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仙韵传 > 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 蔓陀城 3
    “天哪!!!”

    纪默惊呼一声,神识查看之下,发现这批财富价值之高不可想象。

    看来城中这些势力的家底甚厚,每家送一点来,一汇总就是一笔巨资,比他做什么都要赚得多!

    “城主…这么多财宝!不就是玩一夜嘛,顶一顶就过去了,他们不是说了吗,很刺激的!”林海一旁激动地说道。

    “你?!你不会是法冈的说客吧,挖好了坑让我跳进去?!!!啊?!!!”纪默大骂道。

    “冤枉啊!城主,你看看这!再看看这!!这么多财宝,你一个晚上就赚回来了!换作是我也愿意啊!”

    “那你去吧!”

    “哎呀城主,法冈要的是你!再说了,咱们现在还有别的选择吗?”林海委婉地说道。

    “你说的倒轻巧!法冈如果光是虐虐也就罢了,如果他还强来那我不惨了!我的童子之身保留到现在多不容易,难道我的修真根基还值不了这么些钱?!”纪默大声吼道。

    “什么?!城主你…你…你还是…童子之身?!”林海好象看怪物一般地盯着纪默,结结巴巴地说道。

    纪默脸色涨得通红,嗫嚅道:“你跟了我这么久,什么时候见我去过那些地方了?!”

    “这…”

    林海一怔,想想还真是如此,这个纪默简直是太乖了,不要说从来没有去逛过什么勾栏青楼,就连家里也没有一个夫人侍妾,简直就是一个光棍城主!

    现在的问题就有些严重了,城主的童子之身当然比这些财宝要宝贵得多,要知道城主现在是涅槃境,相当于王级,这样的人物已经可以开门收奴婢了,但他到现在依旧保持童子之身,显然还不想破了这修真根基,其目标肯定直指大乘尊者!

    一旦达成目标,还怕会没有财宝?

    如果为了眼前这些财宝却丢失了修真根基,那才叫冤呢!

    不过,现在财宝已到手,想退回去实在心有不甘,而且,法冈那一头的威胁一直在,这叫纪默该如何办?!

    “城主,要不请那位尊者帮你求求情?”林海提议道。

    他说的那位自然就是纪默背后的尊者,这是一个秘密,连林海也不知道是谁,只知道存在这样一个人物。

    “这个…让我再想想吧!只怕他出面也不好办,虽然他能镇住法冈,但对智清也是毫无办法,若是法冈因此而怀恨在心,在智清那里挑拨一下,那就反而害了他!”纪默摇摇头道。

    他心事重重地返回城主府,愁眉紧锁,整个人处于即将崩溃的边缘…

    “纪默…”一个声音忽然在他耳边响起。

    纪默有些恍惚,但还是睁大眼睛,向周围看了看,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幻听了。

    “呵呵,你没听错,是我在唤你!”那个清亮的声音又在他耳边响起。

    纪默精神一振,立刻想神识锁定这个声音,找到发音人,却发现这个声音飘忽不定,似幻似真,根本无法锁定来处。

    “你是谁?!”

    “流风。”

    “流风?你找我何事?!”

    “看你愁眉苦脸的,想帮帮你而已。”流风懒懒地说道。

    “哦?你知道我因何事犯愁?!”

    “不错!”

    “你…真的能帮我?!”

    纪默心头忽然升起一丝希望,这个声音似乎有一种魔力,让他听着感觉极有安全感,而且潜意识里还极为喜欢。

    “当然!不能帮你的话,我还联系你干嘛?”

    “你为什么要帮我?”

    “难道你不想有人帮?那你就去给法冈送修真根基算了!”

    “啊?!别!别别!!我不问你为什么要帮,不过,你就算帮得了一时,也帮不了一世,这个法冈早就盯上我了,这一点我早就察觉,所以,就算我能躲过这一次,也躲不过以后他的骚扰!”纪默叹道。

    “呵呵,其实我也觉得有些奇怪,法冈长得还不错,又是一名尊者,你就算因他湿了身,你的修真根基也不会受到破坏,反而可以得到滋润啊?”流风笑道。

    纪默一听,脸色涨得通红,哼道:“你怎么这样说话?我的目标是投入散仙门下,才有可能实现真正的完美变身,修炼仙躯。但现在灵界那些散仙个个挑剔得很,象我这样的胖子是很难入得了他们的法眼的,如果再湿了身,那就更加不可能了!”

    “原来如此。那灵界这么多散仙,不知你最想投入哪一个门下?”

