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春秋我为王 > 第340章 巫颂(下)
    “南子,你以为世上真没有神么?”

    她噩梦连连,梦中有长了翅膀的黑影,十只长着三只脚的鸟儿浑身羽‘毛’冒着烈焰,它们站在扶桑木上望着赤身*的南子怪叫不已。 与神沟通,命令名为“黎”的红衣火正来祭祀地。以此训导民众,以恢复原来的秩序。这便是重黎通天绝地的事迹。

    后来,三苗继承了九黎的凶德,再次让天地‘混’‘乱’不堪,于是帝尧重新培育了重、黎的后代为巫,让他们再度主管天地祭祀,一直到夏、商,列国的巫和火正仍旧由重氏和黎氏后代继承……

    君权和神权开始分离……

    ……

    “南子,因为我无德的缘故,导致你对巫不屑一顾么?看看你最崇敬的大母辛(‘妇’好)罢,她也是一个巫,那时候,大巫还不被要求必须是处子……”

    南子看见阳光洒在生意盎然的鬼方草原上,空气中充满泥土和生命的气息,风吹草动,碧‘浪’‘荡’漾有如汪洋。

    她驾着战车而来,目光炯炯,不怒而威,披坚执锐,威风凛凛。手持的这件龙纹大铜钺丝毫不比宋宫甲士手持的武器轻,另一件虎纹铜钺则别在腰间,随时可以扔出去斩落异族的头颅。

    她身后,则是密密麻麻的三千‘射’士!

    战胜归来,数不尽的氐羌俘虏是献给天帝的牺牲,‘妇’好受到了大邑商的欢呼,除了是一位将军外,她还拥有一个特殊的职位,那就是主持祭祀的大巫!

    在‘妇’好的时代,人们‘迷’信鬼神,崇尚天命,非常盛行祭祀占卜,几乎所有国家大事都要反复占卜、祈问鬼神。而掌握这项最高神职权力的‘妇’好不仅力大无穷,美貌无比,她还具有广博的学识、崇高的地位,和她的丈夫武丁一样,是亿万斯民的统治者!

    南子恍然发现,‘妇’好竟然长着自己的脸,而她的丈夫武丁,可不就是赵无恤么?

    他用健壮的双手环抱住她,抚‘弄’她,撩拨她,逗得她吱吱发笑,她也开始眯着桃‘花’眸子用力‘吮’吸他,赤日和皎月害羞地遮蔽光芒,只剩下天上的星星含笑俯视着他们。

    眼前的一切,和那一夜如此相似。

    南子‘露’出了笑,她虽然对无数人抛出了媚眼,可真刀实枪地亲密到那种程度,却只有赵无恤一人而已。

    但突然间,星星不见了,南子落到了宋宫之内,好冷,鬼魂罗列长厅两侧,穿着古代君王的褪‘色’服饰,手握‘玉’钺,满是怒意地看着她。

    “弑君者,死罪!”

    鬼魂,那是昔日的鬼魂,他们共同构成了一座囚笼,囚禁着南子。

    南子‘迷’茫了,她慌不择路,接下来,世界起火燃烧。

    那座火中的高楼,是桐宫……

    她看到了数不清的过去,终于,又看到了现实reads;。

    宋公栾站在她面前,厉声尖叫:“南子!你这个弑父的罪人,我要带着你一起去见司命!”

    他的面容扭曲丑陋,伸出鹰一般的两只手来抓南子,南子慌不择路,她倒在地上,双脚不断地将亡父的往下踹,他从高台的边缘掉了下去。

    “天命玄鸟的子孙不会摔死!”宋公在不断下落,他不甘地怒吼,南子恐惧地发现他身上真的长出了黑‘色’羽‘毛’,幻化成黑‘色’翅膀,仿佛要振翅高飞。

    但,却统统在阳光下像蜡一样熔化殆尽……

    桐宫高台下发出了沉闷的落地声。红‘色’的血浆,白‘色’的粘稠脑汁像浆酪一样从宋公脸上流下,沾满胡须。流进嘴里,塞满了牙齿缝隙。

    他咬着可怕的血齿。望着南子发出了诅咒:“你会得到报应的,若这世上有鬼神,我绝不会放过你!”

