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春秋我为王 > 第757章 战争从此变得不同(上)
    在高无邳过来巡视后,齐人的车垒内稍微平息了之前的哗然,地上倒着几个死去的齐人,高无邳皱着眉绕过他们,又小心的通过了车垒缺损的部分,让人迅速用木板将那里填补上。 .访问:. 。

    “或许再来几次飞石,这处车垒就会垮塌,不如舍弃罢。”弦施无论高无邳说多少好话,都不愿意再待在这里了,此处已经被天上的鬼神盯上,已经不再安全。

    “国子让你再坚持片刻,他便让人来替换汝等,但这处车垒处于正面关键之处,必须‘射’箭压制住赵军前锋进攻,万万不能舍弃!”

    话未说完,有人突然惊呼道:“石头又来了!”吓得齐人身形一缩,四散而逃。

    片刻后,弦施所在的车垒便传来石弹撞击车舆的轰隆声,整个连城一圈的车垒都剧烈的抖动起来,被击中的几个车舆破裂垮塌了,齐人步卒竖起的大橹也承受不住这可怕的冲击力,直接被砸碎击飞。

    高、弦二人的避让有些晚,“嘭”一声巨响,高无邳和弦施前面的车垛遭遇重创,一颗十斤重的石弹将那里砸得支离破碎,木屑满天纷飞。这次没有亲兵保护,弦施被车舆的碎片刺中了身体,他脸上青筋暴起,捂着颈子发出嘶哑的荷荷声,高无邳定睛一看,终于看清他颈子上深深‘插’着一块木片的碎片,鲜红的血水顺着碎片的边缘跳动着。

    随后弦施的身子软软的滑倒,喉间血流不止,仍由旁人呼喊,耷拉着脑袋,再没有一点反应。

    高无邳心胆俱寒,车垒内外的齐军也是‘乱’成一片,他们根本不知道如何防守。看着眼前情形,高无邳咬着嘴‘唇’,带着亲随死命地向外跑,再也顾不上国夏的军令。

    因为他知道,下一次攻击,恐怕很快就会到来!

    果不其然,接下来一刻时间里,仿佛平地惊雷,赵军战阵后的河岸上接二连三响起一连串沉闷的发石声。半空时不时会落下飞石,让躲在车垒后的人心都要跳出来了,弓手们已经没有勇气‘露’头‘射’箭,不少人紧紧趴在地上,待石头雨之后再向外移动,总之离阵线越远越好,他们现在只想离开早已不再安全的车垒。

    眼前的战争方式和他们曾经认识的,极为不同,百步之外,已经不再安全!

    ……

    河岸之上,公输班‘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数次齐‘射’后,齐军车垒那边不断传来车垒被轰开的巨响,还夹杂着许多惨叫和惊慌的呼叫,在弩砲这种利器面前,齐人自以为得意的车垒已经不值一提。

    他对弩砲的实战效果十分满意,虽然‘精’确度还有待提高,军中能‘操’纵弩砲的人才稀缺,这玩意可比投石机难‘操’作多了,但如今也只能将就着用了reads;。幸好敌人的车垒连绵百步,极其显眼,就算打偏,也是殃及旁边的齐人。

    与国夏祈求的不同,公输班制造的弩砲非但可以转移到另一处安置,并且还有自由转动的基座,能在原地自由转动方向,将死亡的抛‘射’指向任何两百步内的目标!

    它的核心是粗壮的扭力弹簧组,每个弹簧组带动一只弩臂,弩臂末端连接弓弦,弓弦正中是容纳抛‘射’物的编制网袋。横梁上侧带着燕尾长槽,一个带长导轨的滑块可以沿着长槽前后滑动,滑块的后断装着一套‘精’巧的击发机构。工匠们可以方便的锁定和释放弓弦,横梁的末端装有绞盘,使用者可以通过扳动手柄,或者拖曳绳索使滑块移动。

    利用地势较高的河岸俯瞰敌人的战阵布局,确认‘射’击目标,然后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敌方掩体车垒抛‘射’密集的弹丸,将其摧毁!这就是他们的战法,足以让这时代战争方式发生剧烈变化的战术!

    何况弩砲能攻击的,可不止是敌军车垒……

    ……

    在弩砲连续轰击正面齐人车垒数次后,赵无恤用‘肉’眼都能看到车垒处的惨状,车舆四分五裂,里面的齐人一片慌‘乱’,从里面‘射’出的箭矢渐渐少了,直至停止。

    “也就是说,只‘射’了四次,弩砲便让齐人一座车垒失去了作战的能力。”这虽然是弩砲初次上阵吓呆了敌人,可其可怕的攻击力也可见一斑。

    赵无恤笑道:“真是野战利器,虽然一次‘性’造成的杀伤不多,但这场战争里,它将是齐人的噩梦。齐人不是一直以自己的强弓和弓手之多而骄傲么?不是一直喜欢在百步之****得人抬不起头么?这次便让他们知道,我在两百步外,便能收割他们的‘性’命!”

    他旁边的项橐有口中发干,自己还是童子时的好友竟能制造出这等恐怖的武器,他咽了咽口水润润嗓子,这才问道:“主君要让子般将齐人的二十座临时车垒一一摧毁?”

    “不必那么麻烦,而且弩砲的数量也不够多,只能轰击一个区域,一旦分开使用,就没这种气势了。如今齐人士气已夺,正是进攻的好机会,让公输班再对着正面车垒来上几发,彻底打垮它们!随后配合弓弩和步卒,攻击齐人军阵,我要看国子之鼓、高子之鼓在此地支离破碎!”

    ……

    一枚十斤的圆润鹅卵石以完美的角度‘射’入,如同鬼神手中的利刃一般,砸飞了一名齐人徒卒的手臂,接着在地上爆起一团沙尘后弹地而起,将一名齐人甲士的大‘腿’砸断,然后毫不停顿的向后飞去,将一名齐人军吏持令旗的右臂带半边肩膀打飞。

    他的肩膀‘露’出惨白的肩骨,旁边残留着一些撕裂的肌‘肉’,鲜血如同喷泉一样从巨大的伤口涌出。而罪魁祸首则带着数人的血‘肉’在泥地上蹦跳了几下,终于停了下来,恢复了一枚鹅卵石该有的一动不动。

    “啊!”嘶声力竭的惨叫声这时才响起,让人听上去慎得慌。

    初代弩砲的‘精’确度真的很成问题,轰击车垒尚可,面对运动中的军阵就容易打偏。所以每次调转方向后都需要试‘射’,所以一轮只有这一颗石弹被投掷过来,但足以让齐人军阵惊恐不已。

    齐人未遭攻击的阵线也产生了‘波’动,不少人心有余悸地转头看了一眼被命中的地方,残肢碎‘肉’和兵甲碎片洒落在阵线各处,未死的两人在血泊中拼命挣扎,另外几个则已经没有了动静。

    在军吏的喝令下,他们恢复平静继续前进,去抵挡赵军的进攻。但他们的脚步已经迟疑了许多,持矛戟的手也在瑟瑟发抖,有盾的人下意识地将‘蒙’了三层牛皮的盾牌高高抬起,尽管他们知道这东西恐怕无法挡住呼啸而至的飞石。

    这支齐兵是国氏的老兵,面对利箭,面对长矛,乃至于敌人凶狠的眼神,他们都有心理准备,可从天而降的飞石,简直闻所未闻啊!

    战争从未变得如此可怕,如此陌生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