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仙韵传 > 第四百七十章 飘雪轻雾
    “然也,然也!所以,我们只需盯住风尘子的动向即可,届时,供药者自然就会浮出水面…”沈友希笑道。

    “哈哈,梁兄此计大妙啊!”马颢衷心说道。

    四人又是一阵哄堂大笑,脸露得意之色。

    商量了一番,四人决定跟着风尘子去东乌门,很快就来到上次李运等人论道的东乌楼望月台,一边在此赏玩,一边神识盯住风尘子的动静…

    “梁兄,来到这里,我记起一事,上次王义和熊丙两人在此发现空空盗踪迹,一路追了出去,现在竟说是去了万兽界!”马颢说道。

    “不错。此事我已知晓。那个空空盗并非真正的空空盗,只是假扮者之一…”梁泽语出惊人道。

    “什么?!”几人一愕。

    “呵呵,此人乃是新近从大夏搬到大周的铁指山仙门的老祖綦石。在王义和熊丙紧逼之下,他终于交待了实情,纯粹是为了好玩而模仿空空盗的作案手段,现在已将所有抢得的人和物都归还了这个东乌门。”梁泽解释道。

    “原来如此…”几人恍然大悟。

    “此事我本打算到‘九鼎大会’时再说,现在左右无事就与各位透露一下,那个綦石的修为是化神二层,而且领悟了‘神魔杀戳’之道,战力不凡!”梁泽又说出一个惊天信息。

    哇!

    马颢、沈友希和安黛仙子都真正地被震惊了!

    人族化神数量极少,珍贵无比,多出一个,实力就能真正地增长一分。想不到在不经意之间,人族居然就多了一名化神,而且还是入道之人。

    “梁兄,此话当真?!”安黛仙子惊喜道。

    “千真万确!此人战力堪比王义,比熊丙还要强上不少!毕竟熊丙还没入道呢。”梁泽肯定地说道。

    “太好了!看来,我们的九鼎山也该改名叫‘十鼎山’了!”安黛仙子娇笑道。

    “不错,就看綦石何时到九鼎山再铸一鼎吧!”梁泽笑道。

    沈友希一旁插道:“梁兄,听说最近肆虐大商下属各区的空空盗修为极是不凡,极有可能也是一名化神!”

    “哦?沈弟可有相关信息?”梁泽一怔问道。

    “前不久接到庆弘来自大夏的信符,其中提到空空盗修为极高,竟在他手下抢走了两人,而且,此人在棋道、乐道上均以入道,有极深的造诣,甚至在大夏的天籁园中,还用乐道之力凝聚了一座乐山…”

    “哇!”

    梁泽三人听得目瞪口呆,面面相觑。

    “难道他的乐道之力比起庆弘还要强不成?!”安黛仙子错愕问道。

    “听庆弘的语气,似乎是如此。”沈友希点点头道。

    “此乃人族之福!不过,此人既有如此修为和道力,为何却频频作出偷盗之事?难道真的就是为了好玩不成?”梁泽微愕道。

    沈友希叹道:“此事的确令人费解。如今,寻找这名空空盗应是我们的重任之一,若是能够让他也加入九鼎山中,我们大周的实力就能飚涨了。”

    众人均是点头赞同。

    真如沈友希之言,除了那些隐世化神之外,大周就拥有十一位明面上的化神,声势大涨,在人族各大区之中的地位必定大大提高。

    “想不到我们大周最近似乎风水极好,能人频出,化神就新出两位,而且,还有一名年轻的书法大师新鲜出炉…”马颢一旁笑道。

    “书法大师?你是说…写出那三首诗词的李运?”沈友希说道。

    “不错!正是那个李运!我在锤锤乐的展厅看到过他那三幅书法,真是自愧不如啊…”马颢叹道。

    “不可能吧?!”几人惊道。

    马颢乃是大周最负盛名的书法大师,在符道上也达到黄级上品的级别,没想到竟然从他口中听到此话。

    “的确不如!此人书法已臻化境,随手写来,笔笔入道,道意盎然,让人观之心魄为之所夺,难以自制!而且…”马颢缓缓道。

    “而且什么?”安黛仙子急问。

    “他那三首诗词的水平极高,在诗道上的成就恐怕绝不低于他在书法上的成就,听说晏若虚已经邀请他成为飞烟学府的嘉宾…”

    “什么?!”

    沈友希、安黛仙子均是一惊。

    “哈哈,难道沈兄和安仙子还未听说此事?你们一个是飘雪学府的头头,一个是轻雾学府的头头,消息不可能如此闭塞吧?”马颢大笑道。

    “我…最近一直忙于剿妖和追踪鬼道子之事,此消息还真的未知!”沈友希激动地说道。

    “我也是!都好久没有回大周了!”安黛仙子叹道。

    马颢点点头道:“原来如此,那就难怪了!晏若虚最近老拿着李运送给他的一首赠别诗,到处去炫耀他与李运的交情,而且还说…”

    “说什么?!”

