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仙韵传 > 第九十章 宫庭盛宴
    玉石空间中,李运也感受到了这股汹涌而来的仙潮。

    “主人,看来你那便宜师父这次是真的来了。”小星说道。

    “嘻嘻,如果这次来的还是假的,恐怕我都要脱离师门,另寻出路了。”

    “那我们是不是现在就去迎接?”

    “不急,不急,皇庭那帮人现在肯定忙着呢。待我将五雷符和灵隐符完成了再去。”李运笑道。

    ……

    无忧子一行人被圣皇和太子等人隆重接进宫中,紫绮看着这热闹的场面,什么都觉得新鲜无比,眼睛扑闪扑闪的,脸蛋兴奋得象一个红苹果。

    “仙师刚到,且让我们为您接风洗尘,也好一尽地主之谊。”圣皇说道。

    “如此甚好。不过,我们时间有限,请圣上及早安排,三日后开始挑选仙苗。”无忧子说道。

    “这么急?”圣皇一怔。

    “不错,清元门辖下诸帝国均已完成仙苗仙侍的挑选任务,只余天龙帝国尚未完成。如果太迟,仙苗入门时间必定大大迟于其它各国仙苗,起跑线不同,到时将会影响到他们之间的竞争。”无忧子解释道。

    “原来如此,本皇马上吩咐下去,以便仙师可以早点挑到心仪的仙苗。”

    “有劳圣上了!”

    很快,宫乐响起,舞女翩跹,各种山珍海味如流水般端了上来,宫庭盛宴正式开始。

    筑基期以下的塑脉和炼气修士,仍未完全脱离凡界食物,需要从食物中摄取灵气,不过,在清元门中,膳食极为单调,多数人生活清苦,如今一见这宫庭盛宴,这些仙师顿时眼睛一亮,食指大动,暗吞口水。

    “祝众位仙师仙运绵长,长生不老!”

    圣皇举起酒杯,向一众仙师敬酒,一饮而尽。

    “祝圣上福寿安康,四海升平!”

    众仙师全部起立,齐声回道,一饮而尽。

    紫绮瞧着有趣,也装模作样地揖一揖,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噗”的一声,一口吐了出来,蹙眉说道:“怎么这么难喝?!”

    殿上众人一怔,呆呆地看着这个场面。

    “难喝?!”圣皇一怔,脸色有些不好。

    “紫绮,不许无礼!”无忧子连忙传音紫绮道。

    “圣上,小孩子不懂喝酒,哪懂什么是好酒哈!”无忧子大声笑道,缓和一下气氛。

    “啊…正是!正是!仙师,干了!”圣皇马上找到台阶,顺势而下。

    “哼,你们都说谎!这酒明明就不好喝!哪有星运酒好喝嘛?”紫绮气嘟嘟地说道。

    “星运酒?!”圣皇又是一怔。

    “哦…圣上,这星运酒乃是我小徒所酿,并不是随便能喝到的。圣上今日此酒,也是酒中极品,颇为难得!”无忧子连忙说道。

    “原来如此。想来这星运酒必是仙酒,我们凡人哪有如此口福啊!”圣皇又找到台阶下去。

    太子龙浩在一旁听得震惊,起身问道:“仙师,你刚才说星运酒是你小徒所酿,不知贵徒高姓大名?”

    “这…他叫李运,说起来他也是来自天龙帝国,是在南边一个叫听潮城的地方,此次过来,我还打算把他也带到清元门去。”无忧子说道。

    “什么?!你说李运是你的徒弟?!这…”圣皇和龙浩同时惊道。龙浩心中清楚,来自听潮城,又会酿星运酒,除了现在这个李运,不可能有他人。

    “是的。难道你们也认识他吗?”无忧子微怔。

    “岂止认识,他就在帝都,是我天龙帝国的忠智侯,如果不是他,恐怕我和我父皇的命早就不保了!”龙浩大声道。

    “这…”无忧子听得有点发蒙。

    “马上传旨,召忠智侯李运进宫赴宴!”圣皇立刻下旨。

    这边龙浩向无忧子他们叙述着李运的一些事迹,那边李运接到传旨,知道瞒不下去了,整束一番,向皇宫进发。

    脸上淡然自若,李运飘飘然走进宫中,一眼就看到了盛大的宫庭宴会,还有宴会上的皇室高官、清元仙人,当然,还有他那个便宜师父无忧子,正望向他,眯着眼笑着。

    “拜见圣上、师父!”李运施礼。

    “仙师有礼!快请入座!”

    圣皇和龙浩连忙起身施礼,现在知道了李运也是仙人队伍中的一员,他们哪敢怠慢。

    “原来你就是李运啊?他们把你说得那么神,我可不信。哼!”紫绮盯着李运,嘟着嘴道。

    “这…紫绮仙子,不知哪位说我有那么神?”李运接到无忧子传音,马上知道了紫绮的名字。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紫绮狐疑地盯了无忧子一眼,扭头道:“哼!还有谁,还不是这对皇上太子!不过,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你要是现在能拿出星运酒来,那我嘛…也就勉强相信了。”

    “这…嘻嘻,师父和众位师兄师姐远道而来,李运身为地主之一,怎么能不好好表示一下。区区薄酒,不成敬意!”

    李运左手灵光一闪,突现一个大葫芦,右手一挥,只见杯影纷飞,在每个人的食桌上都出现了一个无比尊贵的夜光杯,身影一晃,绕场一周,把每个杯子斟满,酒香四逸,充斥着整个宫庭。

    “哇!”

