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春秋我为王 > 第818章 道可道
    这个冬天,赵无恤是在温县与季嬴、妻儿一起度过的,他们向赵鞅供奉祭品,告诉他赵氏已再度成为晋国执政的消息。

    “赵邑翼翼,四方之极。赫赫厥声,濯濯厥灵。寿考且宁,以保我后生!”

    次年(公元前494年)春暖花开的一月初,他马不停蹄,又再到铜鞮来晋国的新“都城”行使上卿职责,并等待第一批绛地移民前往邺城。不想在此盘桓期间,却遇上了一位拜访者,一个老熟人。

    “知伯死了。”

    信件从赵无恤手中被递给了一位披着灰色深衣,仙风道骨的长者,他是姑布子卿,消失了将近十年的相面者。十天前突然来到铜鞮拜访,让赵无恤喜出望外,未穿鞋履,只着足衣就跑出门去迎接,直道自己找遍了天下,却没找到姑布子卿之所在。此人在自己少年时的分量很重,很大程度上是他的那句“此子乃真将军也”影响了赵鞅择嗣,开始对赵无恤加以瞩目。

    如今预言成了现实,赵无恤身为晋国上卿,让姑布子卿也名声大振,只不过他已经改行,视相面为小道,再不接活。

    于是赵无恤将姑布子卿引为上宾,每日殷勤招待,但宴飨都被姑布子卿以清净修为为由婉拒了。

    但赵无恤还是时常过来,与其闲谈,到了他这个位置的人,需要一些契机让精神和哲学层面发生跃进,而不是永远停留在原来的程度。

    在这方面,姑布子卿是个很好的谈话对象。

    将信递过去后,赵无恤叹息道:“虽然想过无数次,但今日知伯终于死去后,我心中却无悲无喜。知伯死前会想些什么呢?对自己抉择的懊悔?对失败的可惜?亦或是诅咒我没有好下场?他毕竟是我的前任,也曾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也曾把赵氏逼到角落里,现如今却就这样在少梁凄惨死去,真是发人深省,人的性与命,真是无从参透,先生能否为无恤解惑?“

    “常知楷式,是谓玄德。玄德深矣,远矣,与物反矣……性与命此两者就是楷式,此两者的变化万千,以其深远之不可测,不是我这种摆摊子糊口的相面先生所能参透的。”

    姑布子卿的话玄之又玄,却又让人不明觉厉,赵无恤笑道:“先生亦不能解,那何人能解?”

    白发爬满鬓角的相面者微微一躬:“老子能解。”

    “老子?”赵无恤收敛了笑容,问道:“听说在知伯死前,老子曾现身少梁,与他见了最后一面,众人皆言知伯乃老子弟子,学上善若水之法,不知是真是假?”

    “那时候,老子还在周室做管守藏室的太史,他从陈国入周室太学,天文、地理、人伦,无所不学,《诗》《书》《易》《历》《礼》《乐》无所不览,文物、典章、史书无所不习,为太史期间,集天下之文,收天下之书,无所不知。故诸侯卿大夫、士庶闻其名而往者,如过江之鲫。鲁之孔丘,宋之辛文子,周之苌弘,皆向其求学,虽未拜师,但犹如师徒。知伯也在其中,只是其所学……”

    姑布子卿面上露出一丝不认可的意味,举着小拇指道:“仅仅是老子之学的皮毛而已。”

    “愿闻其详。”

    “知伯把老子的道,简单理解成了争权夺利的术,以功利争强斗狠之心,假行不争之法,此乃败亡之径也。”

    据姑布子卿自称,自己是在太华山拜访老子,向其学习“道”,几年下来颇有所得,在外行走时便颇以老子的真正传人自居。

    这也是赵无恤将他敬为上宾,常常过来的原因之一,虽然还未有机会见到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老子,但姑布子卿却是他了解老子,了解道家的一面窗户。

    于是赵无恤表现出很感兴趣的样子:“敢问老子真正的学问。”

    姑布子卿等的就是这一刻,当即说道:“老子之学,道也。”

    “道?”

