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世界兑换系统 > 第四百二十五章 人口爆炸
    十月下旬

    往天心城迁移的人开始陆续抵达,最开始的时候一天不过几百人,为了安置这些人,张正特意在几个城门口安排了专人接待,来人达到一定规模后会有人统一带着完成各种流程。

    首先要注册,然后登记户籍,划分居住点,最后将人带到划分出的居住点后,张正就让他们自行安排了,这些人初来乍到的,一来就想过上舒适的日子肯定是不可能的,普通人家也好,富人也好,所有人暂时都只能住在窝棚里,或者住客栈和酒店,如果你有足够多钱的话!

    往窝棚一般人家倒无所谓,可富人们可受不了,尤其是他们那些娇滴滴的家眷,此次搬往天心城的人中,有钱人不在少数,大多都是小有积蓄的商人,甚至是巨富的商人,再不济也是衣食不缺的小康人家,至于乞丐之类的流民基本是没有的,因为在辉煌大陆,只要勤快点,想赚口粮还是很容易的,乞丐不说没有,但是非常少见,就辉煌大陆这种残酷的淘汰方式,乞丐很难活得长久。

    就算爆发战争也不会有多少流民,因为一旦城镇被敌人攻破,安安稳稳呆在家里才是最安全的,拖家带口的逃难,怎么死都不知道,就算你逃得过敌人的刀剑也逃不过魔兽的大口。

    这也是张正放心大胆拉人口的原因,如果这世上有着超多的乞丐和难民,张正就绝对不会采用这种方式了,不然弄来几十万难民可咋办,那些人无家可归不说,一个一个的还穷的要命,说得不好听的,他们连饭都吃上,难民能干嘛?不是张正看不起难民,而是无数的经验教训告诉张正,难民大多是扰乱社会秩序的根源,他们毫无组织纪律,什么违法乱纪的事都敢干,就是不会好好工作。

    人类的劣根性遇到困苦磨难后会被无限放大,尤其是那些在艰难困苦中失去家庭和亲人的人,他们无牵无挂,烂命一条,自己没了家便看不惯别人过幸福快乐的生活,从而报复社会的人比比皆是。

    想想自己以前的那个世界,战争制造了多少难民,那些难民偷渡到其他稳定的国家后不好好工作生活,有事没事儿就制造事端,甚至是恐怖袭击,难民可怜不?很可怜,但是如果因为他们可怜就敞开大门接纳的话,那就大错特错的,请神容易送神难,难民一多,你自己就可怜了。

    所以,张正虽然开放了接纳政策,可有两种人他是不给户籍的,没有带着家庭的不行,你要入天心城,肯定要把全家人带来登记不是,不然就你一个人我哪知道你是干嘛的,谁知道你是不是来踩点的山贼和土匪!

    第二种就是啥都没有的流民,没家,没钱,唯一有的只剩下疾病,这种人张正同样是不欢迎的,他是城主,挖人是为了让城市获得更好的发展,不是为了开人道主义救济站,也许有人会觉得张正的做法不妥,对待难民更应该接纳,因为他们无家可归,接纳一个便相当于救人一命,是在做好事。

    话是那么说没错,可实际上呢,那都是理想主义,人都是要吃饭的,接纳以后怎么办,你养啊,与于花大价钱养难民,还要费心费力的盯着他们,那还不如干脆点,流民不要!

    想留下?

    那也不是不行,不过想留下就得证明自己有留下的价值,上工地干活,供饭还有钱拿,肯老实干活就能留下来,什么,身体虚弱没力气,有病干不了,那不好意思,趁早滚蛋!

    十一月初的时候,抵达天心城的人口开始暴涨,从一天几百上千直接涨到数千,多的时候上万的都有,人墅上涨之快让张正暗暗咂舌,同时给他带来了很大的压力,十多天的功夫,累积抵达天心城的人数已经快上十万之数了,都快赶上天心城原有的人口了。

    十万到二十万,整整番了一番,那么多人,管理上都是个很大的难题,为了维护秩序,张正将负责维持治安的兵力增加了好几倍,几千人的武装量在城内城外,不分昼夜,一刻不停的巡逻。

    不过人多也有人多的好处,迁移的又不全是富人,九成都是普通人家,他们住不起酒店,也不能像富人一样,拿到建房批文后,只需要出钱,房子自然有人帮他们建,他们自己则啥也不用干,每天吃喝玩乐等着住新房就行。

