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仙韵传 > 第八百八十九章 大运宫规
    “不错!这支出征舞气势不凡,跳起来让人热血沸腾,精神奋进,的确值得一学!”方子敬附和道。

    “正是!我都等不及想学了!”卞清大嚷道。

    苦澄、卞和、康健、颜铮、朱瓒、甘茂、聂非、朱烈、西门害,以及玄东木五胞胎等人纷纷支持,巴不得春雨子和秋硕子能够早点到来。

    就连一贯有些腼腆保守的雷动,也是心动不已,决心来学学。

    这些小奴自然知道,现在大运宫小奴众多,竞争激烈,想要脱颖而出难度不小,既然大人喜欢这支出征舞,那学会了自然对争宠有帮助…

    司马空看到此景,心中颇为感慨,没想到春雨子、秋硕子这样的人才也被李运招去了,自己平时看不上这些下界之人,却不曾想其中竟是藏龙卧虎,各有奇才!

    “小运,你看这个春雨子能不能让给老夫?”司马空笑眯眯道。

    “这…只怕是来不及了!”李运说道。

    “他不是还没有认主吗?”司马空一怔。

    “前辈有所不知,风族和冰族虽然都有主人为客人赤身献舞或共浴,以示真诚相待一说,但实际上却是极少发生之事!除非是主人的地位低于客人好几个层级,而且是主人怀有某种巴结的目的,才会提出赤身献舞或共浴这样的高规格接待方式。而象春雨子这样的顶尖风师,是不可能随便做出这样的事情的。在风陵界,只有别人为他们做出此举,绝没有他们为其他人做出来。你看刚才秋硕子提议让他为运十献舞时,春雨子的神色颇为精彩,就是此因。所以,当春雨子解下围裙准备赤身献舞之时,实际上已经是被运十所迷,这是有意投身为奴的表现。”李运解释道。

    他早已查阅小星的智库资料,对风族和冰族这样的习俗有了较深理解。

    这两个种族的习俗与人族有较大不同,总体来说更为崇尚原始狂野热血,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可以说是介于妖族与人族之间。

    “真的?!”司马空一愣。

    “千真万确!”

    司马空沉吟道:“这么说,当秋硕子提出让春雨子来献舞,他实际上是在提醒春雨子要抓住机会,为运十献上最真诚的出征舞,作为投身为奴的表现?”

    李运感叹道:“不错!这两人本是好朋友,秋硕子想引荐朋友,为他创造机会,而春雨子当然明白其意,他果然是决断之人,短短时间内就做出决定,要为运十献舞!”

    对于这些大能的举动,有时候连他也感到无法相信,难道他们真的不清楚成为别人的一生小奴后,就已失去自身的独立性了吗?

    把自己的前途和命运都寄托在别人身上,这样的决定也太草率了,如果真的要如此,也必须是经过一番仔细观察,深思熟虑才行。

    当然,这是李运以己之心度他人之腹,他是这样想的,但并不意味着别人也是这样想…

    那些小奴如何思考此事的确让他无法理解,但对于李运来说,接收这些大能做小奴,拥有掌控别人前途和命运的地位,这件事有些不太真实,甚至是有些虚幻的。

    他至今仍然不大敢相信自己真的已经做了运尊大人,收了如此多的小奴,而且,这些小奴随便一个拎出来,修为还大大地高过自己!

    此事如果放在一些人身上,说不定他们会因此狂妄起来,到处炫耀,作威作福,想方设法从这些小奴身上榨取最大的价值,但李运的头脑很清醒,他没有沾沾自喜,更不可能榨取小奴的好处,相反,他感受更多的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

    每多一名这样的小奴,就会给他带来一份新的压力,现在,所有压力加起来已经极大了,如果他扛不住,是极有可能被压垮的!

    不过,这样的压力也会迫使他竭尽所能地做得更好,以尽到自己做大人的责任,不要让自己的小奴失望。

    这时,司马空打断他的思绪,说道:“小运,你总不能把这几个风族的顶尖风师都收了吧?那老夫岂不是只能在一旁干瞪眼?”

    “呵呵,前辈,据运十所言,夏辉子在秋硕子的引荐下,也打算赤身献舞,看来,他也会来到我的门中。不过,风陵界还有一名顶尖风师嘛…”李运笑道。

    “哦?你是说…那个冬风界的冬冰子?”司马空眼睛一亮道。

    “不错!此人已率军南下,不日就要与夏风界和秋风界的联军会合,如果前辈此时过去,施展一下大能魅力,要俘获他的心似乎并不难…”

    “当真?!”