    “然。道,可道也,非恒道也;名,可名也,非恒名也。”

    虽然与后世的《道德经》有些许出入,但大致是相同的,赵无恤心中窃笑,这一段话耳熟能详,他也能背出来。

    “我听闻在宋国有巫创建了天道之教,言万千鬼神皆是天道所化,不知与老子之道可否一致?”

    姑布子卿严肃地说道:“不同,有一物混混沌沌、无边无际、无象无音、浑然一体,早在开天辟地之前它就已经存在。独一无二,无双无对,遵循着自己的法则而永远不会改变,循环往复地运行永远不会停止,它可以作为世间万物乃至天地来源的根本。我不能准确地描述出它的本来面目,只能用道来笼统地称呼它。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故此道非鬼神之道,而是法自然之道。”

    赵无恤拊掌而笑:“虽有差异,但亦有相似之处,大可两相互补证,先生若是有机会,何妨去与宋国大巫交流一番。”

    在宋国流传的天道教本来就是赵无恤以道家思想为核心,结合宋国当地的鬼神观塑造的泛神教,在蛮夷之地,此教的传播要强调的是鬼神的一面,在思想较为先进的中原城邑,需要强调的则是哲学的一面,不过因为中原士人和理性,平民的功利尊神,此教一直很难流出宋国境内,仅向宋国与楚、吴的边境有一定传播,影响局限一隅。

    只看姑布子卿的脸色,大概是认为天道只是道的一种异端而已,也不知老子听说后是何表情……

    一念及此,赵无恤认真地问道:“敢问,老子究竟是个怎样的人?”

    姑布子卿捋了捋胡须,心怀向往地说道:“不出户知天下,不窥牖见天道。其出弥远,其知弥少,这就是老子,如神,如龙,在他身边呆了数年,我依然未能参透其百分之一。”

    真是华夏数千年第一神秘的人物啊……赵无恤心生好奇。

    “俗言道见贤思齐,我一直想倾听老子教诲,却不知他身在何处,是否尚在人世。如今既然他在河西现身,不知是否会来晋国,先生能联系到老子,向他告知无恤的见贤若渴么?”

    姑布子卿面露难色:“老子之学以自隐无名为务,之前就在太华山隐居数年,传出他在那里的传言后,求问者不绝于道,故老子这才再度云游,他年过八旬,来去无迹可寻,连我也不一定能再度找到,能否相见,全看他想不想见。”

    赵无恤略有些失望:“老子既然能去少梁见垂危的知伯一面,却吝于与小子相见?”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皆为道所化,万物皆有联系,当时候到时,老子肯定会来见将军。”

    姑布子卿顿了顿,诚恳地说道:“毕竟将军是数百年来难得一出的人物,将军对老子感兴趣之余,老子也会对将军好奇不已,我相信不久将来,必能相见!”

    赵无恤点了点头:“但愿如此吧……”

    姑布子卿等了一会,觉得这是个难得的机会,便又问道:“敢问将军若见老子,会问他什么?”

    赵无恤所有所思:“天地大道我只怕不能参透,要问的,应该是为君之道和治国之道吧。”

    姑布子卿眼前一亮,上前一步道:“老朽倒是有个人能推荐给将军。”

    这才是姑布子卿来此的目的么?赵无恤晓有兴趣地问道:“不知是何人能得先生推荐,以先生识人之明,一定是少见的大才?”

    “岂敢,是老朽在郑国收的徒弟,跟着我学老子之学,名为任章!虽然年轻,但假以时日,却也可以老子之道上佐君主,下安黎庶!”

    ps:开始写后发现老子简直是一团雾,不知其形,不可名状,根本无法下笔,翻了几遍老子五千言和解老、释老还是无法参透,废了几次稿后放弃了,暂时还是从侧面来理解老子吧,省得破坏这朦胧的神秘感,等对他的理解更深刻后再尝试不迟,第二章在晚上(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