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战争天堂 > 1173 冷山的秘密
    正所谓“科学无国界”,在脑内成像技术的先驱——冷山实验室中,国籍这种东西已经成了可有可无的标记,完全不会有人在意。

    黄种人、白人、黑人、甚至还有红皮肤的印第安人,充斥在这座在各个大洲都有分部的科研机构中。除了这个机构的核心人员以外,没人知道冷山实验室的总部在哪里。

    和各种娱乐作品中常见的“邪恶组织”一样,冷山实验室并不隶属于任何一个国家,而是在神秘的财团支持下运作。

    按理说,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不会允许这种玩意儿在自己的国土上存在。但是,由于在民用脑机接口技术上的卓越贡献,以及公开自己的研发成果,与世界各国共享的“无私奉献行为”,令冷山实验室成功站稳了脚跟。

    ——就算对这个科研机构有所顾虑,但这个机构拿出的成果,称得上是不可或缺的:若是没有“冷山实验室”公布的设计图纸和实验数据,民用脑内成像设备的开发,至少还要再拖个十年,才有可能达到今天的程度。

    出于这个原因,世界各国基本上也都默许了冷山实验室的存在。

    当然,默许并不意味着完全不干涉,他们也在暗中进行了一些“操作”。

    就算再怎么神秘,冷山实验室也终归是地球人的科研机构,选拔和招募新人才的时候,也经常会从顶尖的高校或是科研机构中直接“挖角”。

    很显然,这是个投放间谍的好机会。

    被冷山实验室看上的那些学霸以及科研界大牛,有许多都接受了本国政府的任务。

    当然,这些研究者并不像真正的间谍那样演技超群,但情报机构要求他们做的事也很简单,只要携带特殊的定位器和窃听装置进入实验室,就算是完成任务了。

    只可惜,事情并不会按照情报机构预想中那样发展。即使是在这方面最专业的机构,臭名昭著的美国中央情报局(cia),也没能从冷山实验室中弄出半点儿有用的情报。

    被招募进冷山实验室的科研人员,几乎和“外部世界”失去了所有联系。

    这个组织的成员全都在实验室里过着全封闭的生活,可以说是为了研究放弃了一切。就连他们的家人,都再也没见过这些人。

    实验室中似乎安装了信号屏蔽设施,“间谍”们携带的设备,在进入实验室之后就立刻失效了。除了偶尔会公布一些科研成果以外,冷山实验室的任何一个分部,平时都处于与世隔绝的状态之下。

    意识到通过设备是不可能进行监视的,情报机构也只能转而选择其他方式。他们试图找到从冷山实验室离开的科研人员,从这些人口中得到可用的情报。

    然后,他们发现了一个恐怖的事实:

    ——没有任何一个人,从冷山实验室离开。

    这个神秘的实验室,就像是食人的魔窟,吞噬了所有踏入其中的科研人员。

    从冷山实验室公布新成果的速度来看,那些科研人员应该还活着。但如果是这样的话,没有任何一个人选择离职,实在是有些不太对劲。

    得知了这种情况之后,许多奇怪的谣言开始流传。而在林迟看来,无人离开的原因已经非常明显了:

    “他们在研究的东西拥有无以伦比的吸引力,令所有人都无法拒绝。”

    回到现实世界中的林迟,坐在客厅沙发上对科学怪人侃侃而谈:“就算每个人的个性都不一样,但有些东西是刻在人类的dna中的,比如说好奇心,或者说……对‘永生’的渴望。”

    “但还是有许多人自杀。”科学怪人冷声说。

    “没错,但求生是人类的本能,绝大多数的自杀者是因为过于沉重的压力、绝望或者是抑郁症而选择了死亡,他们的死是因为活得太痛苦,导致‘求死’大于‘求生’欲望的体现。”

