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春秋我为王 > 第714章 卫侯蒯聩
    ps:12点前还有一章

    楚丘,传说楚人祖先季连曾带着部众居住于此,故而得名,卫懿公时朝歌被赤狄攻破,卫人仅剩五千之众逃到大河东岸。 +頂點小說,x.依赖齐桓公的援助东迁,卫文公在楚丘重新建国,康叔的社稷方才得以续存。卫国在楚丘立都四十年,直到卫成公元年(前629年),为避狄人侵扰,又迁到了东面数十里外的帝丘。

    这里虽然做卫都的时间不长,但还有卫文公的坟冢和宫室遗留,其地位相当于陪都。只是近几年卫国卷入齐国与晋、鲁的战争,兵祸连连之下,楚丘被占领数次,于是城池破败,民众纷纷外逃,放眼望去只见颓垣残壁。尤其是位于城邑郊外的行宫,野草在条石缝隙里疯长,卫文公庙宇外竟然有獐子在跑动,殿堂的柱子上甚至有野鸡搭的窝……

    不过这一日,楚丘的卫国行宫里里外外站满了气宇轩昂的虎贲,破败的殿堂被裱糊一新,朝服衣冠的士大夫们簇拥着一位绛纱袍的青年闹哄哄地上殿来。

    “君父尚在壮年,蒯聩岂能僭越称君?”

    这青年不断挣扎推让,正是流亡的卫国太子蒯聩,簇拥在他身旁的多是一同被卫侯元驱逐出国的“太子党”们,如公孟彄等,还有陆陆续续与卫侯元冲突而被赶出国的大臣们,什么北宫结、公叔戍,一群人呼啦啦围在蒯聩身旁,你一言我一语,竟是在劝他即位!做卫国的国君!

    “君上昏聩。亲弥子瑕、宋子朝等奸佞小人,被齐侯和陈氏所骗。一意孤行要卷入战乱。他被迷了心智,疏远忠臣。甚至驱逐了一心为国的太子,如今卫国局势危如累卵,君上已经不能担当社稷大任了,昨夜康叔入梦,说蒯聩当为君,还请太子不要再推让了!”

    一边说着,众人不由分说地将早已准备好的诸侯冠冕,绣着金线,黑红相间的朝服给蒯聩穿戴起来。又七手八脚地将他按到君榻上,山呼海啸地俯首垂拜。

    “君上!”

    “也罢也罢,汝等这是陷我于不忠不孝,但为了卫国六百年社稷,为了万千黎庶,小子只能做这罪人了!”蒯聩演技不错,三次推让不果后,便一边嗟叹,一边在君榻上显得坐如针毡。可心里却喜滋滋的。

    他当了十年太子,一直笼罩在卫侯元的阴影下,今天终于有机会被臣下山呼为“君上”了!

    从卫国出奔时,蒯聩悲观地觉得自己跟卫国国君恐怕是没什么关系了。谁料赵氏却硬生生将他扶上了君位,更令人没想到的是,居然会这么快!

    从去年冬天各势力休战。一直到开春的二月初,发生了很多事情。

    在西线。一月中旬,赵韩两家从晋阳和长子、上党发动了一场攻势。去解平阳之围,吸引了知伯和晋侯的注意力。

    而与此同时,他们却迅速调集重兵,向东进攻中行氏的河间地以及南面的卫国。

    卫国猝不及防,本来和他们一起协防赵氏的郑国没有掩护卫军侧翼,营地空空如也。原来郑国人早已将大军撤了回去,一部分留在虎牢镇守,一部分则由游速带着去攻打蛮氏国,占领了汝水以北后,在边境和叶公县兵发生了冲突,双方剑拔弩张起来,也顾不上管卫国死活了。

    所以战争很顺利,赵军占领了大片土地,控制楚丘后,赵无恤更是做了件让世人震惊的事情:他寻来卫国的流亡势力,让他们立卫国太子为君!

