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天骄战纪 > 第2047章 当年的真相!
    半个月后。

    中土道州,燕京城。

    一座酒楼中,临窗位置,林寻一个人自酌自饮,想着心事。

    独叟和老祭司离开时,曾留下一枚玉简,玉简中记载着一些和林寻母亲洛青?、鹿先生有关的事情。

    结合林寻自己所了解到的事情,他脑海中已大致推敲出一些事情。

    很久以前,为躲避追杀,洛青?携带通天秘境,在舅舅星湮战帝和鹿先生和的保护下,从星空彼岸横渡星空,来到了古荒域下界紫曜帝国。

    可在逃亡路上,洛青?受伤严重,陷入了无垠岁月的沉寂中。

    直至洛青?醒来后,记忆残缺,忘却了以往的许多事情……

    后来,她参加紫曜帝国国试,夺得当年的国试第一名,以女状元的身份进入青鹿学院修行。

    也是在那时,洛青?结识了林寻之父林文靖,一对男女就此陷入爱河。

    就这样,洛青?和林文靖成婚了。

    对于这一切,鹿伯崖并未阻止,也根本无法阻止,当时的洛青?记忆缺失,遗忘了太多以往的事情,甚至都不记得鹿伯崖是谁……

    洛青?也不可能知道,早在她沉寂那那无数年里,鹿伯崖凭借超凡的手段,在紫曜帝国中展露峥嵘,开创了青鹿学院,建立了灵纹师公社,成立了以永夜女王为首的黑曜圣堂。

    当年,蛰伏在紫曜帝国的独叟和老祭司,皆察觉到了鹿伯崖来历不简单,曾与之交谈。

    可惜,鹿伯崖并未透露太多,只说他只是一个过客,此来紫曜帝国,只为守护一个人。

    当年的紫曜帝国开国大帝,也曾和鹿伯崖有过交谈。

    再然后,鹿伯崖便成了开国大帝长子,也就是赵景暄之父赵元极的授业恩师……

    当从玉简中得知这则消息时,林寻都不禁一阵惊叹,鹿先生虽不曾在紫曜帝国中史册中留名,可他却在无形中,已影响了紫曜帝国太多!

    后来,独叟和老祭司才知道,鹿伯崖所要守护的人,便是嫁给林家长子林文靖的洛青?。

    事情到了这时候,一切都很平静,波澜不惊。

    可那一场突兀发生在林家的血案,则彻底打破了这一切。

    事情的真相,林寻早已了解,当年闯入林家杀人,夺取自己本源灵脉的凶手虽是云庆白,可幕后元凶却是来自神照古宗的巴岐准帝!

    若搁在以前,林寻自然不会怀疑,这个真相有什么不对劲的。

    可当在那一场弥天对弈中见到独叟、老祭司所拥有的恐怖战力后,林寻才意识到一个问题。

    若独叟、老祭司认得母亲洛青?和鹿先生,焉可能眼睁睁看着一个准帝,在他们的眼皮底下,制造一场林家血案?

    玉简中,独叟和老祭司给出了答案

    当年的林家血案发生时,紫禁城上空,被禁忌秩序力量遮蔽,让得隐居在紫禁城中的独叟和老祭司都不得不收敛一切感知,小心蛰伏起来。

    直至禁忌秩序力量消散后,林家血案早已发生,再无可挽回了……

    而在得知这个答案后,林寻则悚然一惊。

    他敢肯定,独叟和老祭司并未说谎,因为这诸天上下,也唯有禁忌秩序力量,才能深深威胁到这两位恐怖无比的人物!

    但同样有一个疑惑,让林寻更为心寒。

    巴岐只是来自神照古宗的一个准帝,哪可能有资格去御用禁忌秩序力量?

    那么,当年为何禁忌秩序力量会降临下界?

    独叟和老祭司给出了属于他们的推断

    禁忌秩序力量,是为抓捕从星空彼岸逃到此界的洛青?而来!

    而准帝巴岐,看似是幕后元凶,实则也只不过是奉命行事,因为这世上只有一个人能够掌控和御用禁忌秩序力量。

    那就是无名帝尊!

    这个推断,也让林寻遍体生寒。

    他这才意识到,在自己出生时,就极可能已被那无名帝尊盯上了,而父母的离奇失踪,极可能就和无名帝尊有关!

    想一想,禁忌秩序力量的本源,来自星空彼岸,而母亲洛青?也是在很久之前从星空彼岸逃走。

    母亲洛青?受伤,沉寂了无数年。

    而那一股禁忌秩序力量,也同样覆盖在这诸天上下无数年!

    这世上,怎可能有如此巧合的事情?

    这其中,肯定有关联!

