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天骄战纪 > 第2428章 炼虚
    “斩!”

    明晃晃的火焰飞剑掠起,像拖拽着一挂火焰天河,横空斩落。

    大阵轰鸣,裂开一道缝隙。

    那一道身影明显是一尊九境祖,见此时机,第一时间就挪移虚空,冲入了大阵。

    “走!”

    “我们也上!”

    暗中,早已蓄势以待的强者们,这一刻皆毫不犹豫冲出,要趁此机会搏一把。

    只是当他们的身影刚抵达那漂浮陆地上,一道震怒般的嘶吼猛地响彻:

    “可恶,你们竟使诈!”

    一句话,让那些冲到漂浮陆地上的身影,无不色变。

    有诈?

    就见——

    道殒天殇大阵轰然运转,漫天道纹阵图闪烁翻滚,将那片天地都遮蔽,犹如要炼化似的。

    “不——!”

    那位九境祖充满凄厉的惨叫声响起,但仅仅眨眼功夫,就戛然而止,彻底没了声音。

    唯有道殒天殇阵轰鸣,光照星空宙宇,耀眼无量。

    “撤!”

    那些冲来的身影皆毛骨悚然,骇然失色,第一时间就选择撤离。

    一个九境祖都被镇杀,可想而知那大阵之威何等可怕!

    一时间,这漂浮陆地上,再次变得寂静冷清起来,犹如一座沉寂中的龙潭虎穴,再无人敢靠近过来。

    大阵中,小五有些肉疼,刚才在他的操纵下,故意让道殒天殇露出一些破绽,才将那九境祖引入瓮中,从而一举灭杀。

    可仅仅这须臾间的功夫,全力运转的道殒天殇,就耗掉了三千颗一等宙虚源晶!

    不过,当清点了那九境祖的遗物后,小五又眉开眼笑起来,心中暗道,这次林寻肯定不会骂我了。

    这些遗物,各种宝物、神料、神材加起来,都已远远超过三千一等宙虚源晶的价值。

    除此,这九境祖身上,还携带有五千余颗一等宙虚源晶!

    “唔,就是不知道,接下来是否有人敢前来试探了……”小五抚摸着下巴陷入思忖。

    同样坐镇在大阵中的弥无涯、烟雨柔将这一幕幕看在眼底,都不禁震撼无言。

    杀祖!

    仅凭这座威能可怕的大阵,都能让林寻在星空古道上横着走了!

    即便是搁在这大千战域,也是一件足以威慑群雄的杀手锏,令人望而生畏。

    让小五遗憾的是,接下来的时间中,再没有人前来冒险,显然都是被吓到了。

    三个时辰后。

    那巨大漩涡中,林寻彻底将大道祖源炼化,一身道行暴涨,一举迈入帝境六重的圆满地步!

    “痛快!”

    林寻黑眸明亮深邃,透着喜悦。

    这才进入亡灵魂域数天时间而已,他的修为已产生突飞猛进的变化,这若是搁在外界,起码需要苦修多年才能办到。

    “修为已臻至此境极尽圆满,接下来,就是炼化再多的大道祖源,也已无法让的修为再又进步……”

    很快,林寻就意识到,若修为想再进步,就必须破境,可惜的是,破境并非是苦修就能办到,而是需要契机。

    而帝境七重,名唤炼虚。

    心同日月大辉光,我与乾坤为表里。

    炼化虚空为本真,帝界之外大星空。

    这是一首描述炼虚境的道偈。

    说的是臻至此境,修道者在本命帝界中凝练万道,开辟一方星空之地,日月在其中大方光辉,垂落下的大道,和本命帝境形成一种清浊契合,上下交融的妙相。

    而只要踏入此境,修道者一身道行神光周足,法相圆满,色空俱泯,形神俱妙,至精至彻,至刚至大,还虚归真!

    实则,就是一种让一身道行从“有”入“无”的过程,无是虚无,练就虚无,方可归真。

    简而言之就是四个字,还虚归真。

    这便是炼虚境,已经开始碰触虚与实、有与无、真与空的大道奥秘。

    “七重炼虚,八重合道,九重返祖……就是不知道,在有无之间缔造生死,有属于那个层次所能参悟的奥秘了……”

    林寻陷入思忖。

    很久以前,他曾在闯过青云大道第八重关“破道”时,领悟到一个禁忌般的境界。

    大道,便是构成世界的本源,修道者所求索的极尽力量,就藏于世界运转之间的奥秘中。

    心有乾坤,则可掌乾坤!

    当有朝一日,若能以一己之力,构建一方世界,演绎周而复始之秩序,变化万物更迭之万象,这和传说中至高无上的造物主有什么区别?

    这个境界,所掌握的力量,已不是化腐朽为神奇,而是创造和毁灭!

    在“有”“无”之间,缔造生死!

