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仙韵传 > 第二百六十六章 空空盗(一)
    “哼,以空空盗之能,连我们天街坊市那两名金丹都挡不住,更别说清元门了。依我看,清元门有能力卖玄力法器,却无能力保住财富,最后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崔参鄙夷道。

    “老祖,看来清元门这场危机无法避免,我们是否…也要介入一下?”余子豪低声说道。

    “你是说…”崔参眼睛一亮。

    “不错…”

    两人立刻低声密谈起来。

    ……

    这两人不知道的是,就在离他们不远的一个房间内,有一拨人的目的与他们相似,此刻也正在密谈,却是来自天都山的军师葛谅,以及与他一起过来采购仙侍装备的杨麟和少年苏衡。

    在亲眼目睹清元门的吸金能力之后,恐怕不动心的人很少,当然,打了主意还有能力实施的人也不多,而天都山就是其中之一。

    葛谅老奸巨滑,修为是金丹五层,比崔参还要高一层,另外,杨麟在大夏制造了多起血案,作案经验丰富无比,而少年苏衡也是一名天才,小小年纪就已达到塑脉二层,要不然,也不会被妖狐青香看中,掳到野狐岭去。

    此刻三人在房中密议,脸上均是露出极为得意的神色,想来已是胸有成竹。

    ……

    “主人,看来无财子今晚有难了…”小星微叹道。

    “有我在…”

    “你想亲自出手?”小星一怔。

    “当然不行,有明空子在,我一出手立刻就会被他发现一些端倪…”

    “不错。万一被他认出你与小强血拼事件有关,后果难料。”

    “所以,只能是让他出手了。”

    李运拿出几张信符,刻画一会,灵力激发而出。

    ……

    月上柳梢头,人约无财峰。

    经过白天高强度的收订单盖血印签血契之后,无财子满身疲惫,但脸上却似乎毫无倦意,整个人象打了鸡血一样,赤着身子,眼冒精光,正在大殿中一张接着一张的看着订单,口中喃喃自语。

    “主人,喝杯茶吧,你今天真是太辛苦了!”婢女小乖端着一杯热茶,款款上前,依偎过来。

    无财子似乎没有听到,依旧在看着手中订单。

    “主人…”

    “小乖…”

    无财子似乎反应过来,忽然放下订单,伸出油油的肥手,一把将小乖揽在肥肥白白的肚子上,犹如抓住一只娇巧的小鸟一般。

    “啊!”

    小乖惊叫一声,发现自己身上不多的衣料已经掉下。

    “哈哈!我们发财啦!主人我今天心情高兴,带你去看看我们无财峰一天就垒起来的灵石山!”

    无财子开怀大笑,夹着小乖,快步往后殿走去。

    “主人,你…好坏!好坏!”

    “哈哈!那我现在就坏给你看…看到没有,这就是我们的灵石山!”

    “天哪!”

    小乖突然发出一声惊天大叫,似乎整个人都快要昏了。

    “怎么样?!”

    “主人…我…我快被晃瞎了!”小乖急速呼吸,已经快喘不过气来。

    “哈哈!灵石山!一天一座灵石山!真是天助我清元门哪!”

    “啊!”“扑通!”

    无财子忽然惊叫一声,笑声戛然而止,扑倒在地。

    “你是谁?!要干什么?!”小乖惊喊一声。

    “我…是谁?你说我会是谁?”一个声音冷冷说道。

    “你…你是强盗!”

    “哈哈!好一个聪明的仙侍!不错,我就是天下盗贼之王,空空盗!”

    “什么?!你…你…真的就是空空盗?!”小乖吓得脸色发青。

    “你的问题太多了!”

    来人随手一挥,就将小乖击昏过去。

    “灵石山…天哪…真的是一座灵石山!都是我的!我的!!!”来人狂吼道。

    “哼!什么是你的?是我们的!”又一个声音怒道。

    “是…是!都是我们的!”第一个人回过神来,连忙点头道。

    “还呆着干什么?!无财子只是暂时昏迷而已,快收灵石!”

    第二个人身边还有一名少年,三人立刻掏出好几个灵戒和储物袋,把眼前这座晃得让人眼瞎的灵石山快速收了进去。

    第一个人随手在墙上留下一行字,“空空盗光临清元门!”

    “走!”

    三人手脚无比利索,很快就飞出无财峰,没入无边的夜色中。

    ……

    “葛叔,现在怎么办?”杨麟急问,他就是留字的第一个人。

    “立刻出阵,返回宗门!”葛谅沉声道。

    “这…如果这样仓促离开,会不会成为他们的怀疑对象?”杨麟狐疑道。

    “哼,与其成为怀疑对象,总好过被人逮住,人赃俱获!到了宗门就不怕了。”

    “有道理!”杨麟恍然大悟。

    葛谅、杨麟和苏衡三人来到清元门大阵口,出示了商队玉牌,居然很快就被放行,这让他们微感惊讶,没想到今晚的计划竟然如此顺利。

    看来,就连老天都在帮着他们。

    本来还带有火云舟,但其速度在短程内还不如御剑,所以,三人急速飞行,犹如三道闪电划过夜空,留下三道长长的光影。

    心情既兴奋又忐忑,恨不得立刻就回到天都山,展示这座惊人的灵石山。

    很快,他们就离开清元门这片仙域,接近天龙帝国原来的帝都废墟。

    “发了!我们大发了!”

