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术士战纪 > 第十二章 波折
    听到了声音的众人,同时转头看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只见,一身黑色铁甲、背后披着一面红色披风、头顶扣着一顶鹿角银盔的阿格雷尔,在两名身材异常高大,而且肌肉异常发达的半兽人的陪伴下,狂笑着向众人走来。【风云小说阅读网】

    “阿格雷尔!”牛头人桑古双目圆瞪的怒视着向自己走来的青铜骷髅阿格雷尔,双眼被怒气染成了血红色,鼻孔也张的老大,都能看到里面的鼻毛了,嘴也咧的连里面的獠牙都漏了出来,他缓缓的举起了自己的长斧,手臂上的青筋鼓得都快要爆裂了。

    “呵呵呵呵,”阿格雷尔走到了离众人只有几步远的距离,眼中那惨绿色的灵魂之火冲着桑古闪了闪,接着,他也从披风里缓缓的抽出了自己的骷髅手,手上还抓着一柄半人高的刻满了诡异花纹的弯刀,“谁叫你来的,小牛头,我可没请你呀,你是来找麻烦的吗,还是让我先收拾了你!”

    王诩一看眼前这氛围不对,可能就要开打了,他赶紧上前一步,站在了桑古和阿格雷尔的中间,伸出左手按住了桑古那满是青筋的手臂,沉声对面前的阿格雷尔说道:“他是我请的,我请他做我的保镖,无论你和他之间有什么误会,今天先放放把,你手下只有几十个人,如果在这里折损了,路上就很困难了。”

    说完,王诩斜眼瞟了一下沃伦那帮人,冷冷一笑,眯着眼睛直视着阿格雷尔,目光中漏出丝丝杀气,这些动作就是在暗示阿格雷尔:此刻,你的身边只有几十个人,与旁边沃伦的势力不相上下,如果你与桑古交战,必定要受到损失,那时,我会和沃伦他们联合,直接把你弄死在这里,我再带他们去山丘城,你小心点了。

    听了王诩的话,又看到王诩那充满杀气的眼神,阿格雷尔眼中的灵魂之火在王诩和沃伦之间徘徊了半天,很明显,他已经看明白王诩的暗示了。

    本来呢,阿格雷尔以为沃伦的手下就只有丽芙卡他们三个年轻人,谁知道,早上来了一看,他们竟然有五十多个人,而且都是装备精良的骑士,哪知自己一时糊涂,竟然只带了三十个人来,就因为这样,自己不仅在人数上,不如他们,甚至,自己手下的实力好像也不是那帮骑士的对手。

    犹豫了半天,阿格雷尔缓缓的把长刀收回了刀鞘,手也收进了披风中,可是,他眼中的灵魂之火却依旧疯狂的闪动着,很显然,他仍怒气未消,既然没法动手,阿格雷尔只能冷哼一声说道:“既然都到了,那就出发吧。”

    说完,阿格雷尔朝着身后一挥手,刹那间,他身后的那些帐篷被他的手下全都收了起来,紧接着,他的手下就在他的身后站了一个方阵。

    经过了刚才那剑拔弩张的一系列事情,沃伦已经看明白王诩、阿格雷尔与桑古之间的关系了,等阿格雷尔妥协后,突然的灵光一闪,他终于想明白了,之所以刚刚他们没有打起来,就是因为包括自己在内的这几方势力的力量平衡的结果。

    在想通了其中的关窍后,站在王诩背后的沃伦,眯着眼睛,直直的盯着王诩,心中久久不能平静:那个叫王诩的少年到底是什么人呀,年纪轻轻就有我这般的实力也就够可怕了,可是,更可怕的是他那种瞬息间利用各种优势条件来达到自己目的的能力,这种能力就是超级智慧的体现,他的智慧要远远超过我,所以,我不可以放过他,一定要把他带回狮鹫王国,那我们得到的就不止是一名大魔导士级的法师了,我们将得到一名相当于千军万马的大智慧者。

    既然决定要把王诩带回狮鹫王国,沃伦就开始想计策了,可想了半天,一点儿好主意都没有,在他看来,王诩一点儿也不缺钱,自己没法用金钱收买他,而他又精通人情世故,所以,自己也没办法用感情来笼络他,那怎么办呢……

    突然,沃伦看到了在一旁协助唐斯和桑古指挥骑士们列队的丽芙卡,眼中精光一闪,心里顿时有了一个主意。

    他默默的看着丽芙卡,心里抱歉道:“对不起了,公主,为了狮鹫王国的明天也为了您未来地位的稳固,只有让您做出牺牲了,其实,那个叫王诩的男孩儿也不错,他智慧深沉,处事冷静,实力高强,绝对配的上你。”

    这时,王诩正拉着桑古在一边商量着什么呢,他哪知道沃伦的心思,他一直在劝桑古,最终,在有理、有力、有节的劝说,再加上不停的贬低阿格雷尔的人品之下,桑古终于答应暂时不找阿格雷尔的麻烦。

    就在这时,沃伦突然来到了王诩面前,点头致意后,眼中带着奥妙的光芒,对王诩说道:“我看你们是走着来的,没有坐骑,我这儿正好有几匹失去主人的战马,你们挑两匹用吧。”

