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仙韵传 > 第五百三十九章 熊丙
    “原来如此!不知波求仙子为何不与王兄一起过来?”明空子揶揄道。

    “明兄有所不知,应该是波求…兄…”綦石立刻说道。

    “什么?波求…兄?!”明空子假装一怔,眼睛睁得大大的。

    王义正在泡茶的手一抖,茶液竟洒出不少…

    “看书法!”

    他袖子一挥,立刻收起茶具,闪到一边观看书法。

    熊丙和綦石反应过来,也跟着观摩茶室之中的书法画作。

    三人很快就被吸引,特别是綦石,他的道意本就融入书法之中,其“神魔杀戳”之道意还差点让李运中招。

    正因如此,他也是第一个被李运的作品影响最深之人,很快就在一幅诗作中陷了进去,诗云:

    《西江月.世事一场大梦》

    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

    夜来风叶已鸣廊。看取眉头鬓上。

    酒贱常愁客少,月明多被云妨。

    中秋谁与共孤光。把盏凄然北望。

    ……

    綦石呆立在书法之前,心中泛起人生如梦之感,一切皆如白驹过隙,雪后飞鸿,犹如天地间偶然的飘蓬…

    在冷落清秋的夜里,凉风吹打着庭院里的树叶,在空旷的长廊里发出凄凉的回响…

    天涯同一月,相思两地情,遥望却不能相聚,修真界中太多的痛苦与无奈常使人陷入深沉的悲凉之中…

    他整个人不停地微颤着,脸色凄惨,泪如泉涌,头上铁发竟有几缕慢慢变白…

    明空子得意地笑着,因为他早已领教过这些作品的厉害,根本不敢再看,此刻看到綦石杯具的样子,心里简直乐开了花。

    转向王义,发现他正在看一幅诗作:

    《山居秋暝》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

    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

    ……

    王义看着看着,仿佛看到一幅极美的山中景象,世外桃源,天色已暝,却有皓月当空;群芳已谢,却有青松如盖。山泉清冽,淙淙流泻于山石之上,有如一条洁白无瑕的素练,在月光下闪闪发光,多么幽清明净的自然之美…

    竹林里传来阵阵歌声笑语,一群天真无邪的姑娘们洗罢衣服笑逐归来;亭亭玉立的荷叶纷纷向两旁披分,掀翻了无数珍珠般晶莹的水珠,那是顺流而下的渔舟划破了荷塘月色的宁静。在这青松明月之下,在这翠竹青莲之中,生活着这样一群无忧无虑、勤劳善良的人们…

    这样一种安静美好,朴素纯洁的生活,可以让人远离修真界的喧嚣和险恶…

    他脸上露出痴迷之色,已经深深地陷入画中这个美好世界,难以自拔…

    明空子摇了摇头,再看熊丙,发现他似乎颇为闲适,在茶室中走来走去,随意停歇,摇头晃脑,不禁一怔。

    “怎么会这样?难道他竟能不被这里的道意所感染?”他心中暗思。

    “明兄,这些作品还真是很难看清楚啊!”熊丙一边逛着,一边感叹道。

    “哦?不知丙兄看到了什么?”明空子奇道。

    “模模糊糊的,好象披了一层灵光,难道象李运这样的大书法家就是画这种灵光的?”熊丙狐疑道。

    “你?!你真的只看到灵光?!!!”明空子一呆。

    “正是!”

    “哈哈!哈哈哈!”明空子终于大笑起来。

    他终于意识到,原来熊丙根本没有入道,身上几乎没有道意,这就难怪他只能看到道韵之光,却无法透过这层莹光看到作品中的内容了。

    “明兄为何发笑?”熊丙大奇。

    “丙兄,依我看,你就别再费劲了,还是坐下来与我一同喝杯茶吧,或者看看运儿写在这些绢帛上的练笔诗词也行…”明空子说道。

    “哦?练笔诗词?”

    熊丙眼睛一亮,看到旁边柜子中放的绢帛,连忙取来观看,顿时也被其中那些龙飞凤舞、生动逼真之字画所深深吸引…

    五天过后…

    “哈哈——”

    一声大笑划破宁静,却是熊丙发出。

    只见他站在一幅书法前面,披头散发,状若疯狂,口中大叫着:“我终于看到啦!看到啦!!!”

    大笑声将王义和綦石从各自沉迷的意境中拔了出来,两人似乎猛醒过来,只觉头脑昏沉,全身软绵绵的,瘫倒在地…

    “恭喜恭喜!”明空子大笑道。

    “多谢多谢!想不到这五天竟然让我领悟到一丝道意,俺老熊要好好地谢过李运这小子!”熊丙大声说道。

    “丙兄放心,小弟定会转告!”