    杨麟激动得脸上一片潮红,路上不停地念叨着。

    “哈哈!是不是发了,还要看我们答不答应!”一个声音突兀响起。

    只见空中闪现几道人影,将葛谅三人挡住。

    葛谅心里咯登一下,大声喝道:“你们是谁?!”

    “我们?当然是…空空盗!”

    “什么?!空空盗?!”葛谅怔住,没有想到竟然是真的空空盗来了。

    “哈哈!没有想到吧?你们竟敢冒充我们的名号作下如此大案,不将你们绳之以法,难消我等心头大恨!”为首一人大笑道。

    “不对!空空盗只是一人,不可能是你们几个!”葛谅猛醒过来道。

    “哼!孤陋寡闻!不管空空盗是一人,还是几人,你们今晚都死定了!哈哈!”

    “牛皮不要吹得太大,否则很容易破的!一个受伤的金丹四层,居然也敢来打劫我们,还口出不逊之言,是不是被猪油蒙了心肝?!”葛谅冷笑道。

    他冷静下来,马上就发现对方几人的修为并不咋样,甚至比己方还要弱一些,胆气顿时壮了起来。

    “废话少说!”

    为首之人拿出一支金光灿灿的大笔,横空一划,一个“刀”字闪着寒光,凌空袭来!

    “你?!你是…”葛谅一见,脸上象见了鬼一样,大叫一声。

    “哈哈!葛谅,让你做个明白鬼吧!”

    “崔参!你真是不要命了!竟然敢来找死!”

    葛谅怒吼一声,右手宝剑一挥,一道惊人剑光掠过长空,就将这个“刀”字击得粉碎。

    剑光继续暴涨,向崔参疯狂刺去!

    崔参连忙大笔急闪,写下一个“盾”字,灵气注入,顿时光芒四射,迎向来剑。

    砰!

    砰砰砰!

    崔参的身影被光波荡起,向后翻滚着飞去,“噗”的一声,一口灵血喷出,染红了衣袍。

    葛谅手持宝剑,脸上露出一丝得意之色,正想说话,忽然全身一僵,脸色大变!

    “不好!”

    他惊恐地发现自己被一股灵力锁定,一道磅礴无比的力道正向自己袭来,偏生又太近,根本来不及躲避。

    拼命地往旁边一躲,一道剑影从身边急速掠过,一蓬鲜血迸起,左臂断!

    “啊!”

    葛谅痛呼一声,目露狠色,抓起断臂,右手灵力一卷,将杨麟和苏衡抓到一起,手上突现一道红色符箓,灵力暴闪!

    “不好!随机传送符!”

    刚才暗中袭击葛谅之人正是具备暗灵根的金丹修士睢环,此时一见葛谅反应奇速,竟然用出随机传送符,不由惊叫起来。

    不过,他刚才发力过猛,此刻离葛谅的距离太远,根本来不及阻止其发动这张传送符。

    “波!”

    一声巨响,一个巨大的光环将葛谅三人笼罩,猛地一闪,能量波剧烈动荡中,三人刷的一下就不见!

    “这…”睢环顿时呆住。

    崔参、钟化、余子豪和盈极一见此景,也是愣住。没有想到,自己的策划虽然不错,却百密一疏,算漏了葛谅拥有随机传送符!

    真不愧是金丹大能,每一个人都有救命的底牌,让人不得不佩服。

    以这张符展示出来的威力,只怕传出的距离极远,而且是随机的,以他们的能力,根本无法追踪。

    “真的可惜了!”睢环盯着那个能量余波微叹道。

    “想不到葛谅还真是个狠角色,应变如此之快!”崔参摇摇头。

    他现在心里有点后悔,不该这么快就露出真面目,现在被葛谅逃走,夏阳门与天都山的仇隙算是结下了。

    这一切,都怪自己信心太过膨胀,轻视对手。本以为两名金丹袭杀一名金丹是十拿九稳之事,没想到居然失手!

    虽然夏阳门并不怕天都山,但这种事情,当然是能少就尽量少一些。

    “老祖,现在怎么办?”余子豪问道。

    “这三人逃出此地后,必定想急速返回天都山。我们可以在去天都山的必经之路上截杀,绝对不能让他们拿着灵石山回去!”睢环狠狠说道。

    崔参点点头,睢环所说正合他的心意,既然与葛谅已经结下仇怨,自然要先下手为强,趁着他现在断臂之机杀之!

    “不错!睢兄言之有理,先把他们截杀了,再回来取订单物品,时间正好。”

    “走!”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