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春秋我为王 > 第450章 杨柳依依
    一月中旬,天气转暖,万物复苏,孵化的孑虫陆续从泥土里翻开土壤钻出,涂道边的杨柳也开始‘抽’出嫩芽。 ( ’),最新章节访问:. 。

    这一日,赵无恤亲率属吏们到甄地西界为赵鞅送行。他作为儿子,自然要下马伏地拜别,但赵鞅却不喜欢这依依惜别的小儿‘女’作态,颇为不耐地在战车上挥手驱赶他。

    “再往前就是卫境了,回去罢。”

    赵鞅今天没了前几日在与鲁国人相会时的咄咄‘逼’人,但依旧穿着战袍甲胄,因为此番晋军归国,还得径直从卫国境内通过,而且……

    “借道?两国‘交’战何必如此惺惺作态,我已经让子良司马去把棘津再夺取一次了,此时应该已经得手。虽然卫人龟缩,但全军甲胄兵戈勿要离身,大摇大摆开过去便是reads;。”

    谋士傅叟无奈地劝道:“这只是给卫侯一个台阶下而已,若是主君派人去借道,或许卫侯便会顺水推舟,同意与晋国达成和解。毕竟齐国已经战败,而濮南还在君子手中,可以用那四邑作威胁,‘逼’迫卫国降服,这也是一件大功劳。”

    “谁说齐国败了?”

    后面的安车上,一个沙哑的声音笑了起来,正是更易容貌,披发无须,脱下战甲换上宽袍,还戴了一个面具的“乌有先生”。

    据说他本是山中布衣,年且四旬,平日以艺桑麻五谷以为生,因为容貌丑陋,不‘欲’与俗人齿,直到听闻赵鞅招贤不择容貌、出身,有才者尽用之才来投奔,被举为上宾。

    傅叟眉头大皱,他当然知道此人真实身份,可连他也不得不承认,毁容吞炭的决绝做派的确很让人震撼。此人赢得了主君的‘激’赏与同情,提防之心去了不少,已经将这“乌有子虚先生”当做重要家臣看待了。

    但他却不能落了下风。于是反驳道:“齐人在雪原大溃,这还不算被击败?”

    阳虎道:“没错,齐人虽然输了一场战役,在征战和疫病里死了两万多人。←→x79小說网却并未输掉整场战争。齐国的疫病已经不再蔓延,齐侯更夺取了大城夷仪,从此晋齐态势逆转。卫侯若是有意归降,之前齐人撤退时便可以派出使者来接洽,但他们却先击败了曹人后才回归濮阳。期间还加强了各地防务,对晋国敌意十分明显。所以在我看来,想要卫国不战而降,恐怕没那么简单。”

    两人说的都颇有道理,赵鞅虽然倾向后者的见解,但依旧不能决也,于是询问的目光便转向了赵无恤。

    “吾子怎么看?”

    这关系到赵氏对卫国的战略,赵无恤暗自思索道:南子的希望是能让晋国降服卫国,然后强行解除宋卫联姻,这种事情当年齐桓公也做过。但那是蔡侯把跟桓公吵架的蔡姬嫁了人。[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给霸主戴了绿帽子后导致的,放到现下却不太现实。

    再说,若是按照傅叟的意思,是以濮南为条件换来卫国的请平,这对晋国有利,对赵氏本部也有些好处。但对西鲁却不利,失去了濮南的纵深后,我的商队就无法通过大野泽、濮水和曹国连成一片了,相比于武卒和兵员民众死伤近千,西鲁的经济也因为坚壁清野而停滞数月的代价来说。太不值得了!

    于是他说道:“傅大夫说的有理,但除非将濮南四邑统统归还,否则小子觉得卫侯不会请平,尤其是雷泽-历山以南已经许给了曹国。若是违背诺言,恐怕会坏了下次合作的机会。何况卫国继续与晋为敌,彼辈伤寒未消,不敢攻西鲁,更无法威胁到晋阳,却可以就近让朝歌、邯郸产生危险。定能叫范氏和中行氏面临鲜虞与卫的夹击无暇他顾,吾等置之不理即可,何必亲自动手,为敌人拔去棘刺?”

