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术士战纪 > 第二百七十四章 卡伊·沃顿的丑恶面目
    “我猜测,如果卡伊·沃顿装死,那么,第一个好处就是可以挑拨我、精灵王和唐斯·沃顿之间的关系,”王诩侧目瞟了一眼元素之城的方向后,继续说道:“我觉得,他也有竞逐下一任精灵王的野心,只不过,他手上的势力和实力,要远远逊色于精灵王和唐斯·沃顿,也许只比我强点儿。”

    顿了顿,王诩扭头看着阿芙拉,无奈的苦笑道:“如果他装死成功,并且顺利的调拨了我、精灵王和唐斯·沃顿之间的关系,那么,躲在暗处的他,就能轻松的坐山观虎斗了,说不定,当我们三人的实力在互相拼杀中变的无比孱弱时,他就会突然冒出来,把我们仨给一勺烩了的。”

    听完王诩所描述的卡伊·沃顿装死的第一个好处,无论是持怀疑态度的阿芙拉,还是态度不明的其他人,全都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显然,他们都认为,王诩刚刚说的事情,很可能就是事实。

    “那么,他装死的第二个好处是什么?”阿芙拉扭头凝视着王诩的眼睛,沉声问道,语气中那默然的态度已经说明,她对卡伊·沃顿的好感,此刻,已经荡然无存了。

    “第二个好处就是,他把他自己隐藏了起来,这样的话,他在暗,我们在明,他可以轻松的算计我们,而我们却不会怀疑到他身上,毕竟,大家都认为他死了。”王诩低声说出了阿芙拉想要的答案。

    “这都是你的猜测,说不定,卡伊·沃顿真的已经死了!”阿芙拉依旧对卡伊·沃顿的人品抱有一线希望,她觉得,卡伊·沃顿还不至于像唐斯·沃顿那么可恶。

    “是呀,都是我猜的,也许我猜错了,可是,我想说,很可能,我那位装死的哥哥,正牢牢的盯着我呢,未来,如果真的出现了我和精灵王以及唐斯·沃顿之间的大冲突,甚至,我战死了,那么,他就能打着为弟弟报仇的旗号,接管我死后留下的势力了,也可能,他会直接派出杀手来杀我,顺便嫁祸到唐斯·沃顿身上呢。”王诩说出了一种更可怕的可能性。

    “不可能吧,哥哥怎么会派杀手去暗杀自己的亲弟弟呢?”阿芙拉频频的摇着头,眉心已经皱成了一道栅栏了,眼神中带着绝不相信的目光。

    “幼稚!唐斯·沃顿还是精灵王的亲儿子呢,你觉得精灵王没有派人去暗杀他吗,而且,精灵王还把卡伊·沃顿的行踪泄露给了唐斯·沃顿,难道就没有要除掉卡伊·沃顿的意思吗?”王诩一脸冷笑的看着阿芙拉。

    “这……”阿芙拉无言以对,只能表情痛苦的狠狠的咬着自己的下嘴皮,把原本粉红湿润的下嘴唇,咬成了苍白苍白的颜色。

    “还有,你觉得精灵王派暗影接近我的目的只是为了试探一下,我为何要进入精灵森林吗,难道就没有要趁机干掉我的意思吗,当然有了,只不过他不想做的那么明显而已,可惜了,让他无奈的是,暗影不是我的对手,他的诡计破产了。”王诩说了一句惊天动地的话,把周围的所有人都给吓着了,尤其是见过暗影的那群人,在仔细回忆了一下暗影的所有行为后,他们果真觉得,暗影接近王诩的动机不单纯。

    “我能证明,”亚恒·贝克突然开口道:“卡伊·沃顿并不是个善良之辈,如果论本事的话,他不如唐斯·沃顿,可是,论狡诈的话,他应该比唐斯·沃顿还要厉害。”

    “怎么说?”妮露扭头横了亚恒·贝克一眼,脆声问他道:“你和他之间,还有故事?”

    “没错,想来那也是二十多年前的事儿了,那时,我是一名管理国库的中级官员,我主要负责收纳和统计税收款项,”亚恒·贝克摸了摸自己座下独角兽那毛茸茸的右耳后,缓缓的回忆道:“有一天,卡伊·沃顿到国库来找我,从国库里借去了五万枚金币,他给我的理由是,他的亲弟弟,也就婓里奥王子殿下,没有魔法感知能力,他寻找到一种可以恢复魔法感知的灵药,不过很贵,需要六万枚金币,他自己出一万,暂时从我那里借五万,他保证他会还的,可是,他骗了我。”

    “怎么了,”妮露再次开口道:“他没还你钱?”

    “的确,他没还我钱,可是,我所说的他骗了我的意思是,他讲给我的那个感动我的理由,是假的,那笔巨款,他并没有拿去买什么神药,而是用在了泡妞上了。”亚恒·贝克愤恨的感慨道。

    “你怎么知道的,他泡妞用了多少钱还要告诉你呀!”扎娜斜了亚恒·贝克一眼,质疑了他一句。

    “那倒不是,自那天他从我那里借走五万枚金币后,又过了五天,霍尔大公爵过生日,宴请几乎所有的朝臣,我也在被邀请的行列,只不过,我那时的官职不高,所以,坐在了一张昏暗处的圆桌旁,我看到了……”亚恒·贝克叹了口气。

    “我看到了卡伊·沃顿和霍尔家的二小姐一起来的,并且,当着所有人的面,他送给了霍尔二小姐一串祖母绿的项链,那串项链,少说也得五六万枚金币,这些钱,可是王子们十年的俸禄也不可能攒到的,”亚恒·贝克冷笑了一声,继续说道:“自从我看到那串项链的那一瞬间,我就深深的明白了,卡伊·沃顿是个阴险狡诈之人,一个打着帮助自己亲弟弟恢复魔法感知的旗号,四处借钱泡妞的人,他还有人品可言吗?”

    “嗯……”听完了亚恒·贝克的故事,围在周围的阿诺德和他手下的佣兵们,全都厌恶的哼了一声,要不是王诩那些权贵在场,他们就直接开口骂了。

    “这么说,”王诩无奈的摇头叹道:“从小他就在算计我了,怪不得他都不怎么敢靠近我呢,原来,他是怕他编的那些恶心的理由被我揭穿呐,他真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假的够彻底的!”

    “现在,我彻底相信你的话了,卡伊·沃顿没有死,他只是隐藏起来了,像个缩头乌龟一般!”阿芙拉一脸怒色的冷哼了一句。

    “不用紧张,我已经在佣兵工会发布悬赏了,去寻找他,我的动作就是在暗示躲起来的卡伊·沃顿,谁都知道他没死,所以,他藏不了多久的,估计,很快,我们就能见到他了,不知,那时,他还会装出一副什么样的形象呢,呵呵……”王诩无所谓的感慨了一句。

    突然,王诩发现,自己的眼前的环境亮了起来,原来,他们已经走出了密林地带了,来到一片覆盖着灌木的丘陵区。

    “吧嗒嗒……”一阵水鸟的叫声,伴着山风,从丘陵间的峡谷传来,猛的,王诩感觉到了一股异样的空间波动。

    随即,王诩扭头看向了扎娜,她也表情凝重的回看着王诩……(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