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春秋我为王 > 番外6 《史记西楚世家(中)》白话译文
    ps:下一次番外在31号,另外,七月的新书《战国明月》4月1号在起点发布

    昊元前1年(公元前476年)白胜在郢都江汉之滨屠杀楚国县公贵族数百人后,就带着楼船兵卒、恶少年八九千人,渡过大江南下,本想要去长沙,却被楚国的江南县公阻碍,于是便向西进入沅水,沿着河流往上游走。

    当时在沅水一带,被楚人称之为黔中,黔中有百濮杂居,濮人是南蛮的一种,最初在楚国西南。楚国的先君楚忿冒时与濮交战,到了楚武王时于是始开濮地而有之,于是濮人就跑到了江南沅湘之地。他们没有君长,各自在山林水边以邑落相聚,多达成百上千个部落,随意才被称之为百濮。

    昊元元年(公元前475年),白胜在黔中征伐百濮,每到一个部落,都将男人杀得一个不剩,掳掠女人为奴婢,并争夺当地的牲畜为食。百濮群起而攻之,白胜在黔中难以立足,这时候楚国已经平息了内乱,叶公不断派人来搜索白胜踪迹,于是白胜只能带着部属继续向西遁逃,进入了夜郎之地。

    这时候是昊元3年(公元前473年),因夜郎山水险阻,白胜难以攻破,只能绕道且兰,往西到了滇池。滇池方圆三百里,旁边都是平地,肥沃富饶的地方有几千里,靠水边居住着人,又号滇。滇是僚人的旁支,头梳椎髻,耕种田地,有聚居在一起的城镇和村落,喜欢杀人祭拜铜鼓。

    滇与北面来的骑马氐羌作战不休,便求助于白胜,白胜打败了氐羌,将他们赶走后,却又在滇欢迎自己的庆功宴会上,把滇的各部君长统统用弩机杀死!然后派军队以威势平定了整个滇池附近,让它归属于自己。

    昊元5年(公元前471年),白胜已经征服了附近的滇同族劳、靡莫,便正式在滇池称王,重建楚地的旗帜服章、礼乐,国号西楚。

    西楚最初的疆域,不过是滇池旁三百里。当时西楚周围,全是其他部族,数以百计。从滇往东,有夜郎、且兰,从滇以北,有邛都,以上几个,大抵属于僚人。和滇一样,头梳椎髻,耕种田地,有聚居在一起的城镇和村落。

    除了这些城郭部族外,滇的西面还有人和昆明人,和昆明的北边,是人和冉,以上几个,大抵属于氐羌。这些夷人都把头发结成辫子,随着放牧的牲畜到处迁徙,没有固定的居住之地,也没有长帅,他们活动的地方有几千里之广,都在皇昊蜀郡西南,故称之为西南夷。

    昊元16(公元前460年),白胜向东击破夜郎,迫使夜郎君臣服于西楚,遂称霸西南夷。

    昊元21年(公元前455年),白胜死,他得到的谥号是西楚闵王,他死后,与滇所生的幼子白职继位。

    昊元23年(公元前453年),高皇帝已得到巴蜀两地的归附,便在嘉陵江建立了楼船水师,然后携带粮秣数百万石,配合陆军讨伐楚国。楚惠公不敌,大败。第一战,鄢郢陷落,第二盏,楚国的祖坟所在夷陵被烧,第三战,楚惠公与令尹钟子期南逃江夏、长沙,联络越国,负隅顽抗。

    昊元24年(公元前452年),高皇帝命令太子帅军二十万,号称八十万,南下平江东江南,于赤壁击败了楚越五万联军,楚惠公战死,钟子期遁逃,南方从此平定,太子于楚国江南故地设置长沙、黔中二郡,然后班师回朝。

