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大清隐龙 > 2690 梅斯法军大本营
    肖乐天的无耻连城堡上的飞鸟都看不下去了,几只乌鸦哇哇叫着飞向了远方!

    “叫个屁!人肉吃多了吧?”肖乐天冲着乌鸦笔画了一根中指“记住提前往巴黎飞啊,回头有的是人肉给你们吃!”

    就在肖乐天无聊的和黑乌鸦斗嘴的时候,卑斯麦的秘书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元首!元首请到会议室去……巴黎来消息了!巴黎彻底乱起来了!”

    “哦!”肖乐天兴奋的大叫一声“走,我这就去!”

    斯比西林高地的血战仅仅过了三天,好消息就被间谍传了回来,此刻城堡大厅内临时指挥部里,所有人脸上都挂着掩饰不住的笑意。

    这种情况在严肃并不苟言笑的普鲁士军人身上真的是很少见的,当卑斯麦看见肖乐天之后,他大步流星的走过去上来就是一个熊抱。

    “亲爱的肖!我们的战略奏效了,法国果然已经乱起来了!”

    “巴黎爆发全城游行示威,四五十万人走上街头抗议军方的懦弱无能,左派议员们叫嚣着要组建国民自卫队,他们要求欧仁妮皇后立刻打开军火库,武装二十万巴黎市民!”

    “总理奥利维已经辞职了,连着他的幕僚团也辞职了!哈哈哈,法国内政最后一批能干点实际工作的人都被他们自己给干掉了!”

    “哈哈哈,现在上来的都是一群新手啊!真是上帝保佑,大好消息啊!”

    ……

    战争是胜利者的天堂,自然也就是失败者的地狱!当佛罗沙德带着溃兵退回到梅斯之后,整个法军的前线大本营彻底动荡了起来。

    三天前!拿破仑三世还沉浸在佛罗沙德攻陷萨尔布吕肯的欢乐之中,他还期待麦克马洪能够再接再厉攻陷曼海姆的时候,噩耗就好像陨石一样活生生的砸在了他的头上。

    “陛下!陛下……新堡发来急电!麦克马洪将军遇到了十万普鲁士军队的围攻,将军寡不敌众已经从沃尔特撤回来了!”

    “什么?”正在喝肉汤的法皇手一哆嗦撒了一裤子“十万大军?不是说他们的总攻位置在西线吗?怎么会突然出现在沃尔特?”

    这时候巴赞元帅也跑了进来“陛下……沃尔特我方惨败了!”

    拿破仑三世摆了摆手“我已经知道了,我现在只想问一句,普鲁士人的主攻方向究竟在什么地方?”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普鲁士人在整个边境投入的兵力也不过三十万!而这些人要防守整整300多公里的边境线,平均在每一个要道上究竟有多少士兵?”

    “在沃尔特一下子就集结了十万普军,那么也就是说其他边境总兵力也不过二十万?那么萨尔布吕肯为什么还在交火!”

    “问一问佛罗沙德,究竟是怎么回事?既然敌人的主力不在他那边,为什么他到现在还没有攻克城堡?”

    巴赞元帅听出了法皇的愤怒,他肯定得给自己的手下打个圆场“陛下,请息怒!佛罗沙德也有自己的苦衷,现在萨尔布吕肯城的郊外已经全都被我们控制住了,仅仅剩下一个孤立无援的城堡,一万多人……”

    “这点兵力够干什么的?完全无法阻碍我大军的行动啊!”

    “那为什么还没有攻克下来?”法皇厉声问道。

    “陛下,佛罗沙德可能是要保存实力,他不想让自己士兵的生命丢在毫无意义的攻城战中!这种小城只要多围困几天,成为孤岛之后很快就会投降的!”

    拿破仑三世表面上看有点名将的样子,其实他内心就是一个草包,他的指挥水平别说不能比他叔父了,就连普军的一些师长军长都不如!

    外强中干说的就是这种人,巴赞元帅的解释如此牵强,他居然也相信了!

    法皇伸手指着地图恶狠狠的说道“让麦克马洪给我死守孚日山脉,把敌人的主力挡在山脉以东!”

    “让佛罗沙德迅速扫清萨尔布吕肯,大军快速进入普鲁士境内,然后向东方迂回抄敌人主力的后路!”

    “普军东线军团的指挥官是谁?是喉咙生病的卡尔那小子吗?呵呵……击溃他,最好活捉!”

    法皇的命令一道道的传下去了,这个拿着战争当儿戏的皇帝,完全不知道前线已经有多么危机了,他还以为靠自己的强硬军令就能逼这些将领卖命呢。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仅仅过了二十多个小时,当第二天凌晨天刚刚亮的时候,梅斯城外突然出现了无数狂奔的骑兵,那都是法皇中军派到战场上的游骑兵斥候。

    “陛下!快报告陛下……梅斯东北方向十五公里处……发现我方大量的溃兵!”

    “陛下……佛罗沙德的第二军撤回来了,全线溃退完全没有一丁点的辎重!”

    这下梅斯城可算炸了锅,法皇被紧急叫醒,指挥部内所有高管面如土色汇集一堂。

    “怎么会这样?这怎么可能?第二军也撤退了?还直接撤到梅斯城来了?难道敌人已经打到我的鼻子底下了吗?”

    “说话啊!你们怎么都哑巴了?昨天不是说敌人的主力在沃尔特吗?昨天不是说十万大军正向斯特拉斯堡进逼吗?”

    “怎么就突然出现在西线了?怎么就把精锐的第二军给打成了这幅狗屎样!”

    “回答我!回答我……”法皇在会议室里疯狂的咆哮,下面的将领一个个额头冒了汗,两股战战不敢言语。

    此刻梅斯城外已经能够看见溃兵的先锋了,那是足足六七千的骑兵部队,这也是佛罗沙德手里唯一士气没有崩溃的部队了。

    皇后骑兵团收拢了所有的骑兵,汇集在一起保护着军长仓皇撤回到了梅斯城。

    佛罗沙德狼狈如狗一样冲进会议室,一见到法皇他嚎啕大哭直接跪在了地上!

    “陛下啊!我遭到了十多万普军的围攻,我实在是兵力太少了,抵挡不住啊!”

    轰的一声会议室内又是一阵喧哗“开玩笑?怎么又来了十万普军?这些普鲁士人怎么可能有那么多军队?”

    “沃尔特有十万多,萨尔布吕肯还有十万多,难道剩下三百多公里的边境线,就靠不到十万人来保护?”

    “该死的,难道其他边境的普军要塞和营寨全都是空的不成?全都是迷惑我们的?”

    “有人说谎,佛罗沙德和麦克马洪两人之中肯定有一个人在说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