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仙韵传 > 第一千四百七十七章 玉兔界(二)
    弃痛几人喝得正开心,忽见外面天色骤然暗了下来,没过多久,这里竟是铅云密布,狂风大作,一个巨大的风眼在中心处形成,雷电“啪啪啪”地剧烈闪烁着!

    “不好!”几人同时叫道。

    弃痛看着天上的雷云,狐疑道:“此雷云来得有些诡异,难道是有人在附近渡劫不成?”

    他立刻带着几人离开酒楼,四处查看起来。

    弃痛一边撒开神识寻找渡劫之人,一边紧紧地盯着风眼的雷电,感觉其酝酿之势不小,难道是尊者雷劫?

    如果是普通的帅级或王级雷劫,弃痛完全可以置之不理,或者将其轻易挡住,但如果是尊者雷劫的话,则不是他可以轻易插手之事。

    他的神识随着风眼转动的方向四处寻找,却发现并无人渡劫,这让他心中暗觉奇怪,如此规模的风眼绝对不可能无缘无故地产生,必定是有什么不可知的原因将其催生的。

    心里正想着,忽然他心头一震,眼中露出不可思议之色,大叫一声“不好!”

    身形急顿,手中抛出一物,却是一个丹炉,灵力狂输,向远处飞去!

    只见此时上方的巨大风眼忽然停止四处摇动,而是定定地锁住药田码头的方向,许多在那里装卸的商船都在它的笼罩范围之内,难怪弃痛会大吃一惊,要是那里被雷电击中,恐怕不仅其它商船会出事,自己这一批药材也要遭殃!

    虽然弃痛也有小乘修为,体内开始衍生空间,但其级别极低,空间较小,无法装载如此巨大的船队,而且,要挪移一支船队进入体内可不是一件容易之事,其所需要的神识之力无比庞大,否则根本挪不动,就算挪得动,也要费掉九牛二虎之力,以及较长的时间,对于弃痛来说,这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即便他真的能将船队挪进体内空间,那对于他躯体的负荷来说也极为庞大,绝对不可能象李运这般云淡风轻,若无其事,这就是体内空间级别高低的区别之一。

    此刻弃痛所想到的就是利用丹炉宝贝来抵抗一触即发的雷电,以保护船队的安全,这是较为稳妥的做法。

    他能在如此短短一瞬间想到需要对商船进行这样的防护,的确是反应敏捷,只是他心中感到极为困惑,这个突然出现的巨大风眼,为何会将目标锁定在码头上了呢?

    说时迟,那时快,风眼处电光剧闪,“啪啦啦”“啪啦啦”的声音听得让人牙酸,突然,“轰隆”一声,一道乌光“刷”的一下倾泻而出,正中丹炉!

    “呜呜—”

    丹炉一声哀鸣,灵光大减,往下直掉!

    “噗”的一声,弃痛只觉喉咙一甜,喷出一大口鲜血,脸色苍白…

    不过,他根本来不及好好调息,就向码头方向直掠过去,因为他发现那道雷光的余波竟然很凑巧地砸在自己的船队上面,有几艘船的船体上冒起了熊熊火光,其余的也是摇摇晃晃,显然受影响极大!

    “岂有此理?!到底是谁在渡劫?难道是躲在哪艘船中不成?!”

    弃痛狂吼着,带领手下疯狂救火,后来又发现还有几艘船漏水了,连忙组织堵漏抢救,这样,装货的任务是不可能顺利完成了,只有等商队恢复正常才有可能。

    好在空中雷电又转到了别处,这才没有造成更大的损失,但这次意外事件,已经足够让弃痛受损惨重了!

    “哈哈,大人,想不到连老天都看这家伙不顺眼,给他打了一个屁!”小响大笑道,他根本不知道此事其实是李运在暗中搞的鬼。

    “这个屁可是火力十足哦!”李运微笑道。

    “确实如此,真是太有趣了!怎么不多打几个下来玩玩呢?”

    小响看着天上渐渐消散的云团,感到颇为困惑,来去如此之快的雷电极为罕见,就连他也很少见过。

    “臭小子,你竟然口出恶语,幸灾乐祸,是可忍孰不可忍!”

    一声暴喝传来,却是弃痛手下那名粗豪汉子,不知怎的竟听到了小响之言,怒火腾地一下就上来了,出声大骂。

    小响可不是省油的灯,一看这汉子是冲着自己来的,简直比捡到亮晶晶的宝贝还要兴奋,哈哈大笑道:“忍你个屁!大爷我就是幸灾乐祸怎么啦?有胆子的过来比划比划,别尽耍嘴皮子功夫!”

    “你?!看来你是想找死了,好,老子成全你!!!”