    “这是自然!不过,若是让他先遇到运十的话…嘿嘿,你知道的…”

    司马空霍地站起,急道:“老夫立刻前去,无论如何,也要把冬冰子收到老夫门下!”

    “好!那就先祝前辈马到功成!”李运笑道。

    “多谢小运!老夫就不再叨扰了,有机会再来!”

    司马空说完,闪身不见。

    “大人,他就这么走了?!”雷响微微一怔道。

    “呵呵,他再不走,连冬冰子也要被我收走了!他现在看到了出征舞的风采,正是急不可耐之时,当然要赶过去收取人才了。”

    “那大人说他能收到冬冰子吗?”

    “这个事情嘛…本来就要讲缘份,是他的就是他的,不是他的,也有可能还是我的,不过…”

    “不过什么?”

    “如果司马空在冬冰子见到运十之前先见到他,以其大能,自然有较大可能令冬冰子投入其门下…”

    “哈哈,那我们倒是要好好看看了!”雷响大笑道。

    方子敬等人也是纷纷猜测,甚至打起了赌约。

    司马空一走,这里的人全都是大运宫中之人,气氛顿时又有不同,什么话都可以说了,没有那么多顾忌。

    雷响眼光一扫,揶揄道:“这里怎么有三名仙子?弄得大哥我想天体都不成?”

    “哈哈,哈哈!哈哈!”众人闻言不禁哄堂大笑。

    乐菲忍俊不禁,娇笑道:“大哥自己想天体,我们也不会拦着,只会好好欣赏!”

    “你?!那可不行,这是有宫规的,大哥我必须带头执行!”

    “其实大哥也可以让我们三姐妹进大运宫啊,我还想带她们去里面参观一下呢!”乐菲娇声道。

    “这…不错!这也是一条宫规,新人到来,必须有宫中长辈带着去参观本宫天地,讲解宫规,发放宫中福利,菁菁和霏霏就由你负责,现在就去吧!”雷响大声道。

    “是!大哥!”乐菲连忙说道。

    雷响心念一动,就把乐菲、菁菁和霏霏三人挪进了大运宫中。

    李运已经将此权力赋予雷响,他可以自由地挪移其他小奴进出大运宫,这样有利于他掌管大运宫事务。

    当然,这样的权力也进一步树立了雷响的权威。

    “哈哈,现在这里全是雄性小奴,按照大运宫规,在大人面前,都要天体候宠,大家立刻执行!”雷响大乐道。

    “是!遵大哥之命!”

    众人均是心念一动,隐去仙袍,颜铮、朱瓒、甘茂、关烈、西门害、聂非这六人是新来的,还颇有点不好意思,脸色均是涨得通红通红。

    “哈哈,你们这几个小子,以后想给大人侍寢,还得大哥我检查确认才行,对大哥我的命令一定要彻底执行,否则…”雷响笑眯眯道,眼睛都快眯成一条线了。

    颜铮等人一听,感觉压力山大,连忙站起施礼道:“大哥在上,小弟一定遵守大哥之命!”

    “好!好好!只要你们都乖乖的,大哥我一定多多关照你们!”

    “多谢大哥!”几人衷心说道。

    李运对雷响这种当面恩威并施的作法视如不见,只是笑眯眯地看着光幕。

    大运宫运转起来,有规矩总好过没规矩,如果没有规矩,只能是一盘散沙,所以,不管如何,一定需要一些规矩来约束,至于是什么样的规矩,其实并不是太重要,反正先执行起来再说。

    雷动、方子敬、玄东木这些宠奴看到雷响如此作法,个个内心暗呼侥幸,好在自己是宠奴,不用太受雷响的管束,否则,岂不是也要象颜铮这些新人一样,拍好雷响的龙屁?!

    要是不小心拍到龙爪上,那就麻烦了!

    颜铮等人更是内心忐忑不安,不知雷响大哥所说的检查确认是怎么一回事,难道自己必须先让他彻底检查才能为大人侍寢?

    这听起来怎么有点象是凡间帝皇的宫中女子,必须经过太监的检查才能服侍帝皇?

    一想到此处,这些人真正感觉有些不淡定了。

    据他们所知,那些凡间宫中女子被太监检查那是极为可怕之事,许多帝皇以为自己享受到那些女子的初夜,而实际上并非如此,大多数宫中女子早在侍寢帝皇之前就已被这些太监给破身了。

    虽然他们并不能布施雨露,但要做到这一点却并非难事,手段多的是。

    如果雷响也象那些太监一样的话…那以后自己雌躯的清白可怎么办?!

    颜铮等人心念电转,脸色微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