    “还说…李运以后到了大周,首站必定是到飞烟学府去交流讲道,到时,他们飞烟学府一定会邀请那些求道之人到场观看。”

    “哼!岂有此理?!”沈友希一听,怒哼一声。

    “不知那首赠别诗写了什么?让晏若虚如此有把握?”安黛仙子奇道。

    “此诗…气度从容,风味隽永,信手拈出,却内蕴依依惜别之深情厚谊,是我读过的送别诗中之最…”马颢喟叹道。

    “哦?竟然如此?!马兄快快吟来!”几人连忙催道。

    “仔细听好了:《送晏若虚回大周》,清元朝雨浥轻尘,楼台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夏关无故人。”马颢悠悠吟道,声彻全场。

    哇!

    几人一听,顿时有点痴了。

    周围众修士听到此诗,惊为天作,个个如痴如醉,沉迷在诗歌的意境当中。

    “兄弟,喝!”

    “干了!再喝一杯!”

    “好!此杯过后,你就再也见不到我了…”

    “哦?你要哪里?”

    “我…我要去清元见写诗之人…”

    “好,那我也去…”

    梁泽等人看到场中此景,暗暗心惊,想不到此诗的境界,居然可以达到如此地步,真可谓前无古人。

    沈友希“腾”的一下站起,说道:“各位在此,小弟打算去清元门拜访一下李运!”

    “不行!要去就一起去!”安黛仙子立刻说道。

    “仙子莫非也想与那晏若虚争一下么?”沈友希狐疑道。

    “哼,这是当然,他只是捷足先登而已。李运根本不知道被他诳了,飞烟学府的实力哪能与我们轻雾学府相比,到时一定要让他先到我们轻雾学府来讲道!”

    “你?仙子此言差矣,你们轻雾学府的排名在四大学府之中居于末位,我们飘雪学府才是排行老大的学府,以李运的才学,必须先由我们飘雪学府来组织讲道才对!”沈友希大声道。

    “沈兄何出此言?我们轻雾有哪点比不上你们?论舞道,论美色,论仙境…岂是你们飘雪所能比的?”安黛仙子黛眉微蹙,薄怒道。

    “这…”沈友希一时无对。

    “好了,好了!两位这样成何体统?飘雪、飞烟、润雨和轻雾四大学府各有特长,这是众所周知之事。依我看,你们都先别去,待寻得药液提供者之后,我们再一起去找李运,讨一首诗词书法,岂不美哉?”梁泽劝道。

    “嗨,梁兄有所不知,此次若非追踪鬼道子,我本就是专程从大周赶到大夏去见李运的,没想到还是被耽搁了,以致于让晏若虚钻了空子!”沈友希叹道。

    “原来如此。但事已至此,你看李运所写赠诗,与晏若虚的交情跃然纸上,想改变是不可能了。沈弟不如放平心态,我们再好好谋划一番…”

    “哦?梁兄有何妙策?”沈友希眼睛一亮。

    几人马上低声商议起来。

    ……

    “运弟!你刚才去哪里了?”雷响一见李运又无声无息地出现,惊愕问道。

    “刚才…明空子有点急事传唤我,去应付了一下。”

    “原来如此。你要是再不来,这些七彩蛾就快被我吃完了!”

    “呵呵,我知道大哥一定会为我留一些的。”

    李运看着炸得澄黄油亮香喷喷的七彩蛾,口水立刻就流下来了,马上动手,狂嚼起来。

    雷响看到李运吃得欢,心头大乐,笑道:“运弟如此喜欢吃,不如我们再去搜刮一些来吃。”

    “哦?要到哪里去找这种七彩蛾?”

    “七彩蛾生于大洋界极东之地,而且一定要在夏日最强几天捉拿才是最好吃的!”

    “这么麻烦?!”李运一愕。

    “当然!要不然那黄乙邈怎么会将此任务交与我们龙族来办?我们派了一队战龙在那里守了半年时间,才算完成了。”

    “那螟蚣呢?”

    “螟蚣深埋在冰原之下,极是难找。我们一队战龙在冰原界发掘了一年,才发现了它们一个巢穴,全部抓了过来!”

    “哇!”李运听得瞠目结舌,想不到今天所吃的这两样美味,得来竟是如此艰辛。

    “我看…还是算了!我们还有大把事情要做,这些美味以后有空再去搜寻吧。”李运叹道。

    “这怎么行?吃可是大事!你手下有那么多战舰,派几艘去捕捉就行了!”雷响说道。

    “嗯?”李运眼睛一亮。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