    话音刚末,宋公的魂魄脱离了死去化骨的形骸,飞天而起,他穿着甲胄,驾着玄鸟拉的战车,手持彤弓。瞄准了南子的面‘门’。

    逃啊,她转身逃跑,南子从小到大一直在逃,从一座囚笼逃到另一座,现在依然在逃,逃避身后往日的冤魂。人言父爱如山,即便他死了,仍然是南子心里一座沉甸甸的大山,非要将她压死不可。

    带着恨意的箭不断‘射’来,剧痛有如一把尖刀。划过她的背脊,她只觉自己的皮肤被撕扯开来,还闻到了鲜血蒸腾的臭味。

    南子隐约知道这是梦境。梦的出口好像就在前方,但怎么逃也逃不出去,好远好远。她可以感觉到背后冰冷的气息朝她袭来,那恐惧的疼痛还不算什么,假如她被抓到,就会陷入比死亡更恐怖的境地,永远在无边黑暗中孤独地翱。

    “救救我,谁来救救我?”她发出了无力的呐喊。

    “没人会救你的……”鬼魂们如是说,他们长着公子辰、公子仲佗、公子朝、卫侯元、向氏兄弟的脸。哦,还有吴国太子夫差。他们的脸上面有‘淫’邪的笑容。

    “没人会来救你的,你这一世只能做人尽可夫的玩物。”

    无数双手伸了过来。在南子身上四处‘乱’‘摸’,撕扯她的裙裾,想要玷污她。

    直到,她撞到了一个人,他张开双臂,给了温暖她心房的怀抱,赶走了天地间的一切黑暗。

    是赵无恤,他身穿漆黑甲胄,玄鸟纹在上面展翅而飞,他骑着同样颜‘色’的骏马,将南子横抱在马背上,当南子无助地抬头时,在他头盔下的狭窄眼缝内看见有火焰熊熊燃烧。

    “南子,我不敢说世上没鬼神,也不敢说有,我敬鬼神而远之,但还是觉得,事在人为,而不在天意。”赵无恤在微弱低语,为南子挡下了宋公‘射’来的复仇之箭。

    “听说过重黎通天绝地的故事么?你不是害怕鬼魂的复仇么?干脆就做控制鬼神和民众的媒介大巫,何如?天听自我民听,天视自我民视,只要你能在待民方面比你父亲做得好,我想世上即便真有鬼魂,也无法与民愿作对。”

    “大巫?”南子记得当时自己很诧异,这就是你的安排么?她故作委屈地说道:“君子宁可让我孤老终身,也不愿意要我么?”

    他的话依然在耳回‘荡’:“一个大巫,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么?南子,容颜易老,即便你像夏姬一样不衰,你的美丽也熬不过二三十年光‘阴’。我不想让你我的关系仅限于五年,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仅限于乏味的士与‘女’,灵与‘肉’,我希望哪怕你年过‘花’甲,凭借这身份,依然能为帮我,帮我创造一个不一样的华夏。”

    他志向高远,早已不是那个一无所有的卿子了,他仿佛能够‘洞’察未来,南子如今只能听之信之。

    “去吧。”他笑道:“宋国以后就要依靠你了,但我也会一直照看你。”

    当梦境回到现实,那离醒来也就不远了。

    燃烧的桐宫消失了,那些或是木制,或是石制的囚笼消失了,宋公的鬼魂蒸腾,黑暗褪去,连赵无恤的形体也渐渐化为虚无。

    南子尖叫着醒来。

    ……

    当南子依依不舍地放开情郎的手睁开眼时,嘴里有苦涩的烟尘味道,脸上则泪流满面。

    “我这是怎么了?”

    她枕在大巫的‘腿’上,做了一个长长的梦,又或许,只是听她讲述了一个故事。

    巫‘女’停住了轻轻哼唱的歌谣,抚着她的头发,淡淡地问道:“那么,南子,你知道什么是巫了么?”

    “我知之。”南子热泪盈眶,哽咽着回答道。

    当历史变成传说。

    当传说变成神话。

    当神话都已经斑驳点点。

    当时间的沙尘湮没一切。

    他们的名字,他们的故事,依旧在岁月的长河中传播。

    一如太阳高悬天空,永恒的照耀大地,永远不会熄灭。

    记住,曾经有这样的一群人,他们昂首‘挺’立在天地之间,好像擎天之柱,从没有对任何人弯腰屈膝,除了神明。

    他们祈求风雨,他们记述神迹,他们仰望星空,他们代代相传,他们带领华夏从‘蒙’昧走向文明,他们是巫,是所有文明的起创者!

    “你终于明白了。”

    大巫‘露’出了笑,南子发觉她笑起来还是十分美丽的,她手指蘸着一点红‘色’的漆料,仿佛是来自神圣红山的燕脂,在南子额头轻轻一点:“这便是巫,从今日起,南子,你也是其中一员了……”

    ps:咳,一时间脑‘洞’没停住,在这向血红大大致个敬,今天继续坐车回老家,先这样了。明天还是晚上才有,大年初一试试三更吧,做不到也别骂我。对了,加群有红包,然后七月的病总算好一点了,大家不必担心q

    ps:感谢5号的打赏!感谢书友czdxh042408,夜楼、,唐免航,第一近卫坦克旅,随便扯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