    这就是林寻的推测。

    而在林家血案发生不久,被挖掉本源灵脉的婴儿林寻,被鹿伯崖带走,潜伏在了不为人知的矿山牢狱中。

    按照独叟和老祭司的说法,那一座矿山牢狱本就是鹿伯崖亲手修建,布置有神秘而可怖的道纹禁阵。

    可在十多年后,这座牢狱还是被毁掉了。

    动手的,便是当年追杀洛青?和鹿伯崖的那一股势力的强者。

    至此,林寻总算将往年的事情一一捋顺。

    可得出的真相,却令他感到无比心惊,同样,也有诸多疑惑涌上心头。

    比如,当年母亲洛青?、鹿伯崖在逃到星空古道上后,为何不去其他地方,偏偏来到了紫曜帝国所在的小世界?

    而据林寻所知,这小世界并不简单,金蝉青年、万劫大帝、以及诸多恐怖生灵,皆曾蛰伏在此界的“弑血战场”。

    同样,天下四大神墟的“归墟”,也位于此界湮魂海深处。

    在以前时候,方寸山道统盘踞之地,极可能就在归墟内!

    而推开过通天之门,见过通天之主洛通天所留的那一股意志力量的林寻,更清楚,很久以前,洛通天也曾进入过归墟!

    而洛通天,便是洛青?这一脉的先祖!

    这一系列支离破碎般的线索,让林寻不禁有了一个大胆推测:

    当年母亲洛青?、鹿先生前来下界,必然不仅仅只是为了躲避追杀,极可能是为了进入归墟!

    因为通天之主洛通天,号称征战诸天,不曾一败,但在进入归墟后,却被一道声音惊退。

    那一道声音,就来自方寸之主!

    能够惊退洛通天的存在,对洛青?、鹿伯崖而言,当然是一位了不得的无上人物。

    或许,寻找方寸之主,才是他们前来下界的真正原因。

    当然,这仅仅只是林寻自己的推测。

    真相如何,怕是只有他的母亲洛青?和鹿先生才知道。

    “鹿先生肯定还活着,就是不知道如今在哪里……”

    林寻为自己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

    他对父母感到很陌生,谈不上有什么感情,因为他是由鹿先生从小带大,反倒是对鹿先生感情更深一些。

    这不能怪林寻冷血,自出生到现在,他都不知道父母是什么模样,又怎可能会有太浓重的感情?

    这是他心中的一个遗憾。

    身为子女,谁不渴望父母常在?

    一壶酒饮尽,这酒楼里的客人越来越多,也变得越来越热闹和喧嚣了。

    座上食客,皆是燕京城中的修道者,在一起议论最多的,依旧是发生在半个月前的那一场弥天对弈。

    这一场波及诸天的轰动大事,在半个月后,影响力依旧不减,反倒随着各种内幕被挖掘出来,愈演愈烈了。

    到如今,不止是鸿蒙大世界,在星空其他世界中,都在议论和分析这一场轰动无比的大事件。

    有人在议论六大道庭、十大战族所遭受到的重创,有人在议论方寸山那一个个宛如神明般的传人。

    也有人在议论通往星空彼岸的事情。

    对于这些,林寻这个曾是局中人的参与者,自是懒得关注。

    又叫了一壶酒,林寻想起了金蝉青年留下的那一张信笺上所留的话语:

    “黑暗世界,有人在等你解铃。”

    就一句话,很莫名其妙。

    可林寻却品咂出了不同的味道。

    解铃,这个词很微妙,任谁看到,都会想起一句话,解铃还须系铃人。

    可关键是,林寻并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成了“系铃人”,并且系铃的对象,还在黑暗世界。

    但可以预见,以金蝉青年的身份,在前往星空彼岸之前,唯独留下这样一句话,肯定非同寻常!

    究竟是谁,需要自己去黑暗世界,为他或者她解铃?

    林寻思忖了许久,想起了神照古宗、想起了地藏界,也想起了若素师姐离开时,说过二师兄就极可能蛰隐在黑暗世界。

    可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一点头绪。

    “有机会,去走一遭也无妨。”

    林寻沉吟。

    在乘坐扶摇船横渡星空,前来鸿蒙大世界时,林寻曾有诸多谋划。

    比如,将玄空师兄的那一枚竹叶形簪子交还给姜星雀。

    比如,找到璇玑道宗博崖子,打探师兄李玄微的消息。

    如今,这些事情早已被他完成。

    但还有一件事,一直藏在林寻心中,那就是前往神机道宗走一遭。

    当年,在大禹界时,林寻曾跟青阳刀帝禹青阳请教过有关“古荒战盟”和“真龙一界”的事情。

    禹青阳曾言:“无论是要寻找真龙一界,还是为了打探古荒战盟的线索,前往鸿蒙大世界,去寻找神机道宗,绝对错不了。”

    原因很简单,古荒域最为神秘的的神机阁,就和“神机道宗”一脉相承!

    而要知道,在很早时候,真龙一脉的后裔敖震天,就曾和神机道宗传人尹欢前往古荒域,为的是邀请赵景暄,前往真龙一界参加“万龙仙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