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仙韵传 > 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 柁西度
    “秦多宝?”李运一怔。

    这个名字在信息中有浏览过,是禅宝坊的老板,想不到与金禅子还是老友,关于此人,不少信息都提到他拥有一双极为厉害的慧眼,能够变废为宝。

    李运很快想到在黑狱堂的老刀子,虽然他的修为只有阴阳境,但也拥有一双慧眼,许多别人认为是废物的东西在他手中也变成了不可多得的宝物,如果他的修为也能达到散仙,恐怕也能创立一个不小的势力吧…

    “大人,老秦这个人有钱以后,就喜欢玩乐,这几年都住在翠香楼呢!”金禅子又道。

    文雨祥插道:“大人,老金这次本想带小奴一起去翠香楼玩的,不过,为了天香酒楼之事,就先来到这边。”

    “哼,你们两个狼狈为奸,联合起来对付我!大人,这两人以前有一腿的!”考超凡一旁打小报告。

    哇…

    智明和智达听得大叫一声,心头狂跳,眼睛直愣愣地盯着金禅子和文雨祥…

    “这…你…你这老小子,真是胡言乱语!老夫和雨祥是清清白白,什么时候有一腿了?!”金禅子怒道,脸上涨得通红。

    “考超凡,你什么时候见过我与老金有一腿的?!我们的雌躯都是完整的,等着交给大人哩!!!”文雨祥情急之下,说话都不带把的。

    “哼,那是你们没办法让对方实现完美变身罢了…”考超凡揶揄道。

    “你?!”

    金禅子和文雨祥顿时哑口无言,脸色变得血红血红。

    “好了,你们三个怎么活着活着都活回去了?生命这么悠久,有一腿两腿的算不了什么大事,大人我可不会因为这些事就对你们有所偏见。现在你们都到了大运宫,都是好兄弟,心里边有什么结也应该都打开了,要团结一心,对大运宫的发展才有帮助…”李运忍不住教训了他们一番。

    三人一听,连忙应道:“是!大人!”

    “嗯,现在看来,我们倒是可以接下这个任务去楞严界的容宝堂见见世面,不过,我当然不好出面,还是让小祥出面吧。”李运思索道。

    “是!大人!”文雨祥连忙说道。

    “另外,此行还要与其他各界的禅修接触,就让小达也一起走,代表穿云寺与他们见面。”

    “是!大人!”智达大喜道。

    “大人…那小奴呢…”智明一旁急道。

    “你是总寺住持,必须主持大局,怎可随意出动?”

    “这…”

    智明顿时愣住,有些羡慕地看着智达,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是总寺住持,不可随意外出,他肯定是要争着跟在大人身边的,现在,只能眼睁睁看着智达捞到这个好处了。

    “我再送你两箱中品星运酒,你就安心地呆在后山吧。”李运笑眯眯道。

    “哇…多谢大人!!!”智明转涕为笑,连忙大声称谢。

    两箱中品星运酒价值无法估量,还可以让自己尝尝变身滋味,这可是实实在在的大好处。

    就连智达和金禅子等人都有些眼红了…

    智明喜滋滋地收起两箱酒,又想起一事,问道:“大人要外出,那渡长老他们怎么办?他们还在桃花空间呢…”

    “他们的伤势仍需恢复,就让他们呆在那里吧。而且,穿云寺现在仍未安定,需要他们镇住局面,你必要时可以找他们帮忙。”李运说道。

    “大人说的极是!有他们在,我就安心了!”智明由衷说道。

    李运将事情安排妥当,就让文雨祥和金禅子回禅机殿接任务,让智明返回穿云寺,自己则与考超凡、智达两人继续沟通。

    此时,尹胜等人终于泡完澡了,一个个精神焕发,灵气逼人,状态大好。

    “大人,可以出发了吗?”尹胜看到大人三人,连忙问道。

    “一会儿就可以,你们先去养马空间把马儿都准备好吧。”

    “是!大人!”

    众人来到乌云马所在空间,只见这里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现乌云,这些马一匹匹吃得膘肥体壮,毛色油亮,极为强骏!