    楚国虽然灭亡了,但仍有数万楚人向西逃亡,进入夜郎、且兰等地,被西楚接纳。

    昊元68年(公元前408年),白职死,谥号西楚简王,他的儿子,西楚声王即位。

    这时候,西楚已经日益强盛,成为西南一大邦,又击破昆明夷,夺得西洱河周边两百里之地,自此以后开始称霸西南夷,城郭农田比邻相望,人口数十万,可以出兵卒五六万。

    但是好景不长,等到昊元72年(公元前403年)时,昊朝的孝武帝在位时,就越过大渡河,开始招抚西南夷,又派人南下逼迫西楚去王号,西楚不从,于是孝武帝就派遣数万大军来讨伐,从巴符关进入夜郎。

    夜郎人不甘心被西楚统治,于是就投降了昊军,孝武帝把夜郎改设为犍为郡,又在蜀郡以南开辟了五尺道,再派大军一万,与夜郎一起夹攻西楚,西楚不敌,就放弃了滇池,带着十几万人逃到了西洱河。

    昊元73年(公元前402年),西楚声王死,他的儿子继位,不敢再自称为王,就去掉王号,这就是西楚悼公。

    当时孝武帝在滇池建立了云南郡,还想要继续讨伐西楚,于是西楚悼公只能带着十万人继续西窜,进入哀牢夷之地,然后就不知所踪了。

    ……

    等过了七十年,昊元147年(公元前329年),西秦的使者张仪奉命去身毒出使。

    身毒在西秦大夏郡的南边,昊朝蜀郡和永昌郡的西边,地方万里,最初有十六国并存,其中以摩揭陀最大,摩揭陀难陀王一统强伽河(恒河)诸国。而西北面的健陀罗曾经臣服于波斯,在波斯覆灭后又独立了。

    张仪在健陀罗看到了蜀郡出产的蜀锦和邛都的竹杖,这些都是昊朝的物产,而且西秦从未贩卖到身毒过。于是张仪让人询问这些东西的来历,健陀罗人回答他说:“这些都是从强伽河下游贩卖来的,在摩揭陀的东边有一个新国家,叫做楚。”

    直到这时候,张仪才知道,原来被认为七十年前已经灭亡的楚人,已经迁徙到了身毒的东边,并且重建了国家。于是张仪就继续深入身毒,去寻找楚人,三年后终于找到了西迁后的西楚。

    原来,早在昊元107年(公元前369年),西楚悼公的孙子,西楚宣公带着楚人抵达身毒以东,名为“鸯伽”(孟加拉)的邦国附近,请求得到庇护。鸯伽的国王想要抢劫这些楚人,把他们作为奴隶,没想到却被只剩下几万的楚人大败,连国都都被夺走了。

    于是西楚宣公就在鸯伽国重建西楚,并维持了身毒到永昌郡再到蜀郡的“蜀身毒道”,通过贩卖昊朝的丝绸瓷器,积蓄财力。

    昊元150年(公元前326年),当张仪到达鸯伽城时,西楚宣公已死,这时候是他的儿子,西楚威公在位。当时西楚因为与周边各国信仰不同,引发了身毒人的恐慌,正在被临近的摩揭陀围攻。

    摩揭陀难陀王势大,有象兵三千,兵卒数十万,西楚兵少,又无火器,难以抵御,于是西楚威公贿赂张仪,请求张仪为西楚解困。

    这时候,西秦已经大败波斯,占领了两河,势力正盛,昊朝的皇帝也封赵驷为王。而西秦的大夏郡和卑路支郡,都临近身毒诸国,秦惠文王也有经营身毒之意。

    张仪认为西楚可以为作为西秦的盟友,一起夹攻摩揭陀,就建议西楚威公与西秦和亲。

    于是昊元151年(公元前325年),在张仪的护送下,西楚威公将他的爱女芈姝嫁到了西秦,做了秦惠文王赵驷的嫔妃。

    在芈姝的陪嫁媵妾里,还有一个名叫“芈月”的西楚宗室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