    说到这里,林迟意味深长的停顿了片刻:“但如果有那么一个地方,可以让人失去所有的压力呢?他们再也不用累死累活的上班,也没必要养家糊口,不必担心疾病与衰老,可以随心所欲地选择任何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就算异常空虚懒得活下去,也只需要关掉自己的‘开关’……”

    “电子永生。”科学怪人坐到林迟身旁。

    “没错,我想说的就是这个。”林迟点点头:“这也是我和教练正在追寻的东西。”

    开发了民用脑内成像技术的冷山实验室,对于“意识上传”之类的技术,或许比任何人都更有经验。

    在林迟看来,这个组织应该并不是神秘的“脉冲娱乐公司”,但《战争天堂》可能也和冷山实验室有关。如果说冷山实验室正在开发的是意识上传技术的话,教练最近频繁接受各种实验的原因,或许也已经很明显了。

    “他们把教练当做试验品,开始测试这个技术了。”林迟沉声道:“或许教练根本没必要逃离那里……”

    一直以来,在脑内成像技术之类的领域中,人类科技之所以会停滞不前,原因实际上也非常简单:不能进行人体试验。

    除了医疗科技允许在患者身上实验以外,其他技术要想进行人体实验是极其困难的。在研发初期,要在正常人身上进行脑机接口的测试,无疑是彻底违背伦理的反人类行为,没有任何实验室会做。

    不过,冷山实验室可以做到。

    ——对于那个全封闭的秘密科研机构来说,任何会被舆论声讨的“邪恶实验”,都可以随心所欲的进行。毕竟,除了他们的研究员以外,其他任何人都不知道在实验室里发生过什么,更别说是爆料给媒体了。

    在冷山实验室刚公布民用脑内成像技术成果的时候,就已经有不少人怀疑他们是用活人进行了早期实验,但却找不到任何证据。

    当其他科研机构按照他们公布的方案,在动物身上进行试验之后,又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才终于制造出了真正的民用设备。

    现在,在开始行动之前,林迟打算去冷山实验室中一探究竟。至于该如何潜入进去……

    “你能进去吗。”林迟言简意赅的对科学怪人提问。

    “我不打算帮助你。”科学怪人的回答也是格外的不近人情,很符合它平时的状态。

    “别傲娇了,我说真的。”林迟问道:“究竟行不行?”

    经过之前的谈话,科学怪人对于他的目的,也没那么抵触了。在林迟的追问之下,这台正在努力成为人类的机器人,还是给出了答案:

    “不行。”

    “很难吗?”

    “不可能做到。”科学怪人摇摇头。

    “为什么?”林迟看着对方玻璃材质的面孔。

    “我试图入侵冷山实验室的资料库。”科学怪人认真的说:“找不到任何通道进去,他们并没有连接外部网络,而是使用了科研机构内部的封闭网络,没有进入的渠道。”

    “那教练是怎么和我联系的?”林迟眯起眼睛。

    “可能因为那男人是特殊的实验品,所以才可以通过网络接触外界。”科学怪人说出自己的判断:“实验室里可能只有他可以与外界交流,这个通道不需要开得太大,也不可能有其他任何东西,跟着他一起混进去。”

    “我倒觉得不是这样。”林迟选了个舒服的姿势瘫在沙发里:“如果真是这样,教练也不会让我帮他了,肯定有什么办法能进去。”

    ——就连美国中央情报局都无法潜入的机构,靠自己的力量就想混进去,听起来似乎很荒唐。不过,林迟还是察觉到了一丝异样。

    “我记得,冷山实验室偶尔也会对媒体开放一会儿,是这样吧?”

    “是的,当他们公布实验成果的时候,有时候会允许媒体进入支部拍摄视频。”科学怪人立刻说出自己得到的情报:“一般来说,官方媒体不愿提到他们的名字,会用‘十五个国家共同组成的科研机构’来代替。”

    “嗯?”