    每个人都挑了一匹,还为大人等都准备好了马车,整束妥当,就得到指令可以出发了。

    光影闪烁,空间变幻,众人略略有些晕眩,清醒过来后却发现自己来到了十方界的禅机殿附近,文雨祥正与一名中年人站在那里等候,后面还有不少人,看起来象是中年人的随从。

    “祥仙大人,这些就是你的马队?”中年人挑眉问道。

    此人看起来慈眉善目,圆脸红润,胖乎乎的,甚是富态。按信息上说,他名叫柁西度,乃是一名游方商人,也就是到处游历,寻求商机之人,此次的确是搜集了一大批物品要去容宝堂拍卖,却碰上那烂陀界大乱,只好到禅机殿发布信息以求保护。

    他这次运气不错,信息刚贴出不久,就有不少人主动来寻他,其中不乏有尊者大能,本来已经确定了人选,但令他感到意外惊喜的是,禅机殿的老板金禅子跟好友文雨祥恰好也要去楞严界的容宝堂参加拍卖,答应顺便保护他们,这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之事,没有理由不让他们保护。

    于是,柁西度果断放弃了原先的人选,选择了文雨祥来保护,并主动将酬金又提高了两块下品灵晶,达到十二块下品灵晶,毕竟此趟名义上是文雨祥一人接单,但同行的还有金禅子,实际上就是两名散仙来保护。

    虽然如此,柁西度却感到更为放心,简直就快将这趟路程当作游玩来看待了。

    文雨祥点点头道:“不错,此次来十方界处理造假事件的影响,带的人多了些。”

    “哈哈,多了好啊!你看他们一个个多精神?老夫看着心里别提有多开心!”柁西度笑得眼睛都快眯成一条线。

    “那是!老夫手下这些人都是精英,训练有素!”文雨祥得意地说道。

    “祥仙大人,老夫倒是有些不明白,为何你出门不坐飞舟,反而要乘坐马队而行呢?若非老夫也是喜欢四处游历之人,此次又不赶时间,还真不一定就让大人接了任务呢!”柁西度狐疑道。

    “柁老弟有所不知,老夫闭关了一段较长时间才刚出来,需要到处走走,详细了解各地的情况,选择新的酒楼分点位置。如果坐飞舟那就是在走马观花,无法得到最详细的信息,所以,老夫还是选择了以马队的方式来完成这次任务。”

    “哇!祥仙大人真不愧是天香酒楼的大老板,行事真是出人意表,别具一格,令人佩服,佩服啊!”柁西度大赞道。

    “哪里哪里,我们这点生意赚的都是辛苦钱,哪有柁老弟如此独具慧眼,点石成金,轻轻松松地就赚了大钱!”

    “祥仙大人说笑了!老夫这钱赚的才真的是辛苦钱!我们这里每个人几天就得磨破一双鞋,说得嗓子都要哑了,有时候眼光不准还掉坑里去了,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呢!”

    “哈哈,你说得这么惨,老夫怎么看你日子过得无比滋润,出门还自带厨间厨子浴间搓澡工俊男靓女一大批…”文雨祥揶揄道。

    “这…祥仙大人见笑了!咱们赚了钱是为了什么啊?还不是为了让生活更好,享受更好吗?再怎么样都不能苦了自己吧?老夫要是不把这些都带齐,怎么可能保持这么一个圆滚滚的肚子?怎么可能保持这么白晳的皮肤?怎么可能保证自身阴阳调和圆顺自如?呃,这个…祥仙大人如果看中老夫这里哪一个俊男靓女,只管挑去,玩腻了再来换,没有一点问题!!!”柁西度暧昧地说道。

    “真的?!”

    “当然!不过,老夫也有一个小小的要求…”

    “哦?柁老弟有何要求不妨直说。”

    “老夫对你手下这些精英真是喜欢得不得了,一个个都是那么出色,能否让他们逐个来陪陪老夫?”柁西度涎着脸说道。

    “这…柁老弟啊,这一点就别想了!他们可不是我想让陪就能陪的,他们并非我的门人或奴才,而是弟子或雇佣军,如果你真想找他们,就与他们多聊聊,看他们自己愿不愿意…”

    “原来如此!没问题,老夫别的没有,钱还是用不完的,想勾搭一两个小年轻玩玩还不是手到擒来之事?哈哈…”

    “哦?那老夫就要看看柁老弟的手段了…”

    两人一边暗中聊着,一边笑眯眯地看着众人一番忙碌,把许多大箱子搬上十几辆特制的大马车,里面肯定都是柁西度在游历过程中搜集过来的宝贝,当然,柁西度手中肯定还会有一些更为珍贵的宝物,不过,想来他必定会藏在一些空间宝贝当中,或者是他自己的体内空间,随身携带着。

    柁西度本身带领的人员就很多,有一百多人,其中除了专门服侍他饮食起居的人之外,还有一半是雇佣修士,其中领头的是一名神情颇为冷峻的瘦削汉子,名叫战山,修为达到涅槃境中期,显得精明强干的样子。

    见到文雨祥手下这帮人,他明显感到有些震惊,一直在暗中观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