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天骄战纪 > 第1863章 青婴的买卖
    :。: 。

    孔殷,准帝境存在,磨炼“大千剑影”八千年,却被林寻以断刃破开,以拳劲镇杀,躯体爆碎,暴毙而亡。

    而此时,屈娆同样步入孔殷后尘!

    三十六莲界,何等强大?

    可她却死在了自己这最得意的一招之下,躯体生机被剥夺,化作漫天灰烬飘洒!

    而杀死她的,同样是绝巅圣王境的林寻。

    这一刹,天地死寂。

    正在激战的金天玄月和孔煜等人,皆齐齐被震慑,停下手中动作。

    只是,金天玄月震撼中带着难掩的喜色,而孔煜等人则一个个如遭雷击的模样,如丧考妣。

    两位准帝,一起出手,都几乎能横扫世间一切绝巅圣王!

    可现在,孔煜和屈娆却陆续被林寻一人击杀,且还是在正面硬撼之中,这让谁能震骇?

    在暗中观战的烈焰老祖等大人物,都早已傻眼,惊得肝胆欲裂,心生大恐怖!

    一想到之前在东莱宝阁,他们所盯上的猎物竟是这样一个逆天狠人,他们就一阵后怕。

    “为什么不打了?”

    虚空中,林寻衣衫虽残碎,可腰脊笔直如剑,唇角虽带着血渍,脸色也颇为苍白,可立在那却有震慑群伦的威势。

    锵!

    金天玄月笑了,一声剑吟,继续动手。

    “走!”

    只是,孔煜他们已彻底心寒,感到恐惧,哪还敢再战下去,毫不犹豫选择逃遁。

    尤其是那些邢家的大人物,早已吓得六神无主,瑟瑟发抖,连孔煜都顾不上,逃的一个比一个快。

    “若让你们逃了,以后终究还是一个麻烦啊……”

    轻叹声中,林寻身影闪烁,倏然消失不见。

    下一刻,他已出现在孔煜身前。

    “不要杀我,我愿付出一切赔偿!”

    孔煜尖叫。

    噗!

    话音还未落下,他人就被断刃劈成两半,临死脸上都写满惊愕和恐惧,似难以置信。

    修道以来,他以帝族孔氏纯血后裔的身份拜入洪荒道庭,走到哪里,都备受推崇和尊重。

    哪曾想过,这世上竟有人根本就不在意他这些身份,说杀就杀,一点都不客气!

    林寻速度极快,也根本懒得关注孔煜这样一个死人,当务之急,是抓住一切时间,击杀所有敌人。

    噗噗噗……

    接下来的时间中,一个又一个强者在逃亡中被击毙,有孔煜身边的强者,也有邢家的大人物。

    无论是谁,皆被林寻镇杀!

    以他如今的战力,都能正面硬撼之下诛杀准帝,更何况是这些同辈之人?

    完全就是杀人如撕画,灭之如杀鸡!

    金天玄月本欲配合出手,可一路上竟是根本插不上手……

    而暗中的烈焰老祖等人,都已是直冒冷汗,早忙不迭逃之夭夭,唯恐被列入林寻的追杀名单。

    事实上,林寻此刻也没精力理会他们这些杂鱼。

    片刻后。

    巍峨繁华的临安城前,邢家家主邢流水全速挪移,眼见就要进入城中。

    唰!

    一抹断刃出现在他身前,若不是他及时停止脚步,势必会撞上去,后果不堪设想。

    “道友,这次我们邢家只是奉命行事,根本无意和道友为敌,还望道友网开一面,放我一条生路。”

    邢流水神色煞白,艰难转身,颤声开口,尽是哀求之色。

    “这次若我落难,你是否会网开一面?”

    林寻问。

    邢流水浑身一僵,这个答案显而易见,他想否定都显得太假了。

    噗!

    下一刻,林寻已动手,断刃一闪,斩邢流水于临安城前。

    而后,林寻转身而去。

    “老天!”

    “邢家家主竟被杀了!”

    临安城本就是渡口城市,城门外人来人往,这血腥的一幕被许多修道者看到。

    一时间,惊呼、哗然不断。

    没多久,消息就传入临安城,引发一场轩然大波。

    “邢流水他们是和洪荒道庭强者一起行动的,如今,他被斩杀在城门外,岂不是意味着,那些洪荒道庭强者也死了?”

    许多人震骇,倒吸凉气。

    最初时候,就有人注意到,孔煜带着邢流水一行人气势汹汹地杀出城外。

    可现在,竟发生这样的血腥事情,难免让人浮想联翩。

    “那人是谁?怎会如此可怕?”

    也有许多人心寒,邢流水可是一尊圆满境绝巅圣王,搁在青州境内也称得上是一号呼风唤雨的大人物。

    可却在自家老巢前被杀了!

    而当像烈焰老祖那些暗中追出去的大人物们返回时,则带回了更劲爆的消息。

    “禹玄,斩两位准帝,杀孔煜等人,灭邢家一众大人物!”

