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春秋我为王 > 第184章 骤然生变(下)
    事后众人向无恤禀报说,一共有十多个盗寇光天化日之下拦截于道上,要他们放下所获钱帛。 [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热门wwwRemexso].访问:. 。所幸当时是虞喜亲自带队,还有一个伍的轻骑士护送,在上次山下的伏击战后,这些骑兵都已经见过血,而且训练更加严格有素。

    在虞喜的指挥下,他们五把马弓在敌人靠近前,几轮齐‘射’,纵马逐之。加上商队的随从们也都带着武器,所以很轻易就击溃了来犯的盗寇,自身只伤了一人。检视他们留下的尸首后,虞喜发现其中华戎‘混’合,有无衣无褐的野人,也有披兽皮穿绔的戎人。

    这倒是咄咄怪事,在新绛城附近百里之内,六卿驻了整整六师的兵力,加上国人勇武彪悍,常常带剑出行,一般的小盗都不敢过来。

    不过无恤想想也就明白了,遇袭的地点地处山区,也就是后世南北延长数百里的吕梁山,颇有些偏僻reads;。而晋国本就是华戎‘混’居之地,在山区遗留着小股戎人盗寇,也属寻常。在卫国,甚至都城濮阳城外,都有戎人的聚居点。

    赵无恤让商队以后在经过那一带时,人手加倍,并差人上报邑大夫和司寇署。

    只望来年能有好收成,而周边领邑的晋国大夫们不要压榨过度,让盗寇越来越多。

    又过了一会,‘门’外有竖人前来传话,说是晋阳大夫车驾已经快到下宫,宴飨即将开始。于是无恤就邀同韩虎、张孟谈,一同往今晚的舞台,下宫大殿走去。

    ……

    赵鞅高冠博带,坐于大殿正席,他的一些亲信家臣,则长跪于两侧的蒲席案几上。温和而谦逊的赵伯鲁也在其间,赵广德作为堂弟,陪坐其侧。不过他心里,更愿意和赵无恤挨着。

    就在此时。三位未冠君子联袂而至,他们着深衣广袖,佩‘玉’将将。左侧者为张孟谈,缓步沉稳,趋行守礼;右侧者为韩虎,形貌昳丽,‘玉’树临风。

    但走在中间,隐隐为二人之首的。是其貌不扬,却散发着一股昂扬和干练气质的赵氏子无恤!殿内众人的目光在无恤身上游动,只见无恤穿玄‘色’的田猎纹深衣,佩白‘玉’环,举止彬彬有礼,早已不是一年前那个在燕飨上行错礼,还当众箕坐的童子了。

    今天主君只召回了长子和幼子,却冷落次子三子的做法,也让一些家臣暗中议论纷纷。觉得这可能预示着世子之选,仲信和叔齐。已经被排除了可能,而未来的家主,就在伯鲁与无恤之中择其一。

    要放一年前。殿中的多数人,还是倾向于伯鲁的。他是位颇有仁名和孝悌之义的长君子,还是赵氏诸子里,和曾祖父赵文子最像的一个:在长者面前,柔顺得好像禁不起衣服的重量,说话轻言细语好像没有发出声音。

    更重要的是,他的母亲是韩氏‘女’子,还与韩氏的嫡孙‘女’订下了亲事,赵韩同盟。可谓是赵氏在晋国内部,最重要的一环关系。

    可这种情况在一年前被打破了reads;。庶君子无恤如同划过天际的大火星般耀眼夺目,其表现将三位兄长完全遮盖。

    先是获白麋这一代表祥瑞的征兆。其次是治理成乡的诸多举措,以“止从死”法令树立仁义之名,收野人氓隶之心。以麦粉、瓷器货殖新绛,为赵氏创利无数,在场诸人,谁家里没有这两样东西?