    “可我父还活着,他才是国君……”蒯聩当时直接被怔得坐倒在地,一张脸吓得煞白,在他的计划里,仅仅是求赵氏助他回国,逼迫卫侯让他以太子身份摄政即可,谁想赵无恤直接拍板,让他自立为君。

    当时赵无恤却不以为然地一笑:“晋国的师旷曾经评价过卫国人驱逐卫献公之事,他说,国君是神明的主祭人,是国人的希望。如果使民众的生计困乏,神明失去祭祀者,百姓绝望,社稷无主,那国人要这个国君有何用处?还不如驱逐了事。”

    “如今卫国又出现这种情形,卫侯老了,糊涂了,我大军东征,他居然还在鼓动卫人负隅顽抗,驱使国人自寻死路,他已经不适合再做国君,卫国人需要一位新君为他们指一条明路,太子自然是唯一的人选……”

    于是在赵无恤的鼓动和布置下,才有了今天这出劝进闹剧。

    以这种方式登位的蒯聩环视殿内,几十个人一齐劝进,这架势足以与在帝丘的卫侯分庭抗礼,他慢慢地也不紧张了,而是享受起这一刻来。

    虽然蒯聩的亲信也曾忧心忡忡地说,他这是与父亲作对,在道义上落了下风。而且除了赵氏、鲁国、宋国、曹国外,天子和晋齐都绝不会承认他的合法性,楚丘卫侯政权前途堪忧。

    这时候蒯聩的心态已经变了,谁不让他当国君,他就会跟谁急。合法不合法其实并没有什么大用,当年晋国的曲沃一系还不是被全天下敌视围攻,最后一样成功取代了晋侯,篡位为君。与之相比,蒯聩觉得自己还是有理有据的,卫国在连年战火里,已经滑落到灭亡的边缘,是时候有人站出来走一条不一样的路了!

    “和当年卫文公在这里重建卫国一样,孤也会让卫国复兴!”

    蒯聩一时间志得意满,称孤道寡起来,直到他的目光越过那些三叩九拜的卫国大夫,看见殿堂侧方那群人,这才猛地清醒过来。

    赵无恤作为“外臣”,此时正戴着远游冠,似笑非笑地盯着他看,他身后的那些家臣将吏也仅仅是朝蒯聩拱手,浑然没把他当回事。

    ……

    赵无恤的确没把蒯聩当回事,这已经不是他扶持的第一个国君了,去年年底,图谋投靠齐国的薛国被盗跖带着鲁、宋的军队包围。薛人大恐,便杀了其君薛伯比,迎接城外的公子夷为君,薛国遂定,鲁国那些心怀叵测的大夫和泗上诸侯们顿时老实起来,赵无恤这是在告诉他:我虽然不在曲阜,却离洙泗不远。

    有了薛国的例子在先,赵无恤如今着手建立楚丘伪卫政权,也颇为得心应手。

    “卫国太子并无人君之状啊……”项橐跟在赵无恤身边,旁观了整个过程,只觉得乏味得让人打瞌睡,而且他也挺瞧不起蒯聩的,被异国卿大夫扶持的国君,想想就知道肯定是傀儡。

    “能听话便好。”无恤言罢,带着众人朝蒯聩祝贺,该有的礼数还是要有的。

    蒯聩虽然被扶上了君位,可他手下连一兵一卒都没有,卫国的土地要么在他父亲手里,要么被赵氏占领。赵无恤扶他上台,只是想要一个招降卫地士大夫和国人,同时名正言顺占领卫国的名义而已。

    总算蒯聩不傻,能认清自己的身份,他“即位”后继续唯赵无恤之命是从,态度很是恭敬,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像赵氏称臣的……

    旁人的眼光蒯聩并不在乎,他明白,只有打下帝丘,逼父亲元退位后,他的君位才能稳固!

    带着这种心思,这楚丘行宫的君榻还没坐热乎,蒯聩就马不停蹄地和赵无恤签署了一条又一条卖国密约。

    卫侯元死死咬着不松口的濮南、济西地,却被蒯聩大笔一挥,承认这是鲁国、宋国、曹国等友邦的领地,真是崽卖爷田不心痛,要是传到卫侯元的耳朵里,恐怕得气得他吐血。

    而楚丘等新近被征服的地区,在当地秩序恢复前,请赵氏代为维持秩序,“卫侯”蒯聩将尽快组织当地卫国人建立一支新军保境安民,同时协助赵氏征粮征劳役。

    甚至连这个伪政权的“当国”,也就是执政,赵无恤都给蒯聩找好了。

    “孔圉?”

    蒯聩一怔,这个人选他根本没想到,因为孔圉人还在帝丘,根本没来投奔他。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