    “禹玄,一个绝巅圣王境年轻人,却有跨境杀敌之凶威!”

    “禹玄,曾在东莱宝阁出现……”

    “禹玄……”

    一则则消息,犹如风暴般席卷临安城上空,也随之引起了全城轰动,掀起惊天波澜。

    东莱宝阁。

    被万众期待的那一块来自未知之地的神料,作为压轴的宝贝最后一个出现。

    只是,就在蒲兰芝斟酌措辞,打算好好介绍一下这件压轴之宝时,拍卖场中却产生一阵躁动。

    “什么?邢家家主都死了?”

    “此事竟还有洪荒道庭的强者参与进来?”

    “那禹玄也太凶残了……”

    拍卖场中,产生动荡和混乱,无数震惊的声音响起,将人们对压轴之宝的期待也冲淡。

    蒲兰芝怔了怔,这才明白过来,原本被她视作可能要遭难的那一男一女,竟干出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大事!

    这让她不禁苦笑。

    压轴之宝,本是万众瞩目,可现在……却完全被搅乱了。

    ……

    城外,茫茫群山中。

    林寻和金天玄月汇聚,像个没事人似的,道:“接下来,咱们去前往云州。”

    他袖袍一挥,祭出浩宇方舟,载着金天玄月一起,破空而去。

    “公子,这是之前搜集的战利品。”

    船上,金天玄月将一个储物戒指递给林寻,神色间带着一种发自内心的尊重。

    在扶摇船上时败在林寻手下时,她还有些无法估量林寻的真正底蕴。

    可现在,她终于有了一个清醒的认知。

    禹玄,已在绝巅圣王境中站到了一个足以让她仰望的高度!

    林寻敏锐察觉到了金天玄月态度上的变化,不过他也没多说,开始检查那储物戒指。

    此次击杀孔煜一行人,得到的战利品极其丰厚,各种神材、灵药、矿石、圣宝加起来,按照地下黑市的行情估算,也能抵得上一千万以上的道晶!

    这就叫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

    “等这些战利品卖了之后,分你一半。”

    林寻随口道。

    金天玄月一怔,如水般的清眸中泛起一丝异色,道:“公子,我只是您身边的侍道者,哪能分润战利品。”

    林寻哂笑:“什么侍道者,并肩作战过,战利品自当平分,这就是我……嗯,禹某人的规矩。”

    说到一半时,差点就说出“林某”二字。

    金天玄月心中莫名一颤,竟格外感到一丝说不出的喜悦,这……难道就叫认同感?

    “嗯?”

    林寻忽然长身而起,走出船舱。

    下一刻,浩宇方舟也停顿在虚空,因为极远处的地方,出现一个撑着血伞,一袭青裙的女人。

    她立在天宇中,云海缥缈,衣袂飘舞,那醒目如血的红伞,将她衬托得极其之妖异。

    “公子,不请自来,还望莫怪。”

    青婴开口,声音阴柔缥缈。

    “青婴姑娘有事?”

    林寻黑眸微眯,他刚跟两位准帝大战一场,体力消耗极大不说,且负伤在身。

    而这浑身散发神秘气息的青婴突兀而来,让林寻也不得不防。

    甚至,在面对这女人时,林寻要远比面对孔殷、屈娆这两位准帝时更认真!

    “小女子借此机会,想和公子做一笔交易。”

    青婴似看出林寻的提防,直接说出来意。

    “愿闻其详。”

    林寻饶有兴趣。

    “不知公子是否听说过林寻此人?”

    青婴道。

    这一瞬,林寻敏锐察觉到,青婴一对目光凝视在自己身上,似要观察自己反应。

    他不动声色道:“这不是星空第一通缉犯吗,当然听说过。”

    青婴嗯了一声,沉默半响,道:“若以后公子有机会见到此人,不妨告诉他,雾隐斋青婴,欲与之相见,届时,我会告诉他一桩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

    林寻哦了一声,反问道:“这林寻都已消失多年,为何青婴姑娘却认为,禹某会能够见到他?”

    青婴道:“直觉。”

    林寻唇角不易察觉地抽搐了一下,苦笑摇头:“罢了,我答应你便是。”

    “多谢公子成全。”

    青婴说着,翻手拿出一块剔透晶莹的纤细铜鉴,“这铜鉴中,内蕴一副地图,凭借此物,便可找到我,若公子能办成此事,我同样也会给公子一个无法拒绝的报答。”

    “无法拒绝?”

    林寻笑容玩味。

    青婴道:“信与不信,拭目以待又何妨?”

    林寻痛快点头:“好,我也相信一次直觉。”

    嗡!

    青婴一弹指,那一块纤细的铜鉴掠出,隔空递给了林寻。

    “公子,我很期待下次与你相见。”

    青婴说着,转身而去,一袭青裙在云海中飘舞,头顶血伞如华盖,遮蔽天光,也将她的容颜遮掩。

    神秘如雾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