甚至都想拿出镇古枪,但最终他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就坐在那里不动,任由这威压笼罩住了自己。

    因为,姜云在对方的身上没有感觉到杀意。

    而且,姜云也记得,这无上城的修士实力,强归强,但只是同境厮杀,天尊强者都没有本尊出现,应该是不可能无缘无故杀了自己的。

    “砰!”

    威压临体,让姜云的身体重重一颤,口中溢出来一丝鲜血,但他的脸上却毫无惧意的看着对方,一字一句的道:“前辈,这是何意!”

    男子的双眼微微眯起,收起了威压道:“有点骨气,果然如我所料,你并非是无名之辈。”

    “精通封印,胆色过人,实力也还不错,一时之间,我还真猜不透你到底是来自哪里。”

    “我再问你一遍,刚刚你为什么突然回头?”

    姜云脑中念头急转,对方这分明是在对自己试探,而且非常在意自己的来历,以及自己刚刚是否感应到了他的血脉爆发之力。

    自己要不要实话实说呢!可如果说假话,又如何才能让对方满意呢?

    姜云面露苦笑道:“前辈,我刚刚已经回答过了,就是感觉到了一阵风。”

    姜云还是不准备说出自己能够感应到血脉之力的事情。

    如果这里真的就是四境藏,而忘老和四境藏的主宰可是敌对关系。

    万一自己实话实说,让对方知道自己和忘老的关系,那自己的处境依然还是很危险!男子深深的注视着姜云,突然抬起手来,一道光芒飞向了姜云。

    姜云眼中寒光一闪,还以为对方要暗算自己,但那光芒在飞出之后,却是陡然减慢了速度,缓缓的落到了他的手中。

    姜云看着自己掌心之中多出的一块黑乎乎的石头。

    石头入手,姜云的心中重重一跳,因为这块石头看着毫不起眼,没有丝毫特殊之处,但是自己从其中,竟然感觉到了一股血脉之力。

    虽然极为微弱,但如果自己打开血脉之瞳,应该可以看的更加清楚。

    姜云的心中极为奇怪,一块石头之中怎么会有血脉之力?

    血脉之力,不是属于生灵所独有的吗?

    尽管心中疑惑之极,但他知道这还是男子对自己的试探,所以对着石头看了片刻,抬起头来,满脸不解的看向了男子道:“这是什么?”

    男子的双眼和神识,从他将这块石头扔出去开始,就牢牢的锁定住了姜云,观察着姜云的反应和变化。

    甚至即便姜云抬起头来,他也依然盯着姜云的眼睛。

    片刻之后,男子冷冷一笑道:“你装的有些过头了!”

    “这是什么,无上城中每个人都知道!”

    姜云摇了摇头道:“我真不知道这是什么!”

    姜云说的是实话,所以无论男子怎么试探,怎么观察,在他的身上的确看不到任何的异常。

    这也让男子微微皱眉,伸手一招,将那石头收回了手中道:“你真的连血封石都不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