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 第2652章 尴尬的斯皮兹
    暴龙王·巴卡尔是一位兼具强大,自信与谨慎的君主。

    在察觉到魔界有对自己不利的端倪时,他便偷偷派遣手下,对周遭,甚至更远的星球进行实地考察,目的是找到一颗不受使徒支配,可以在落难之时避难其中,并积蓄力量东山再起的星球。

    对于巴卡尔而言,这颗星球已经不单单只是一颗星球,更是一个机会。

    秉持着‘广撒网,多敛鱼,择优而从之’的理念,被派遣出去的手下数目,几乎占了巴卡尔总手下数目的三分之一还多。

    这一度引起了某些使徒的猜忌与警觉。

    好在手下办事得力,没花费多少年,就把数千颗星球的讯息一并带了回来。

    这个结果,令巴卡尔感到很失望。

    手下们都能活着回来,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数千颗星球上的生灵,一个能打的也没有!

    就在巴卡尔心灰意冷之际,一个坏消息,传了回来——有十几颗星球的考察人员正在用义骸复活。

    这个消息,对于龙族而言,是坏消息,但对巴卡尔来说,却是好消息,天大的好消息。

    于是第一时间,巴卡尔就把这些刚刚复活完毕的手下召集起来,让他们在地图上画出坐标,而后独自一龙来到早已布置好的隐蔽之地,依照坐标打开传送门,一颗星球一颗星球的光顾。

    不得不说,能让他的手下全军覆没的星球,的确存在着实力强大的生灵。

    但也仅局限于常识之内的强大而已。

    在面对使徒时,他们就显得有些狼狈了。

    几乎每颗星球都只有寥寥数人能够与暴龙王·巴卡尔打的势均力敌,其余人等,皆差了不止一筹。

    饶是如此,暴龙王·巴卡尔依然觉得很满意。

    在他看来,自己已经是宇宙中第一流的强者了,能与他势均力敌,就足以证明这些星球的价值了。

    满怀着希望的暴龙王·巴卡尔,穿过传送门,来到了最后一颗星球——和风大陆所在的星球。

    当时的他,意气风发,带着三名心腹手下——邪龙·斯皮兹,狂龙·赫斯,以及冰龙·斯卡萨,迎着海风,在无垠的海面上翱翔,就像是翱翔在自己的领地上空,多么的惬意,多么的享受!

    然而,就在暴龙王·巴卡尔意气飞扬,打算吟诗一首的时候,突变骤生。

    一张巨口,破海而出,在所有龙都来不及反应的刹那,吞掉了暴龙王·巴卡尔,狂龙·赫斯,以及冰龙·斯卡萨,仅有邪龙·斯皮兹由于飞的慢了点,逃过一劫。

    这虽然只是一次偷袭,但暴龙王·巴卡尔还是感受到了强烈的挫败感。

    毕竟,在被吞进肚子之后的短短五个钟头里,包括暴龙王·巴卡尔在内的三条巨龙,皆殒命于此。

    幸好他们提前准备了义骸,没有被其他龙及使徒察觉出异常,但突然被吞掉并杀死的一幕,仍如噩梦般,铭刻在四条巨龙的脑海中。

    从那一刻起,巨龙们就对这颗星球的大海敬而远之,就算在海面上翱翔,也至少得飞离海面数十米,这虽然不算是最安全的距离,但至少能给巨龙们一个缓冲时间,让他们有机会避开被吃掉的命运。

    讲到这里的时候,邪龙·斯皮兹打了个寒颤,心有余悸道:“你能想象得到吗,数万米的巨口......这还只是嘴的面积,而且我敢肯定,它是半张着的,而非完全张开。”

    我实在无法想象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怪物。

    把曾经在海底见识过的那些怪物与它放到一起,简直就是老鼠与大象。

    也难怪邪龙·斯皮兹会老老实实在海面上飞行,虽然有义骸能够复活,但仍然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去迎接如此惊悚的一幕。

    毕竟死亡不是吃棉花糖,没那么美妙。

    一路飞一路聊,没多久,我俩便来到达赛城所在的大陆。

    邪龙斯皮兹告诉我,他能幻化为人,可以方便行动,我一脸不解的问他:“又不是登台选秀,你幻化为人有啥用?”

    斯皮兹觉得,可以混入人群,绑架达赛城的话事人,再换回泰勒,这才是最稳妥的计划。

    但此言一出,立马遭到我的反对。

    这不是开玩笑吗,明明只要你以巨龙之姿露面,对方就会胆怯三分,畏手畏脚四分,最后仅剩下的三分勇气,是用来和我们谈判的,如果这时候你再吼一嗓子,又或者吐口龙息的话,效果将达到最大化。

    不过我的提议也遭到邪龙斯皮兹的反对,虽然他的龙息储量,足够连续不断喷吐三个多小时的,但为了威慑蝼蚁,而用上龙息,简直是暴殄天物!

    这门生意,他不干!

    见他固执地跟头发了疯的野牛似的,我只得和他商量:“那这样吧,我给你们多修建一座花园,并提供部分花种及果树,如何?”

    “硬木一百株,否则免谈!”

    斯皮兹不容争辩道。

    “好吧,那就不谈了。”

    我遗憾的摊了摊手。

    斯皮兹:???

    “你难道不懂讨价还价吗?”斯皮兹疑惑道:“我给出价位,你可以还价啊!”

    “不还,有关硬木等月光城的特有物种,我都没发跟你讨价还价。”

    瞥了他一眼,我继续道:“你也算是和风大陆通了,知道硬木这种树,只能在精灵之森里存活,移至到其他任何地方,都会枯萎死亡。”

    “所以我才更想试一试。”

    “硬木数量虽然不少,但我并不能决定它们的生死,毕竟这也是和风大陆的生灵之一......”

    “被你干掉的生灵还少吗?”斯皮兹揶揄道。

    “那些都是招惹我的生灵,而硬木,从未招惹过我,况且我和树房还都保持着良好的关系,除非你能保证树房不会因为此事迁怒于我。”

    邪龙·斯皮兹陷入到短暂的沉默里,半晌,他幽幽道:“你说的树房,是不是月光城用来住人的那种拥有生命与意识的树人?”

    “树人?嗯......有手有脚的,应该就是它们了。”

    邪龙·斯皮兹的表情突然变得尴尬,又过了半晌,他讪讪道:“移至硬木的事,还是算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