    濮南如今算作晋国的占领区,但不打算和甄城一样直接入鲁,赵鞅留了赵广德和温地兵卒协助无恤驻守。

    赵无恤这是在提醒傅叟,你可别忘了,我还送了你濮南的田亩为食田呢!

    赵鞅颔首,同意了赵无恤的这种看法。而傅叟也了然,收回了在他看来的妙计,闭口不言了。

    “既然如此,此次赵兵途径卫国,不必借道,更不必去通报。就让卫国史官大在简牍上重重写下一个‘侵’字上去罢!我也不在乎。”

    无恤知道,‘春’秋的诸侯‘交’战讲究师出有名,所以对战争正义‘性’合理‘性’的记述,主要分为三种:凡师有钟鼓曰伐,无曰侵,轻曰袭。

    伐是比较正式的战争,敲着钟鼓,大张旗鼓的进行,而且往往有一定的借口和程序,比如声罪致讨。

    而侵,则是不告而攻,还带着潜师掠境的行为……

    赵鞅对卫国的态度很明显:老子侵的就是你!

    这次他回归晋国,除了带着三千齐人俘虏外,不从人口密集的卫地再掠夺一些民众去充实晋阳,怎么对得起出兵的损耗和‘花’销?

    有了这些,至少能让管财政支出的家臣尹铎少啰嗦几句吧。

    末了,赵鞅又开始撵无恤回去了,儿子虽然才十七岁,却已经当上了四邑上大夫,劲头更甚于当年的自己,是能够放心让他在这异国为宗族开拓封土的。但为了避免重蹈自己少年得志便猖狂,赵鞅也得给他泼一泼凉水reads;。

    于是他语重心长地说道:“国虽大,好战必亡,何况你一个小小的四邑大夫?正如诗言,民亦劳止,汔可小康,去年的仗一打就是半年,也是时候让民众们休息休息了。”

    “唯!”

    赵无恤有自知之明,消化手里这些地盘还来不及呢,哪里还会再盲目扩张?

    他继续保持着不舍的神情,不管赵鞅如何催促,送别却在继续。行行复行行,他们甚至越过了卫境,到了赵鞅前锋打下的第一座村邑,直到这里,赵无恤方才折下道旁发出嫩芽的柳枝献予赵鞅。

    “送之千里终须一别,父亲保重!”

    赵鞅接过柳条,折柳送别的风气古已有之,正如诗言:“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只不过赵鞅是反了过来,冬来而‘春’归。

    此物触情。他面上也‘露’出了一丝忧虑之‘色’。记得过去每次出征时,‘女’儿季嬴也会做同样的事情,那时候的少年无恤还是个木讷冰冷的庶孽子,只会在边上握着马鞭,怯怯地看着。

    一晃多年。他们都长大了。

    “虽然像阳……子虚子说的一样,齐国并非一败涂地。但此番中行氏丢失重地,范氏与邯郸不仅无所作为,还曾放纵卫人攻我,都有败军之罪,与之相比,赵氏的大胜却是实打实的。其中你夺濮南,截断齐人粮道,生擒齐国公子阳生的名声,也已经传遍新田了罢。诸卿及其子嗣孙辈们肯定会更加忌惮你。我之所以为你在鲁国争取多封,也是因为诸卿掣肘,你归国之事,少了一年半载恐怕难以‘操’作实现。”

    难得见到赵鞅这个镔铁般的男人‘露’出柔软的一面,无恤微微一愣,尽量不让这身体自带的情绪左右自己,他稽首而拜,话语诚恳:“小子省得,所以虽然忧心烈烈,载饥载渴。但我戍未定。靡使归聘。我能等,只要父亲与我一西一东合力,就没有什么办不到的事情!”

    赵鞅欣慰:“善,你能这么想便好。只望下次,吾等能够在赵氏的晋阳新宫里相见……还有你的阿姊,可是想你得紧了!”

    ……

    等赵鞅车驾驶离,赵无恤将上马返回时,那辆安车上的“乌有先生”却过来拉住了他的马reads;。

    “先生有事?”