    “这个…我们禅域的散仙就有不少,不过我现在不想加入禅道,而更趋向于去投王怀旭或是星尊大人…”

    “啊哈,看来你的理想很远大啊!”

    “见笑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纪默摸了摸身上那些肥肉,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自嘲道。

    “你的现实也很丰满…法冈很快就要返回穿云寺了,说不定再也不会回到这里。”流风忽然说道。

    “什么?!”纪默一怔。

    这个消息有点突然,让他感到有些错愕。

    “智清已经唤他回去,而他现在正在蔓陀城外搜索两个人,不管他能否抓到那两个人,三天之后,他都必须回去。因此,不管你三天后是否去赴约,他都已不在这里,所以,他与你那个约定实际上取决于他是否能够在三天之内抓到那两个人,如果抓到的话,那个约定就有效,否则,就会自动失效!”流风说道。

    “真的?!”

    “比你的童子之身还要真!你现在所要做的就是尽量干扰他的搜索,让他无法顺利找到那两个人。”

    “干扰搜索?你说的那两个人就在城外?”纪默急问。

    “不错!法冈现在认定那两个人是在城外,但如果你能制造假象,让他们好象出现在城中,那就可以让法冈分散注意力,加大搜索的难度,自然可以消耗他的时间…”

    纪默眼睛一亮,略一思索,说道:“有道理!不知你能否提供那两个人的基本信息给我?我可以命人假扮他们出现在城中。”

    “可以!”

    流风很快将戒痴和智达的影像信息给了纪默,再加上一些基本信息。

    纪默马上行动起来,与师爷林海一合计,立刻找来了数百人,打扮成戒痴和智达的模样,一对对地在城中出没,还在一些药馆外停留…

    果然,法冈的手下很快收到药馆掌柜发来的信符,并将信息很快传给法冈,这让法冈如获至宝,从城外急速掠回城中,逐对搜索核查…

    让他恼火的是,这些人只是在外形和着装上与戒痴和智达有些相似,骨子里根本就不是戒痴和智达,当抓到第三十五对的时候,法冈已经受不了了,立刻进行搜魂!

    结果让他感到极为无语,因为这些人来自蔓陀城内各行各业,至于为什么会出现在城中,甚至在药馆门前游荡,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

    这显然就是被人把相关信息给锁定了,一旦被人抓住,这个信息就会自动销毁。

    “高手!绝对是高手!不然怎么可能想出这样的办法?!”法冈心念电转,有些不淡定了。

    他极度怀疑此计就出自智达之手,也只有智达自己为了脱逃,才有可能想出这样的办法来。

    而智达找的人均是来自城中,还源源不断,这让法冈很快断定,智达和戒痴的确就隐匿在城中某个角落,正在不停地抓人化妆,放出这些嫌疑人来。

    法冈立刻命令手下进行全城搜索,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

    这些人横冲直撞,根本不将城主府和蔓陀城卫队放在眼里,甚至还冲进城主府中进行搜索,让所有人看得目瞪口呆。

    纪默看到这个情形,心中对流风是感激不尽,看来他所说的信息完全属实,法冈为了搜寻那两个人,几乎已到了快要发疯的边缘,想来早就忘了与自己的那个约定了。

    “流风…流风…你究竟是什么人?”纪默口中喃喃道。

    “城主!!!城主!!!”林海急匆匆而来,大呼小叫。

    “怎么样?!”

    “城主,流风的资料找到了!”林海兴奋道。

    “有重名的吧?”

    “虽然有,但不多!而且,最近出现在蔓陀城周围区域的也就这一个,应该是他,不会错的!”林海说道。

    纪默闻言,连忙感应信息玉简,很快就不淡定了!

    “什么?!此人竟然是一个小金丹?!还将迦南寺那些千古禅联一次性都对出来了?!念石禅仙还与他聊了三天三夜?!天哪!!!”

    “嘿嘿,城主,若不是此次去查他的信息,我们连那些禅联被对出来的消息还不清楚呢!这件事可真是震古烁今啊!只怕现在整个禅域都要传遍了!”林海感叹道。

    “不错!可见流风此人慧根之高不可想象,小小年纪,竟然可以与禅仙对谈三天三夜,还让禅仙为他送行…这让我们还怎么活?!”

    纪默越说越激动,感觉自己的年纪都活到狼身上去了。

    “这个…城主不必妄自菲薄,你现在可是涅槃大能呢!另外,从信息上看,流风离开南叶城后正是往北来我们那烂陀界,所以,这个流风肯定就是与你传音之流风!”林海肯定地说道。

    “有道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