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宅的海上从军日记 > 一- 似梦似幻的数年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便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事。

    那是距离如今的他太过遥远,即使是在梦中也明白到自己再也无法回去的光景。

    那个时候,每隔几天就能跟最喜欢的姐姐们见面,在自己工作的场所有着无比关心自己的上司,于自己的身旁,许多熟悉的面孔脸上洋溢着温暖的笑容。

    虽然是事到如今......那个时候真的很快乐呢。

    置身于前辈与后辈之间的夹缝里,既不是唯一﹑无可替代的中流砥柱,也不是乏人问津,可有可无的装饰品。对于这样的他来说,每天只需要竭尽前力地向前奔跑。累了的话,姐姐们和上司自然会安慰他。过分地逞强的话,也会有挺身而出责骂他的友人。

    他的努力被所有人肯定,每一天都感觉到自己正在取得回报......更加重要的是,无论是什么时候,自己都绝非孤独一人。

    无论是白天还是中午,只要在吃饭时间,他的姐姐们总是会用各种各样的借口约他到食堂见面。明明他这边因为工作忙碌和没有办法鼓起勇气向两位没有血缘关系姐姐们表白自己的情感有意无意地与她们保持了距离,这两位姐姐却总是不知道放弃为何物,不但多次向他的上司打听他的工作日程,到了后来甚至连同那位上司大人强行把他拽出去吃饭。

    这种变态﹑狂热的姐控混蛋窝囊废,明明抛弃他就可以了。若果说完全不知道那份情感的话,还可以说是慈爱之心一时之间蒙蔽了双眼。明明当中有一人已经知道那个本质,另一人则是如无意外已经隐约察觉到那份执着的真面目,偏偏,在感到不知所措的同时,这两人还是不知道在应该放手的时候放手。那种无用的温柔,几乎已经可以称之为世界级别......也正因如此,他才会喜欢这两人喜欢得无可救药吧。

    晚上的时候,他的上司总是会不请自来。即使彼此默默无言,感觉到在身边有最为亲近的人陪伴总是让人感到温暖。她永远都不会知道,在那之后,自己曾经多少次出现在他的梦境之中。

    他喜欢自己的工作场所,喜欢那个总是会有人拜访的房间,喜欢那个能够与前辈姐姐谈心的茶室,喜欢可以见到许多许多熟悉的脸孔的饭堂。

    正当以上这一切犹如幻灯片般在他的脑海中播放,当事人正欣喜地沉溺于梦境之中时......一丝剧痛,突然使他取回理智。

    如果要形容的话,那就是压迫心脏的破裂之楔。沉睡于身体之中的,于数之不尽的事件和漫长岁月里培育出来的洞察力,即使是这样时候仍然有效。

    啊啊,原来是梦呀......于心中轻轻呢喃的同时,他不禁开始有点痛恨自己烙印在骨头上的理性。

    即使记忆不会变得模糊,然而时间却无论如何都不会倒流。这种感觉,大概就是悔恨和寂寥吧?

    往事记得越是清楚,那可怜的心脏感受到的疼痛就越是强烈。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呢......他断绝了一切与自己熟悉的人之间的来往。

    明明约定了会写信给上司,却因为每次动笔之际脑袋都空空如也而将新买的笔捏断,像这样般,搁置了一段很长的时间。

    改变一切的,是某天在街上闲逛时见到的游戏光盘,那是名为GAL的类型的游戏。从那时开始,沉醉于第一次接触的兴趣之中,以超乎想象的速度于无人监管的情形下堕落......慢慢地,就连提笔的勇气都没有了。

    日复一日,只有他的时间就好像停滞了一般。游戏内的世界是彩色的,姐姐上门拜访的时候世界也是彩色的,除此以外就是灰蒙蒙的一片,看不清景物。

    好久没有感觉到体内的血液沸腾,话说,这种东西真的仍然在流淌吗?......当他这样想的时候,他忽然意识到。

    “啊。现在的我,就是一个死人呀......”

    没错。

    没有梦想,没有冲劲。虽然有人生的野望,但是没有实现它的勇气。至于仇恨,那种东西既然只有自己一个人记得的话,那么不提也罢。勉勉强强算是有一个兴趣,却也不是什么能够拿出来公之于众的体面东西。每天吃完饭就玩游戏,累了就睡觉,起来后感到肚饿的话便吃第二顿。

    巅倒的已经不止是时间,就连日期都忘得一干二净,除了购买游戏和生活的必需品以外三步不出家门。这样的人,除了“死人”之外,还有什么能够形容?

    自觉的话,他还是有的。

    过去认识自己认识的人,他们所认识的是努力向上,虽然偏执却浑身上下都充满干劲的工作狂人,绝非此刻窝在家中的天字第一号累赘。倒不如说,与他认识这件事,才会让别人感到羞愧吧?

    就算从现在的自己那边收到信件,肯定也不会有人感到高兴......脑海中的思绪一旦走进了这个胡同,就再也无法走出去了。

    当然,就连写信的勇气都没有的人,是不会有上门探望熟人的勇气的。

    过往的记忆,是神圣而且庄重,支撑着他的人生的,无论如何都不能被沾污之物。

    与其会失望,还不如打从一开始就不要再见面,不要有任何接触。这样就可以了。缺少了作为废人的自己,其他人肯定也能好好地活着。

    说到底,自己也不过是他人生命里的过客而已。没有了自己,姐姐们和上司依旧是万人瞩目的天才。没有了自己,能干的后辈仍然会绽放出光辉。若果说有什么是不需要的话,那肯定就只有他自己了。

    抱着这样的想法,就连昔日最为亲近的上司也被他彻底疏远了......剩余下来的,就只有锲而不舍地变装,每次都以近似突袭的方式直接找上门来的姐姐们。

    “我们在你的门前喔~如果不想姐姐们被街坊识破身份的话,就赶快开门吧!”

    说实话,每次收到这种短信时,他都觉得自己的心脏真的有那么一瞬间停止了跳动。

    为什么总是学不到教训呢......

    颓废到这个地步,完全已经可以说是无药可救。就算投资时间也不会有任何回报。最佳的做法就是彻底舍弃。

    但是......

    但是呀,假如到了这个地步,都仍然有人愿意抓住这只苍白无力的手的话......这种感觉,也不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