    听到科学怪人提供的线索,林迟突然想到了什么。如果没记错的话,几个月前自己也是坐在这里,观看全息投影中的那条新闻的……

    林迟打开电视,搜索了一下往期的新闻,很快便找到了自己曾经看到过的那条新闻:

    “今天的头条新闻,由十五个国家共同组成的联合研究机构,成功的制造出了可替换的人工心脏,标志着人造器官的研究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bingo。”林迟无力的挥了挥拳头。

    他还记得之前自己看到这条新闻的时候,还和科学怪人探讨了一下哲学问题。既然这段视频很可能是在冷山实验室中拍摄的,仔细观察一下,或许能找到某些线索:

    出现在他视线中的,是一间白色墙壁的实验室,后面有一些身穿蓝衣服的工作人员正在走动。

    摄影机没有拍到什么奇怪的设备,只拍到了白色墙壁和身穿无菌服的科研人员而已。

    接着,镜头转到了五官端正的短发女记者,以及站在她身边的一名秃顶中年男子身上。

    “我们目前已经制造出了高规格的人工心脏,并且在猩猩身上完成了实验,目前移植了人工心脏的猩猩存活率达到百分之百,并且没有出现任何不良反应。”那名男子用英文说着,空气中自动浮现出中文字幕。

    “这是哪儿的口音?”林迟问。

    科学怪人检索了一下,立刻得出结论:“伦敦东区的cockney口音,影星杰森.斯坦森也使用这种口音。”

    “哦,这货是英国人,我好像理解了他秃顶的原因。”林迟笑道。

    “请认真一些。”科学怪人一本正经地说。

    林迟继续观看曾经看过一遍的新闻,在拍摄到的画面中,寻找任何可能有价值的新线索:

    “请问这种人工心脏,什么时候能够正式投入使用呢?”女记者用英文提问。

    “即使已经确定安全,我们也还需要进行一系列的测试,才能开始在人类志愿者身上安装人工心脏。”

    研究员认真地解释道:“由于心脏是人类最重要的器官之一,在这方面的测试将会非常严苛。”

    这时,镜头转移到一个暗红色的不规则球形物体上,放在托盘中的那个连接着塑料“血管”的玩意儿,正是研发团队制造出来的人工心脏。

    “与其研究人工器官,我觉得还不如直接把意识上传到电脑上比较快。”林迟吐槽道。

    “与你不同,大多数人类很看重身体。”科学怪人的音调有些低沉。

    “我也需要身体来进行某种运动,你懂的。”林迟偏头看了科学怪人一眼。

    “你很恶心。”科学怪人评价道。

    “我开玩笑的。”

    在二人对话的同时,采访也仍在继续,面对有些兴奋的研究员,记者再次问出了那个问题:“在完成了人工心脏之后,你们的下一个研究项目是什么?”

    站在托盘旁边的研究员,看了一眼旁边的人工心脏,抬起头与镜头对视,眼中仿佛闪烁着兴奋的火焰:

    “当人工心脏的项目结束,我们将要开始的是这个研究小组最后的课题——人工大脑的制作!”

    “现在,研究小组中的其中一部分人,正在对人类大脑进行逆向工程,研究大脑的运作方式。在人工大脑的项目开始时,我们将会全力投入这个研究中,为人类的‘进化’,献上最后的礼物!”

    “你们不担心伦理道德上的问题吗?”记者问道。

    “我们并非是简单粗暴的替换掉人类的大脑,而是把人的思维和记忆完整的‘上传’到人工大脑中,这个项目可能需要很长的时间。但我们会努力的。”

    随着秃顶研究员进入狂热状态,这段采访的画面也结束了,接下来的画面切换到了新闻演播室中。

    “你能看出什么吗。”科学怪人说出结论:“只是无用功。”

    “我认为他们在说谎,或许这次采访里看不出什么来,但他们还接受过其他的采访。”

    说到这里,林迟拿起手机,开始搜索与“十五个国家共同组成的研究机构”有关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