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天骄战纪 > 第1871章 帝之使徒
    山巅平台。

    恒霄、弘宇等一众璇玑道宗强者的神色皆凝重无比。

    姜蘅他们这些核心弟子的心则沉入谷底。

    一眨眼间,那来自帝族金天氏的贵客就被困在佘灵的道之领域内,并且直至此刻,都没能脱身。

    这无疑将凶多吉少!

    道之领域,宛如一界,佘灵就犹如这一界的主宰,生杀予夺,这还怎么斗?

    对面,空玄神岛一众传人皆振奋。

    “佘灵师兄当初为了凝聚‘不归冥路’,曾在上古神魔战场中砥砺道行,历经十年生死磨难,才最终成功。”

    佘梓悠悠开口,“当他那道之领域凝聚成功时,甚至引发天地异象,映现出群魔乱舞,百鬼夜行的恐怖景象,以我推断,此人被困其中,注定必败无疑。”

    言辞凿凿。

    碧元子闻言,再忍不住内心的得意,扬声道:“恒霄老弟,看来这位帝族金天氏的小友,也帮不上你们的忙了,这第四场对决……你们璇玑道宗怕是要输。”

    话音刚落。

    轰!

    一道惊天动地的轰鸣响彻,将碧元子那得意的声音都淹没。

    在一众惊愕震骇目光注视下,那道之领域“不归冥路”宛如遭受到天神巨锤一砸,轰然爆碎。

    笼罩场中的滚滚灰雾也随之溃散。

    砰!

    佘灵的身影踉跄跌落出来,躯体浴血。

    碧元子脸上的笑容凝固,眼珠凸出,这……什么情况?

    在他身边,那些空玄神岛传人也一副风中凌乱的模样,像呆头鹅似的愣在那。

    被佘梓如此推崇的“不归冥路”竟然就这样破灭了?

    恒霄、弘宇等人也诧异,但旋即都露出惊喜之色,他们也都有些不敢相信。

    至于姜蘅他们,也都一副懵掉的样子,被困道之领域,还能有破围而出的事情发生?

    轰!

    不等众人反应,一尊古朴苍茫的土黄色神印,裹挟着刺目的神辉法则,狠狠朝佘灵镇杀而下。

    “我认输!”

    佘灵惊恐,几乎是出于本能般发出尖叫。

    他的直觉告诉他,在这一击之下,别说抵挡了,就连躲避都不可能。

    嗡!

    众生之印在距离佘灵头顶一尺之地,倏然停滞。

    可即便如此,众生之印散发出的恐怖力量,还是压迫在佘灵身上,砰的一声,将他狠狠镇压地上,躯体骨骼都不知断裂多少根,浑身鲜血流淌,发出吃痛闷哼。

    而此时,林寻身影飘然而出,抬手一收,众生之印倏尔化作一颗渺小无比的沙砾,被他收起。

    地上,佘灵奄奄一息,重伤垂死。

    而林寻衣袂飘舞,纤尘不染,散发出沉凝如岳般的伟岸气息,毫发无损。

    这样一幕当即震撼全场!

    碧元子瞪大眼睛,神色铁青,这……怎可能!?

    空玄神岛的一众传人也如霜打茄子,彻底蔫儿了,每个看向林寻的目光,都写满震骇。

    佘梓何等强大,陆续击败姬乾、元茂二人,轻松无比。

    可却在须臾间,就被这名叫金独一的男子镇压。

    而现在,比佘梓更强大的佘灵出场,原本被人们寄予厚望,都认为他不可能会输。

    哪曾想,佘灵也败了!

    连他最强的道之领域都被破开,逼迫得他不得不主动认输!

    这无疑太惊人。

    “碧元子,你刚才好像得意的太早了啊……”

    恒霄笑眯眯出声,心中无比痛快。

    其他璇玑道宗强者也都笑起来,他们对林寻的表现也感到无比惊艳,心中又是震撼又是快慰。

    姜蘅等人则心绪复杂,至此,他们终于敢确定,他们这些核心传人或许和金独一是同境中人,可差距却是天壤之别,完全就无法相提并论!

    “帝族金天氏,断不会有你这种后裔,你究竟是谁?”

    地上,佘灵神色阴沉,眸子怨毒。

    “我叫金独一,白痴都知道我不是帝族金天氏的族人。”

    林寻淡然道。

    “金独一……”

    佘灵唇中重复了一遍。

    这一刹,林寻有一种强烈杀死对方的冲动,他已敢肯定,对方必然是来自神照古宗,而不是什么空玄神岛传人。

    可最终,他还是忍住。

    这毕竟是璇玑道宗,他一个外人插手这样的对决,就已经很不妥,若再杀人的话,不止是空玄神岛会敌视自己,怕是就连璇玑道宗都会受到牵连。

    想到这,林寻唇中轻轻传音:“你不知道我是谁,但我知道你是谁,别让我下次见到你。”