    每个人脸上不由自主地都露出一种痴迷无比的神情,口水不停地流淌。

    这股酒香是如此醇厚清新,立刻把所有食物的香味全部盖过,强烈地冲击着每个人的嗅蕾,直击心脾!

    “祝各位福如东海,寿比南山,气运昌盛!”

    李运笑吟吟地举起手中酒杯,环敬全场,带头一饮而尽。

    圣皇和龙浩看得发呆,及至看到李运敬酒,马上和大家一起,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完了…完啦?”圣皇看着手中的空杯,喃喃自语。

    人影一闪,紫绮小手上多了个大葫芦,嬉笑道:“这葫芦是我的了!”

    拿着那个葫芦,得意洋洋地为自己又斟上星运酒,美美地喝着。

    李运眼睛瞪得贼大,盯着空空的左手,心中惊道:“她手这么快?!”

    “主人,她的修为可是远远高过于你,恐怕已是塑脉期的修士了。”小星说道。

    “塑脉期?!你能看得出来?太不可思议了,她还这么小?!”李运心中转过无数问题。

    “主人,我们现有的望气术只能看到炼气期,如要看到塑脉期需再凝炼升级。所以,我们无法判断紫绮修为的话,她必定是已进入塑脉期无疑。修真之人不可光看外表,说不定她的年龄比你的娘亲还大呢。不过,从她的神情和行为判断,她的确应该是一个小女孩无疑。”小星判断道。

    “望气术…必须尽快升级,现场这些人基本都看不出修为,想来都在塑脉期以上了。”李运暗道。

    “主人放心,正在凝炼中。”小星应道。

    众人一杯酒下肚,对其他食物已是嚼之如蜡,毫无胃口,不禁都看向李运,有的人更是盯着紫绮仙子那个大葫芦,露出向往之色。

    “奇怪,这个葫芦这么小,怎么能倒出那么多酒呢?”不少人内心暗暗称奇。

    “李运,这个大葫芦怎么那么象师伯的那个,莫非是师伯送你的?”紫绮拿着葫芦,忽然发现了这个问题。

    无忧子一听,神识一扫,讶然道:“还不是一般的象,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他一看自己腰间,明明葫芦仍在,怎么李运手上会出现一个完全相同的葫芦呢?

    “嘻嘻,紫绮仙子,这个葫芦可不是师父送的,乃是清元门的四代弟子曹腾的。”李运笑道。

    “曹腾?!”无忧子愕然,胖脸泛起一阵潮红。

    一众清元门弟子忽然脸上神情颇为怪异,有的已忍不住窃笑起来。

    “你是说…曹腾来过这里?还是仍然在这里?”无忧子问道。

    “师父,曹腾已离开这里,这个葫芦是他不小心丢在这里的。”李运说道,心中对众人的反应微有所测。

    “原来如此…他没闹出什么事来吧?”无忧子有点神色不定地问道。

    “这…他…倒也没什么,就是帮天龙帝都作法抓了一次魔人,不过,却险些被魔人所伤,幸好并无大碍,后来就先走了。”

    “作法抓魔人?!”无忧子睁大眼睛。

    龙浩终于明白过来,那个假扮无忧子的人就是这个曹腾,于是,起身把假无忧子之事述说了一番。

    “唉…这个不求上进的家伙,真真要被他给气死了!”无忧子听完,长叹道。

    “仙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龙浩问道。

    “太子有所不知,这个曹腾乃是我的孪生兄弟,只是他年少时患了一场大病,根基受损,所以修为一直没有修炼上去,这么多年一直停留在炼气期。他也因此性情大变,自暴自弃,经常假扮我到各处混吃混喝,胡作非为。唉…”

    “竟然是这样子!”众人听得瞠目结舌。

    “哎,现在不必去管他,倒是刚才你们所说的魔人作乱,最后情况如何?”无忧子马上转移话题。

    龙浩把那天晚上的情形又仔细地述说了一遍,听得一众仙师面色微变。

    “独角魔…独角魔?!”无忧子沉吟着,脸色逐渐变得铁青。

    “太子,那个大坑现在何处?”

    “就在皇庭后山一个山洼处,由于太过巨大,我们尚未来得及将其填埋。”龙浩说道。

    “走!马上带我等前去看看。”

    无忧子无心享受盛宴,带着一众清元弟子,随着龙浩往后山而去。

    ……

    后山,大坑旁。

    众人看得倒吸一口凉气!

    一个深愈二十丈的大坑赫然在目,坑中一片焦砾,土石全是被雷击过的黑色,显得幽深恐怖。

    无忧子一跃而下,仔细勘察起来。

    忽然,他似是有所发现,手中灵光乍闪,从坑中吸起不少碎片,拿在手中细细查看。

    “仙师,我记得当时坑中还有一副残破的铠甲和一支魔幡,不知如何竟不见了!”龙浩有点奇怪地说道。

    “这…”

    无忧子沉吟道:“原来如此,这些应该是铠甲上的碎片,这种材料,乃是魔界中的极品材料,想来那副铠甲必定不凡,怎么会在江鸣的飞剑攻击之下破损呢?”

    “师父,江鸣的飞剑第一击并没能击穿护心镜,但是第二击也击在同一处,就击穿了!”

    李运虽然把情况说清楚了,但也没说实话,因为他并不想把杨谦的情况暴露出去。

    “嗯…就算如此,恐怕也是这副铠甲本身早已出现问题,这才导致被那飞剑击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