    普通人没有那样的财力,大小事只得亲力亲为,可天心城盖的房子他们都不懂,压根不知从何处下手,没办法,只能请人来干,但是请人要花钱的,买材料一样要花钱,算下来可不是笔小数目,很多家庭一口气根本拿不出来,这个时候,张正又给他们点了盏指路明灯。

    没钱不要紧,有力气就行了,男人上工地买力气,挖坑,修路,修桥梁,或者搬砖扛包递钢筋,一天五金币还管饭,女人在家带孩子,家里有工人的时候只需要做做饭,没工人时候还能去工地食堂洗个盘子炒个菜啥的赚外块,赚钱修房两不误。

    这里值得一提的是,新加入的这批人修房子是没有补贴的,要建房子,自己掏钱,没钱就去死命的赚,不想死命赚钱修房子,觉得搭个茅屋或者小木屋凑合着过就行的,那不好意思,城内的生活可能不适合时,麻烦你搬到城外的郊区去,是建好后的新城的城外!

    这不是说笑的,这样的人不是没有,相反的,人还挺多的,到十月中下旬的时候,迁移的人员数量已经达到了高潮,一天高达数万,把负责登记的工作人员累得够呛,老城区已经爆满了,客栈,酒楼,甚至小吃店天天爆满,连张正名上的大酒店都是满的,总统套房都被人连续定了两个月,住在酒店内的都是富豪,住在普通客栈内的也基本都是有钱人,没办法,因为忙着建房子,建新的酒楼和客栈,很多客栈的老板都两头兼顾着,加上人手又不足,店里的伙计也要给自己修房子帮忙不是。

    这样一来,那只能涨价了,不止住宿涨价,什么卖菜的,卖米的,卖水果的,各行各业都在涨,价格几乎都在原有基础上加了三到五成不止,如果不是再往上就触及法律的红线了,价格恐怕还会飙升,涨幅最高的,是民间的工价,直接番了一番,没办法,请不到人,尤其是酒楼,客栈这些地方,有了张正的酒店为榜样,同类营业所老板的眼界已经变得非常高了,对普通服务员都有着很高的要求,他们想找的,都是有经验的人,没有经验的根本不要,至于新来的人口,不好意思,你还是去工地干吧,那里适合你。

    这也涨价,那也涨价,唯一没涨的,就是水泥和泥沙,这两样东西的需求量是最大的,运沙的船队一刻不停的跑也供应不上,水泥窑增加了一座又一座,出一窑卖一窑,供不应求,按理说,这些商人才是最应该涨价的,他们也想涨,可是不敢,因为张正老早就打过招呼了,想发财,就按规矩来,谁要动敢动小心思,趁火打劫,那就不要玩了。

    所以,水泥和泥沙没涨,其他都涨了,涨价又如何,涨价只能拦住手头不宽裕的人,根本挡不住腰缠万贯的土豪们的脚步,涨价照样住,照样吃,还是带着一家老小一起住,一起吃,往往一位富商有好几个老婆,加上父母和孩子,一家就能塞满小半家客栈,很快,城内的客栈就不够用了,后面来的人想住都没得住,只能苦哈哈自己搭茅屋住,这对于大多数富商来说都是头一糟。

    不过幸好没人笑话,因为大家发现,与自己同病相连的人多了去了,好多家业比自己大好几倍的人照样住窝棚,所以呢,富人也好,穷人也好,大家谁也不要笑话谁,因为大家眼下的处境都差不多,唯一不同的就是,富人的茅屋要比穷人的大!

    不过呢,除了住的条件,其他方面还是有区别的,白天穷人要去工地卖苦力,女人要留在家里给建房工人做饭,而富人们吃完饭后便去游山玩水,要么去城内闲逛,家里的事全由佣人和丫鬟负责,小日子过得照样潇洒!

    天心城的人口爆炸了,源源不断涌来的新人给整个天心城带来了巨大的压力,不过,好处也同样不小,首先就是GDP的增长,一天比一天飙高,再就是新城的建设进度也大幅度加快,因为劳动力增加了好几番,想不快都难,十月底的时候,城区下水道系统与自来水公司相继完工。

    之后,街道修建工程紧接上马,按照规划,城市内的街道宽度在三十米左右,来回双向,六十米,这项工程的工程量也不小,幸亏天心城所处的位置是平原,不用挖山头填大坑,只需要将场地清空,然后用压路机将地面压平,碾严实,最后再铺上水泥就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