    佘灵浑身一僵,旋即冷笑,艰难地爬起身,转身离开。

    而此时,金天玄月起身,将烹好的一杯灵茶捧起,笑吟吟道:“公子,请饮茶。”

    林寻笑了笑,也折身返回,接过茶水一饮而尽,只觉通体上下,一阵舒泰通达。

    心中不禁暗赞,金天玄月的烹茶之道愈发精湛了。

    所有目睹这一幕的强者,无不心绪复杂,这一男一女显然是真的没把此次的论道对决当回事啊……

    第四场对决,就此落幕。

    若按照规则,璇玑道宗和空玄神岛之间,等于是各自赢了两场,目前才算得上是平手。

    最终的胜负,则会落在第五场对决上。

    只是,这一刻碧元子却忽然道:“恒霄,此次论道到此为止如何?你该清楚,哪怕第五场对决我空玄神岛输了,也是输在这位小友手中,而和你们璇玑道宗无关。”

    他声音阴沉,明显很不甘。

    恒霄皱眉,沉吟片刻,道:“罢了,就此为止。”

    平局,已经是一个不错的结果。

    不是他们璇玑道宗不想赢,而是在他们眼中,林寻终究是一个外人,哪怕赢了,也没多大意义。

    碧元子明显长松一口气,毫不犹豫就决定告辞离开,不再逗留。

    恒霄等人自然不可能挽留。

    只是,在离开时,碧元子忽然将目光看向林寻,传音道:“小友,多管闲事可不好。”

    声音平淡,却有若有若无的冷意。

    “那我也提醒你一句,为虎作伥,小心惹祸上身。”

    林寻也传音,神色淡然。

    碧元子一怔,脸色微变,这年轻人难道看出一些什么了?

    他深吸一口气,没有再多说,带着一行人匆匆而去。

    直至离开璇玑道宗后,一路上,碧元子兀自惊疑不定,心神不宁。

    “佘灵使者,我怀疑那金独一已看出了一些端倪。”

    他最终还是没忍住,传音给佘灵。

    只不过现在,当面对佘灵时,他的态度已是变得谦卑之极,浑然没有一点身为宗门长辈的姿态。

    “看出又如何?”

    佘灵神色阴沉,冷冷道,“除非他想彻底得罪我神照古宗,否则,也不敢宣扬此事。”

    碧元子勉强笑了笑,道:“如此最好。”

    佘灵眼神鄙夷地瞥了他一眼,道:“放心吧,此次你们空玄神岛和我们合作,肯定可以在此次‘云州论道大比’中大放异彩。”

    碧元子深吸一口气,道:“老朽斗胆问一句,此次云州论道大比上,贵派要派出哪位高徒参战?”

    佘灵沉默片刻,报出一个名字:“武煌!”

    武煌!

    神照古宗一位帝境老古董的关门传人,一个不世出的旷世妖孽,天赋之高,底蕴之雄厚,皆堪称冠盖群伦。

    在神照古宗,武煌还有一个特殊身份——

    帝之使徒!

    佘灵至今还记得,数年前,才是绝巅圣王境初期修为的武煌,曾以一己之力,成功刺杀一名准帝大人物,一战成名!

    对佘灵而言,武煌的存在,就犹如一轮大日,让他们这些“神谕使者”皆变得暗淡起来。

    最让佘灵感到心悸的是,他曾听说,在神照古宗内,像武煌这样的帝之使徒,并不仅仅只一个!

    至于究竟有多少,连佘灵也不清楚。

    “武煌……”

    碧元子一脸惘然。

    他只是空玄神岛的一位长老,虽有准帝境修为,但哪可能知道神照古宗的事情?

    佘灵也没有解释。

    也没有告诉碧元子,不止是云州,在鸿蒙世界其他州境内,皆有他们神照古宗的传人在行动!

    原因就在于,此次六大道庭所举办的论道盛会,意义远超以往,他们神照古宗也不愿错过。

    据佘灵所知,黑暗三大巨头中的地藏界、铜雀楼传人,也都会参与进来。

    并且和他们神照古宗一样,已经开始行动。

    只是,他们这些来自黑暗世界的强者,想要参加论道盛会,只能改变身份。

    比如此次,佘灵、佘梓等人,就是选择和空玄神岛合作,以空玄神岛传人的身份出现。

    “此次和璇玑道宗传人对战,只是让你见识一下我等的力量,虽说,最终我和佘梓师妹一样,被那金独一击败,可你应该清楚,这金独一并非璇玑道宗传人。”

    佘灵声音低沉,“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等武煌师兄前来时,这金独一也断不可能会是他的对手!”

    “也就是说,哪怕这金独一参与到云州的论道大比中,遇到武煌师兄,也必败无疑。”

    碧元子倒吸凉气。

    这才意识到,这所谓的“武煌”必然是神照古宗内一位了不得的旷世人物。

    与此同时,在璇玑道宗内。

    林寻和金天玄月一起,被盛情邀请,来到一座古老的殿宇中,受到了包括掌教恒霄在内的一众大人物的隆重款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