    “这是我得到的一套炼体功法,称为‘青木体’,级别颇高,就送与李运了!”熊丙掏出一块玉简,递给明空子。

    “这…你确定?!”明空子一怔。

    炼体功法并不是太多,而级别高的更少,想不到熊丙居然将此功法送与李运。

    “当然!与他的作品启发我的道意这一点相比,这套功法根本不算什么。”

    “好!小弟定会转送!”

    两人看向王义和綦石,发现王义脸上犹自泛着一股无比迷醉的神色,眼神离离,口中不停地喃喃自语,而綦石头上的铁发竟然有近半变为白发,脸上皱纹深深,整个人显得苍老无比…

    “唉…”

    明空子微叹一声,将两人拎起,带着熊丙一起向清乐园而去。

    “明兄,此处似乎是新建的?”熊丙一进园中就说道。

    “不错。这里是李运设计建造的一处乐园,称为清乐园,可以让修士得到较好的调整…”

    “清乐园?可有什么奇特之处?”熊丙眼睛一亮。

    “当然。丙兄是想论道呢,还是玩乐呢?”

    “这…刚从茶室回来,论道就算了吧,还是玩乐,有什么好介绍?”

    “此处玩乐项目尺度不大,最大的也就是天体日光浴晒场。”明空子乐道。

    “哈哈,不会是象锤锤乐那样的天体晒场吧?”熊丙大笑道。

    “当然不是!难道丙兄还不知道,我们清元门早已推出防晒油膏,可以真正地晒晒天体日光浴?”明空子奇道。

    “哦?!我刚从万兽界回来不久,倒是不知此事。看来一定要试试了!”

    “丙兄有此兴致,老夫只有舍身相陪了!顺便让这俩小子清醒清醒…”明空子大声道。

    “哈哈,正是如此!”

    两人很快进入天体日光浴晒场贵宾区,明空子一下子叫进来十几个陪晒女郎,顿时莺声燕语,春色这边甚好。

    熊丙乐得哈哈大笑,一边享受着太阳火精之力,一边享受着陪晒女的香玉柔荑,转头见王义、綦石仍是一副痴迷凄惨的神色,大笑道:“这俩小子到现在还在做梦?好好晒晒,清醒清醒!”

    手上连挥,将两人剥了个精光,吩咐陪晒女为他们擦上防晒油,享受日光浴…

    忽见明空子的神情并不是太开心,奇道:“明兄,有何心事?”

    “这…丙兄有所不知,老夫前不久在清乐园被人教训了一下,现在一进此处,就会想到那天之事,心中实是不喜!”明空子叹道。

    “哦?!竟然有此等事?!是何人所为?!”熊丙顿时惊愕不已。

    “此人就是小强!”明空子狠狠道。

    “小强?!你是说…我们大周新出现的疑似化神之人?”

    “不错!此人实力强大,道力极高,老夫在一百手内就被他下得吐血…”

    “哇!”

    熊丙闻言,惊叫一声。以他所知,明空子的道力之强可与王义相比,没想到遇上小强,竟落得如此下场。

    这次他们三人过来,其实还有查探小强行踪的重任,如能遇上,当然最好是将其劝进十鼎山,以增强大周人族的实力。

    他马上与明空子聊起小强,这才知道小强的首次出现就是在这里,而最大的受害者就是明空子…

    “嘿嘿,明兄,这个小强真是太有趣了,俺老熊特别喜欢他!”熊丙大笑道。

    “什么?你不想着为我出口气,反而说这样的话?”明空子怒道。

    “哈哈!小强只是做了我想做却做不了之事,俺听着就开心不已!”

    “你?!好啊,看来我不把你吊打一下是不行了!”

    “别!别别!俺老熊承认不是你的对手,所以才这么喜欢小强嘛,哈哈!”

    “既然如此,就别怪老夫要虐熊了!”

    明空子心念一动,似一阵风般呼啸而出,身躯化为一股清风,将熊丙紧紧包裹,在空中急旋起来。

    熊丙猝不及防,一下子就被转得昏头转向,脑袋象浆糊一般,本能的想反抗,却觉一股强大无比的力道随风渗进体内,将自己的灵脉紧紧锁住,灵息运转立顿。

    旋风散去,熊丙发现自己被定在空中,脸色惊愕无比。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被明空子突袭成功,转眼之间就被制住。

    如果是真正对敌,恐怕就要殒落了!

    “明兄…快快将我放下!”熊丙惊道。

    “不行,你刚才得罪了我,死罪可免,活罪难饶!”

    “你…你要干什么?!”

    “哈哈!就让你尝尝被人赤身吊打的滋味!”

    明空子得意地笑着,想起当空空盗的恶趣,灵力鞭马上一下一下地抽打起来,晒场上顿时响彻着恐怖无比的熊叫声。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