    这便是所谓的“无中生有”。

    以前,林寻并不知道,这个境界,便是在帝境中,都极少有人能达到。

    而如今,历经多年游历,随着道行一步步提升,林寻已隐隐意识到,这个境界,的确堪称禁忌!

    起码九境祖,都不曾拥有这等力量!

    “怪不得当年曦知道此事后,显得那般不淡定……”林寻想起当年的往事。

    在曦她的认知中,无中生有,在有无之间缔造生死,这等境界,便是一个宛如禁忌般的存在。

    只是当年林寻根本不懂这些。

    同样,当初在桑林地,金蝉青年在得知林寻还未成圣,就窥伺到“无中生有”之境时,也曾罕见的失态。

    林寻清楚记得,当时的金蝉青年曾一愣,罕见地有些怔然,抬眼看向自己,问:“你也懂得这等境界?”

    林寻的回答是:“惊鸿一瞥。”

    即便如此,依旧令金蝉青年赞叹不已。

    而如今,林寻早已清楚,金蝉青年有着“此蝉虽小,道比天高”的美誉。

    在当年那一场弥天对弈中,金蝉更展露出恐怖无边的力量,击杀帝祖人物如雨落!

    让三师姐若素他们都感到无比惊艳。

    可很早以前,金蝉青年却惊讶于林寻所窥伺到的“无中生有”,由此可想而知,无中生有之境,何等神妙。

    如今,林寻回归以往种种,许多不曾在意的细节和画面浮现心头时,这才意识到,无中生有所代表的境界,何等不简单。

    的确已堪称是宛如禁忌了。

    起码,这些年林寻杀过不知多少帝境人物,可还不曾见过一个拥有这般道行的角色。

    “或许只有当修为臻至第七、第八、第九这某一个境界时,就能揭开无中生有的一些奥秘……”

    林寻心中浮现出一抹明悟。

    七重炼虚、八重合道、九重返祖,实则就是在虚实、有无、真空之间提升修为的一种境界!

    许久后,林寻摒弃杂念,收敛心神,道:“青雀,我打算离开这亡灵魂域。”

    “为了破境?”青雀问,显然也察觉到了林寻修为已臻至六重境极尽圆满地步,需要破境才能再提升力量。

    林寻点头:“不错。”

    青雀不假思索道:“亡灵魂域最深处,有着一条残骸甬道,传闻是由上个纪元至强人物的尸骸堆积铺砌而成,踏上此道,便可进入下一个战场:森罗冥土。”

    接下来,青雀将森罗冥土介绍了一遍。

    森罗冥土极大,充满诡谲气息,传闻那里原本是上个纪元中幽冥鬼域的一部分,只不过随着上个纪元覆灭,森罗冥土早已崩坏。

    如今,那地方早已化作一个大凶之地,常年有冥兵、冥将、冥王出没。

    哪怕是最弱的冥兵,都能杀死帝境三重之内的强者。

    而冥将级的角色,则足以威胁到七重之下的修道者。

    至于冥王,最是可怕,一些强大的冥王,甚至能杀死九境祖!

    “森罗冥土并没有什么机缘和造化,但击杀这些冥土中的凶物,则有机会搜集到‘黄泉珠’,此珠对淬炼帝兵有着不可思议的妙用,在永恒真界,一颗冥王级的黄泉珠,可以卖到三十万一等宙虚源晶的价格。”

    青雀侃侃而谈,“当然,一般人极少会将这等宝物卖掉,毕竟,这等宝贝可不是那般好搜集的。”

    林寻听完,倒是有些心动了。

    眼下,他的修为虽然在突飞猛进,可无渊剑鼎的威能则提升的极其缓慢,若能有黄泉珠这等神物,或许足以让无渊剑鼎进阶的速度加快!

    没有耽搁,林寻起身朝那巨大漩涡外走去。

    当天,林寻就带着弥无涯、烟雨柔一起,朝亡灵魂域最深处掠去。

    一路上,他见到了许多战斗,皆是因争夺大道祖源而起,对此,林寻已没兴趣掺合,犹如个路人似的,匆匆而去。

    三个时辰后。

    青雀口中的那一条残骸甬道,终于出现在了林寻的视野中。

    说是甬道,实则简直像一条通往星空深处的宽敞大道,无数雪白、残碎的骨骸堆积铺陈,像一挂白色长虹,蔓延向极深处。

    那些骨骸皆早已失去了神性光泽,可却历经岁月侵蚀,依旧坚固之极。

    “前往森罗冥土之前,我可得提醒你一句,那其中有着一座神秘禁区,充斥诡秘莫测的大恐怖,古来至今,可有不少大能丧命其中。”

    青雀灵动的眸子中泛起异色,忽然道,“不过,我倒是建议你去走一遭。”

    林寻一怔:“此话怎讲?”

    “那神秘禁区对别人而言,恐怖无边,可对你而言,未尝不是一个难得一见的机缘之地,就看你是否有胆敢去不敢了。”

    青雀的言辞,讳莫如深。

    ——

    ps:晚上7点前有个2连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