    “哦,谢谢您,”王诩本想拒绝的,因为他的修为早已到了筑基一阶了,而当他还是练气期七阶时,就可以踩着飞剑来回飞了,他本打算驾着飞剑飞过去的,可是一想身边还带着个桑古,瞬间就放弃了这个想法,对沃伦低声说道:“那我们就却之不恭了。”

    说完,王诩领着桑古跟着沃伦来到了他们的队伍中,在那几匹装备精良却失去主人的战马中挑了一匹最不起眼的,而桑古则挑了一匹最高、最猛的战马。

    毕竟王诩和桑古的实力摆在那里,那两匹战马本来是很傲气的,可两人分别稍微漏出点儿实力,那两匹战马就吓得只剩下哆嗦了,哪里还有胆量来傲气。

    周围已经骑上战马的那五十名人族骑士,在看到王诩和桑古在他们队伍的后面挑选马匹时,都觉得很奇怪,每个人都在问一个问题:那名人族的少年炼金术士为何要与一名兽族的牛头人混在一起?

    在西部大陆,南方的兽人帝国与北方的三个人族王国已经打了几千年的战争了,谁家里没有几个死在兽人手里的亲人呢,所以,比起可怕的亡灵生物,西部大陆的人类更讨厌一身臭气的兽族人。

    骑士们觉得很诧异,可王诩觉得更诧异,在他挑选战马的时候,发现,身旁的沃伦一直以一种奇妙的眼神看着自己,看的王诩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他邪邪的想到:那个老头儿沃伦不会是喜欢男的吧,应该不会呀,这儿五十多个男的呢,也没见他与哪个男的亲密无间呐,他是不是突然脑残了,我得躲着点儿。

    就在王诩骑上战马却发现沃伦仍然以一种奇妙的眼神看着自己时,不远处传来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就听阿格雷尔在前方吼道:“出发了!”

    吼声刚落,队伍就开始前进了,阿格雷尔和他的半兽人队伍在前方徒步而行,沃伦的骑兵队伍跟在后面,王诩和桑古与沃伦、丽芙卡、唐斯和桑顿并排走在骑兵队伍的最前面。

    整条队伍沿着艾瑟湖的南岸一路向西走,感受着湖面吹来的凉风,听着被风撩起的湖水“哗哗”的声响,闻着岸边的薰衣草的清香,看着偶尔从森林里穿进穿出的野兔与麋鹿,骑兵们几乎全都沉醉在这闲适的时光中。

    如果想想他们这一路是怎么过来的,那这会儿的确是他们最轻松的时间了,已经过去的那一年,他们穿越了无尽之海的狂风怒吼,他们走过了亡灵森林的黑暗诡谲,他们牺牲了超过半数的同伴,到这时,他们累了,身心疲惫。

    出现这种疲惫的情况也是应该的,人在长时间的精神紧张过后,如果突然放松下来,都会觉得身心疲惫的。

    与这些放松下来的骑兵们不同的是,王诩的精神还是很紧张的,桑古也一样,这条路,他们俩走过无数次了,深知这周围有多危险,尤其是在靠近艾瑟湖的情况下,就更不要谈安全了。

    因为知道这湖里有很多实力高强且疯狂的魔兽,所以,王诩一边继续前进,一边随手放飞一些拳头大的纸鹤。

    王诩在这些纸鹤上施加了通灵术,他可以通过这些纸鹤,查看周边的情况,只可惜的是,王诩的修为只有筑基一阶,所以,他的通灵术的威力不是很强,只能让这些纸鹤飞出去一千米远,只能让它们飞一百米高。

    看着一直在不停的放出通灵纸鹤的王诩,丽芙卡终于忍不住了,开口问道:“你在干什么呀?”

    “查看这附近的情况,”斜眼看了一下丽芙卡,王诩低声回答道:“这里看起来很宁静,其实并不安全,尤其是靠近湖边。”

    听了王诩的话,沃伦本来想问问湖里到底有什么,可是,为了给丽芙卡创造单独与王诩聊天的机会,他只是默默的闭目养神。

    果然,好奇心很重的丽芙卡开口问王诩道:“这湖里有什么?”

    “我也不清楚,每次经过看到的都不一样,”王诩尴尬的一笑,微微摇头道:“我听小镇的人说,湖里住着很多髙阶魔兽,也有人运气不好,碰到过九阶的魔兽。”

    “什么,九阶魔兽!”丽芙卡听了王诩的回答,眉毛高扬,双目圆睁的看着他,“那我们现在不是很危险?”

    刚刚还在一旁闭目养神的沃伦,此刻也担心的皱起了眉头,手上的法杖抓的更紧了,随时准备迎战,其实,他早已习惯了这种紧张的感觉,全都是因为在亡灵森林里那恐怖的历练。

    “是呀,没办法,”王诩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这是通向猫爪小径最安全的道路了,其它的路,必须翻山越岭,甚至要穿越艾瑟湖,比起这条路,黑暗山脉与艾瑟湖要更加危险。”

    话音未落,丽芙卡就看到王诩的脸色变了,眼睛突然瞪了起来。

    还没等她问清楚王诩发现了什么,就听到前面队伍里的阿格雷尔巨声吼道:“都小心了,有东西过来了……”