    阳虎因为毁容断了自己后路,已经得到赵鞅信任。“彼能窃,我能守!”晋国中军佐自信心极强,甚至都不派人监视阳虎,以显示自己并无疑心。

    但赵无恤却没这份自信,他一方面觉得自己回到这个时代是某种“使命”,可另一方面,却又怀着一颗普通人的谦逊,并不敢小觑这时代的智者和‘奸’雄。

    比如眼前这只毁容的猛虎,他身材高大,站在马下,却几乎能与赵无恤比肩!

    这个狠人,当初无恤之所以能‘阴’了他一手,也是借了鲁国内的形势吧,怎能不留着一份小心。

    亲手养大的鹰隼,还得放着它啄眼呢!

    阳虎道:“君子,就此别过,但还请听我一言,君之大敌不在国‘门’之外,而在萧墙之内!”

    “哦?先生指的莫非是三桓。”

    这个无恤自然清楚,齐国刚刚经历了大败,又遇到了伤寒,数年之内恐怕都得‘舔’着伤口,无法威胁到西鲁。外寇一去,那按照鲁国的惯例,内‘乱’就要开始了。

    三桓之所以能让他将手伸到须句,安‘插’冉求,一方面大概以为冉求乃是孔子之徒,属于可争取的。另一方面,多半还是因为忌惮赵鞅的威势,等赵鞅回去后,便要忙着处理主邑迁徙晋阳一事了,隔着太行山千里迢迢,欺软怕硬的三桓少不了想压制削弱身在东方的无恤。

    他因为在对齐战争里风头太劲,再玩合纵连横,各个击破之策已经不太好‘操’作了,无恤很可能会面临三桓合力排外!

    阳虎却摇头道:“三桓只是‘鸡’犬,何足道哉?他们手下的谋主里,少正卯只是个跟风投机的口舌之辈,公敛阳也是个为孟氏守户的阍人,都不足为虑。”

    “那你让我提防谁?”

    哪怕隔着青铜面具,无恤也能看到阳虎咧嘴‘露’出的噬人微笑,他将要说出的答案也已然猜到。

    “山有两虎,必有一伤,我说的正是孔丘,孔仲尼!”

    ……

    “司寇在鲁国最大的敌人,是孔丘。”

    说了这句话后,阳虎便开始晓有兴致地观察赵无恤的表情。

    赵无恤口口声声说要归国,这没错,可以阳虎对这位小君子的了解,他一贯是“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等待的不是晋侯和诸卿的赦令,甚至不是赵鞅的提携帮忙,而是想要在鲁国建立自己的势力,最终借兵势归国!

    至于孔丘的目的阳虎更清楚,他要在鲁国强化君权,推行礼乐,恢复古旧的周礼,可这样一来,就绕不开心怀窃西鲁之志的赵无恤。

    俩人都是意志坚韧者,但他们的宏愿天然冲突。

    阳虎最清楚不过,这是权力的游戏,这是窃国大盗与礼乐维系者的较量,不当赢家,就只能变成丧家之犬!

    没有中庸的道路可走!

    郓城会面上的冲突和不欢而散,阳虎已经听说了,这只是先兆,可惜当时他正忙着划破自己的脸不能亲临……总之,哪怕以后身处晋国,他依旧很期待自己所“栽培”的两个人相斗一场。

    可惜不能亲眼见到,他期待从赵无恤脸上看到愕然,看到犹豫。等与孔丘彻底敌对后,俩人过去的谈笑风生,相互吹捧将变为讽刺的笑话,而那些在为赵无恤做事的孔‘门’弟子们,又将何去何从?

    背叛,窘迫,厮杀,这些遭遇又岂止他经历?

    可让阳虎失望的是,赵无恤却只是沉默可片刻,然后叹了口气。

    “我知之!”

    ps:感谢14号的打赏!感谢 飞龙大哥 ,小说谜12345 ,simen ,水电费呵呵v ,二次转生 ,神幻界 ,锦瑟。焱月 ,翡翠匠人的打赏!感谢各位的月票,求收藏,求推荐,求订阅,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