    而且据说,他在成乡的一些改制,已经上书给了主君,将在赵氏直属的领地上逐渐推行。

    下宫大夫里,尹铎、傅叟的态度尚在两可之间,而军司马邮无正,则已经明显偏向这位颇为知兵的庶君子。

    在三人行礼后,韩虎和张孟谈各自就坐于末席,无恤也要归位,坐到赵伯鲁和赵广德中间的席位去,却被赵鞅止住了。

    “伯鲁,无恤,随为父来,吾等去殿外等候晋阳大夫。”

    殿内众人心中暗惊,本以为董安于离开了两年,和赵鞅的君臣关系会冷淡下去些,谁知,主君竟然给他如此高的礼遇!

    其实说起来,他们里面大半的人,都是董安于发现后推荐给赵鞅的。而三位大夫也知道,对于赵氏世子之位,赵鞅自有主张,他们加起来能造成的影响,也抵不过董安于一句话。

    于是赵无恤在赵鞅召唤下,和长兄伯鲁亦步亦趋,绕过大殿的斧纹屏风,来到了后边能俯瞰整个下宫的高台处。

    站在台榭之上,赵鞅一手扶着栏杆,一手指着远处巨影憧憧,点着些许薪柴光亮的墙垣和‘门’楼说道:“今日董安于大夫归来,我与他名为君臣,实为师生,更是朋友,你二人也要曾师事于他,向他请教治家之道。”

    伯鲁和赵无恤齐声应诺,赵鞅微微颔首,虽然自己有两个不成器的逆子,但好歹一棵树上,还结了两颗好枣。

    “我听说,你们一年前离开下宫时,曾携手同唱常棣之华,鄂不韡韡(wei);凡今之人,莫如兄弟。当日的兄弟之情,当日的允诺,你们可还记得?”

    赵无恤感觉赵鞅今天不同于往日,他未曾饮酒,却脸‘色’微红,眼中泛着异样的光。也不知出了什么事,似乎有许多感慨藏于‘胸’中,还格外有人情味。

    自从去岁冬至日后,无恤的确有大半年没见过伯鲁了,两人虽然经常往来下宫,却总是擦肩错过。伯鲁已经二十余岁,长冠白衣,面相方正平直,薄薄的嘴‘唇’上留了两撇淡淡的胡须,眼神温润而柔和。虽然在地方磨砺后,显得干练成熟了些,但总体而言,和以前没什么大变化。

    于是,在伯鲁先讷讷地应了一声后,赵无恤便答道:“唯!小子谨记于心,八月未央时,还给伯兄送去了新制作的粉食月饼,只盼与父兄、阿姊能像月圆一般,全家团聚。”

    听了赵无恤的回答后,赵鞅对这个小儿子越发满意:他在被两个不成器的哥哥暗算后,能忍耐为他们隐瞒,还经常做些颇有情谊的事情来。那月饼,他也曾吃过,虽然当着家臣的面笑无恤“不知君子远庖厨也”,但心里,却感受到了无恤的一片“孝心”。

    赵鞅拊掌笑道:“善,大善,你做得好,以后无论各自地位身份如何,也要如此这般。赵氏子嗣,就如同一支手掌,松开时,只会被各个击破,只有合力为一,才能打疼我们的敌人。”

    他一边说着,一边还伸手在二人肩上亲切地拍了拍,这种感觉,赵无恤已经久违,一时间竟愣住了。

    说完这些话后,赵鞅正‘欲’与两个儿子携手走下高台,但刚刚迈步,却只觉得耳朵蜂鸣不止,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

    赵无恤和伯鲁同时吓了一跳,连忙一左一右搀住了赵鞅。

    “父亲?是否身体有恙?”

    “无妨……”

    赵鞅轻笑了一声,继续站了起来,推开了两个儿子搀扶,仿佛恢复了晋国上军将,赵氏家主的虎步雄姿。

    “大概是南下成周时的头痛症又犯了,没有大碍,我今日定然要拉着董子,罚他三爵迟来之酒,好好畅饮一番,正所谓聚於今宵兮,欢乐极!”

    整理了一下冠带后,赵鞅继续向前走了几步。谁知,每一步都感觉格外沉重,才刚刚踏下台阶,他就再次感到天旋地转,竟就这么一头栽倒在绒毯上!q

    ps:求订阅,求收藏,求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