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仙韵传 > 第三百五十一章 纤纤血脉
    “什么?!”三人一听,都不淡定了。

    因为纤纤才进入仙门三年多,灵根也只是双灵根,怎么可能在短短时间之内,就达到如此程度?

    要知道,紫绮是少见的天才,是个天灵根,而且从小就修仙。

    是什么样的原因,才能让纤纤在三年时间中就完成了如此恐怖的跨越?

    “而且,纤纤擅弹琵琶,现在,她已能够完全掌控五十九弦琵琶,比起无琴,还要高出十路!”碧真子又抛出一个重磅信息。

    “天哪!”

    三人霍然站起,惊叫一声。

    要知道,就连棋真子,进入金丹以后,能掌控的也就是五十九路棋盘,还不能达到完全掌控的程度,想不到纤纤此时,就已经可以追上他的境界了。

    “看来…我们都看走眼了…”土真子长叹一声,缓缓坐下。

    “掌门,纤纤就是来自南越帝国的梦氏一脉!”碧真子忽道。

    “哦?”三人闻言一怔。

    “我们上次清查三榜前一百名弟子的来历,纤纤自然也查了。她是南越帝皇梦宇的一名皇妃所生,是其嫡系,只是后来该皇妃失宠,被打入冷宫,纤纤才被梦宇派去天龙帝国当间谍。”

    “这么说…南越皇墓主人带走梦氏一脉,纤纤却是漏网之鱼?”土真子沉思道。

    “不错。”碧真子点点头。

    “掌门,说到漏网之鱼,还有一人。据我们在夏阳门的探子传来消息,梦宇的小儿子盈极被阳问情收为弟子后,最近又被夏枯荣收为亲传弟子,特别训练,似乎目标直指摘星大赛!”木真子插道。

    “哦?这倒是有点奇怪…”土真子一怔。

    “为何?”木真子问道。

    “上次那盈极来到我门中采购,我已暗中观察过,水木双灵根,以木灵根为主,修为也就在塑脉三层,怎么能够成为夏枯荣的亲传弟子?还特别训练,直指摘星大赛?要知道,夏阳门中的天才弟子比起其他宗门来,都要多得多!”

    众人听得连连点头,这种情况的确有点匪夷所思。

    “如果…他也象纤纤一样呢?”碧真子妙目一转,忽然说道。

    “这…假如一样,当然值得如此!象纤纤这样的仙资,不要说是在大夏,就算是整个大周,都是极为少见的。”土真子沉吟道。

    “掌门,夏阳门绝非普通宗门可比,他们此举必有深意,因此,我估计,盈极的情况与纤纤应该一样,就算他现在仍停留在上次的水准,这样的进展速度也极为惊人了,因为他是在十四岁才开始修真的,比纤纤只早一年,修真仅仅四年就达到如此地步,可以用超级天才来形容也不为过。”木真子分析道。

    “师兄所说极有道理!这么说来,这两人同出梦氏一脉,又都如此天才,你们说…这与南越帝国这次的惊变可有关系?”碧真子大声道。

    “这…”

    土真子三人闻言,都感觉不好了。

    假如南越帝国惊变与梦氏一脉的仙资太好有关系,那这件事情的重要性就不言而喻。

    “报!”张样匆匆进来。

    “说!”

    “师父,紫绮他们成功擒住夜夜爽,返回宗门!”

    “哦?好,好!”土真子大喜道。

    “这是无花子师叔刚发来的信符!”张样递上信符。

    土真子一把抢过,感应起来。

    “纤纤呢?”碧真子急问。

    “这…”

    张样稍怔,没有想到碧真子听到此消息,首先问的却是纤纤。

    “她也回来了!”

    “马上让她到这里来!”

    “是!”张样匆匆而出。

    “无花说,在梦越城,发现一队夏阳门修士,正在到处找人询问梦氏一脉的事情。”土真子看了信符,大声说道。

    “夏阳门修士?他们怎么敢如此明目张胆地到我清元门境内来调查事情?”木真子怒道。

    “也许…他们从盈极身上发现了梦氏一脉的仙资独特,赶去查看了。”碧真子说道。

    “有道理!想不到他们的速度倒是挺快的!”土真子点点头。

    “唉!都怪我没有早说,现在却已发生如此惊变,这可如何是好?”碧真子哀叹道。

    众人默然,此事的确是碧真子的过失,纤纤这样的仙资对一个仙门来说是何其重要,可她却为了给大家一个惊喜,隐忍不说,导致发生变故。

    不久,纤纤匆匆到来。

    一进殿中,她就感觉气氛不对,四名金丹老祖都直直盯着她,神识狂扫,简直把她当个透明人一样。

    这种神识扫视简直比脱了衣服看还要厉害得多,可以说把她从上到下,从里到外,看了一个彻彻底底。

    纤纤顿时当场石化,脸色涨得通红。

    “纤纤,把你的血滴几滴出来!”