    粗豪汉子怒发冲冠,袖子一挽,身子一纵,犹如大鸟一般飞掠而至,向小响扑来,双拳如钵盆,“双鬼拍门”,狠狠击向小响脑袋!

    小响毫不示弱,双拳挥出,顶了上去!

    “轰——”

    一团光波暴起,两道人影倒跃而出,均是脸色微白,头发散乱,略显狼狈,竟是斗得旗鼓相当。

    “住手!”弃痛大声叫道。

    他急忙忙地从远处冲过来,对粗豪汉子看了看,又转头狐疑地打量着小响,脸色忽然变得有些凝重。

    以他的眼光,不难看出小响是变化了容貌,而且从他额角上的鳞印可以隐约看出他并非人族,而是异族,但具体修为却无法看清,只能从小响的呼吸以及身边的灵气波动判断出在帅级左右。

    一名帅级却可以与自己的手下平分秋色,此事说起来绝不寻常,要知道,粗豪汉子孙治乃是一名人族天才,是黄大仙宫一名核心弟子,修为在王级后期,是自己的得力干将。

    而且,刚才孙治是主动出击,对方却是被动迎击而已,显然要轻松得多,论实力只怕还在孙治之上。

    刚才弃痛早已发现了李运与小响两人,但却没有仔细观察,现在越看越不淡定,对两人之间的关系也颇感疑惑,似乎听到这名异族称这个人族青年为大人,难道竟是其小奴?

    若果真如此,倒是有些麻烦了,弃痛略一沉吟,沉声对小响说道:“尊驾何人?莫非我黄大仙宫得罪过尊驾不成?”

    在这种情况下,先搬出黄大仙宫的名头来压住对方总是不会错的,弃痛对此体会极深,反应也极快。

    “哈哈,什么狗屁黄大仙宫?大爷我没听说过!”小响咧嘴大笑,狂得不得了。

    “大胆!”孙治一旁怒斥道。

    如此赤裸裸地蔑视黄大仙宫之事,似乎还未曾听说过,当然,以前肯定有过,但那些敢于轻视黄大仙宫之人肯定都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他正想冲上去重新开打,却被弃痛紧紧按住。

    “大爷我就是胆子大!你小子不服就来呀!”小响一见此景,得意洋洋地叫嚣道。

    孙治气得脸色通红,拼命要冲出去,无奈被弃痛阻止,就连李运都看不下去了,出声道:“小响够了,他们的船被雷劈已经很惨,现在有好几艘都快沉啦…”

    弃痛闻言猛然醒悟,转头看到码头那边火势冲天,不敢再与这两个不明来历之人纠缠下去,抛下一句场面话,带着孙治赶去营救船队…

    “大人,让小奴与那臭小子打一场多好!”小响惋惜道。

    “自己打还不如看别人打,很快就有好戏看了!”李运微笑道。

    “真的?!”小响惊喜道。

    “嗯,波求就快到这里,他自然不可能让弃痛把这些珍贵的药材顺利运走,双方若是无法调解,只怕会大打出手。”

    “太好了!”

    小响喜滋滋地重新坐下来喝酒,等着看好戏。

    只见远处码头上人影纷闪,弃痛等人四处忙碌,火势终于被扑灭,漏水的船只也修好了,幸好药材并没有什么损失,这让弃痛心中放下了一块大石。

    不过,他一想到因为此事耽搁了不少时间,还有那两名来历不明之人在一旁幸灾乐祸地看好戏,心中不免有些忐忑不安,事情似乎有些脱离了自己的控制,此时实在不宜逗留,而是应该马上离开,心意已决,他下令道:“启航!”

    “是!”所有人齐齐应道。

    只见所有约三十艘船只都升起船帆,迎风鼓涨起来,吃足风力,开始移动!

    “且慢!!!”

    一个声音从远处传来,船上和岸上所有人闻声看去,只见一道红影从远处飞来,衣袂飘飘,正是身着巨大披风的波求。

    弃痛一见脸色微变,说道:“孙治,你立刻护船远行,待我与他会上一会!”

    “是!”孙治大声应道,立刻指挥船队继续开拔离岸。

    弃痛跃上半空,静等波求到来,笑道:“求兄急急而来,莫非有何要事?”

    波求终于赶到这里,一见弃痛堵住自己,而黄大仙宫的船队正在离开,立刻明白事情果然如自己刚才所料,这次真的是被弃痛给坑了,想不到此人以小乘之尊,竟行灌醉自己的勾当,企图将本界的珍贵药草一网打尽,如果真的让他把药草全部运走,只怕玉兔界接下来几十年的日子就要惨了!

    而自己也很难向本界的民众做出交待,这个界主是崩想再当下去!

    他心念一动,身上披风脱体而起,飞向远处高空,越变越大,直至遮住半边天空,红光艳艳,染红了所有的一切!

    “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