    土真子手上一翻,出现一碗清水,放到纤纤面前。

    “我的血?!”纤纤闻言脸色剧变。

    她没有想到宗门竟然要查她的血,这是她心中一个绝对秘密,任何人都不会说的。因为她知道自己的血与别人有些不同,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她知道说出来对自己一定没有好处,因此小心保守着这个秘密。

    “不错!”土真子断然道。

    在四名金丹的威压下,纤纤别无选择,只好颤巍巍地滴出几滴血到碗中。

    哇!

    四人一看,顿时被吓住。

    只见这几滴血呈暗金色,一进入碗中,立刻跳动个不停,竟把一碗清水全部震出碗外,自己却在碗中仍然跳个不停!

    “这就是梦氏的血脉?!!!”

    四人再也镇定不下来,霍地站起。

    “难怪,难怪!如此活力,如此活力啊…”土真子仰天大呼道。

    人影一闪,殿中多了一名玄服虬髯壮汉,正是明空子。

    他眼睛紧盯着这几滴血,嘴巴张得大大的,可以塞进一个大鸭蛋。

    “此事必须追查到底,不惜一切代价,将梦氏一脉全部追回来!”明空子猛醒过来,大声吼道。

    “是!老祖宗!”四人凛然应道。

    纤纤一听,顿时怔住,惊恐问道:“师父…梦氏一脉…怎么啦?!”

    虽然她对父亲梦宇颇为不满,但是,毕竟血浓于水。

    “纤纤…南越帝国惊变,梦氏一脉突然全部失踪…”碧真子哀叹道。

    “什么?!”

    纤纤顿时觉得天旋地转,软瘫在地,直接昏倒过去。

    “此事,就由师妹和棋师弟一同前去查探如何?”土真子说道。

    “遵命!”两人同时应道。

    土真子续道:“把纤纤也带去,说不定她能起到特殊作用也未定。不过,一定要保护好她,路上的时间不要浪费了,加强训练,让她在摘星大赛上也能大放光彩!”

    “是!”

    两人带着纤纤,匆匆而出。

    看着几人的背影,再看看碗中不停跳跃的几滴血,土真子惊问道:“老祖宗,这种血脉到底是何来头?”

    “哼,这种血脉,不要说是在此界,就算是在上界,估计也不多见,我见它之血色,极为尊贵,活力之强,难以形容,简直与神兽之血相比也不惶多让!”明空子大声道。

    “什么?!老祖宗是说…纤纤有可能是神兽的后代?”

    “我观纤纤,确是人族无疑,但人族之中能有如此血脉者,地位必定无比尊贵,非我等所能揣测…”明空子叹道。

    土真子和木真子听得瞠目结舌,纤纤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瞬间无限提高。

    “我们清元门能得到这样一名弟子,实是万幸!想不到,想不到啊…”明空子遥看天际,喃喃自语。

    “老祖宗,要是我们能将梦氏一脉全部追回,说不定其中还有更多的纤纤,或是盈极…”土真子说道。

    “不错!此事看来我必须亲自前往探查!”明空子断然说道。

    “老祖宗出手,必定马到成功!”土真子和木真子惊喜唱道。

    “哼!好好守住宗门,有事情就找李运!”

    “是!老祖宗放心!”

    明空子立刻闪身不见。

    ……

    “主人,想不到老古董会亲自出手!”小星说道。

    “当然,此事早已在我预料之中。就算是夏阳门,我估计夏枯荣也会亲自出马。如果不是我们早下手,这批人恐怕会被夏阳门先卷走。”李运笑道。

    “恭喜主人!”小星乐道。

    “同喜同喜!这些人仙资还真是不凡,三千多人中,光是天灵根就有一百多人,还有五百多个双灵根,不用多久,就能形成金丹战队了!”李运感叹道。

    “主人,以这些人的血脉再繁衍下去,恐怕我们的金丹战队还会壮大…”

    “有道理!看来,还要鼓励他们多多繁衍…”

    “正是。”

    ……

    清元门坊市一个显眼的位置,赫然出现一排排巨大的灵力囚笼,其中关着弟子们最近捉到的巨寇。

    随着捉到的巨寇数量越来越多,灵力囚笼也越来越多,竟然变成了一条长街,称为“巨寇囚笼街”,几乎所有修士到了坊市,都会来此参观一下。

    今天这里特别热闹,人气极旺。

    “哇!夜夜爽!”

    “筑基修士啊,竟然被我们的天才少年抓起来了!”

    “正是。现在已经变成夜夜惨…”

    “长得倒是挺俊的,就是不学好!”

    “听说御过的女人没有一万,也有八千,而且个个都是绝色,啧啧…”

    “真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现在终于被抓起来了!”

    围观人群议论纷纷,幸灾乐祸的占多数。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